邓晓芒评罗素《西方哲学史》

[已注销]
2013-05-25 看过
“罗素宁可大段引证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而不引康德和黑格尔的,即使要引,也只告诉你出自哪本书,至于页码,你不用知道。难怪他这本书得的是诺贝尔文学奖。所以我猜想,英美的这些通史著作虽然号称是大学教材,其实主要是给业余爱好者和高中生作为闲书来看的。——[美]斯通普夫、菲泽著,邓晓芒等译《西方哲学史: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第八版译者序

”就我所见到的现代西方学者所写的西方哲学史著作来看,要么是就事论事地摆材料和观点,很严谨,但也很枯燥(如梯利);要么是随心所欲地评点古人,意趣横生,作者的情绪好恶和观点跃然纸上,但却不能当作信史来看待(如罗素)。这正像王国维所概括的,“可信者不可爱,可爱者不可信”。——同上书,第七版译者序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史(上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史(上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