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憶の河

刘英俊
2013-05-23 看过
记忆中充满悲伤的呐喊分两种,一种是放任眼泪充满眼眶,而后用尽全身力气的歇斯底里,渴望全世界听到你的声音,对你产生同情与共鸣。另一种是任由一把磨的锋利的匕首,一道一道地划破心底里的那块最柔软的区域,慢慢地等着伤口风干、结痂。那样清晰,那样深刻。
   故事里最温暖的地方便是那清晨的阳光穿透那弄堂的薄雾,阳光下两人并肩穿过冗长的弄堂。但间并肩走下去的两道身影,却朝向了不同的方向,于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成绩优异,充满阳光的少年。一个和睦的家庭和不错的家境。仿佛是上天眷恋一般,幻化成被无数耀眼光环笼罩下的王子。而她,却像个怪物般被唾弃,她身上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不幸,流言,和母亲的虐待。就是这样的两人,却在每一天清早的弄堂里,为那些白墙黑瓦涂抹上那些温热的记忆。伴着清晨的薄雾,一起走向涌进光线的弄堂口,走向那光线来源的入口,这多么像一个悲伤的隐喻。更像是一颗装满悲伤的定时炸弹,秒针静静地跳动着。隐约听见那滴答,滴答......
   秒针还在不停地跳动,时针却纹丝未动。
   还记得那些阳光下的温柔吗?像晨曦的第一缕光线,缓缓流淌在弄堂的边缘,定格为无数光与影的蒙太奇。你把每天早上的牛奶给她喝,为了她骑车一小时去买验孕试纸;为了她每天帮她抄笔记送到她家;为了她偷拿家里的钱帮她看病。你为她做了这么多,每一次都做得那么理所应当。这些难道没有一次出发点是你对她的爱么?当你为她做这些的时候,你想知道在她心中你的位置么?同学?哥哥?父亲?抑或别的什么。那么她在你心中呢?
   无限漫长时光里的温柔。
   无限温柔里的漫长时光。
   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其实,在那么的曾经。我心底里一直有个愿望,如果可能,我多么想拥你在只有我们的世界,陪你看日出日落,风起云涌,直到世界的尽头。这样的梦想,温热了我一个世纪般的短镜。但这个世界注定不会只有两个人。
   在所有童话故事里,王子总会遇上他的公主的。在一个岁月静好,阳光温热的午后,王子终于同他的公主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但这并不是童话故事,所以这一幕,刚好被浑身湿透失魂落魄的她撞见。当四目交接的时候,正如故事中所说,如果很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看那一天的场景,一定会觉得很悲伤。
   当漫长时光里的温柔变成了记忆,每天走过那条熟悉的弄堂却成了最痛的纪念品。你曾以为他会永远都在,过去无论发生过什么,你都不曾害怕过,因为你知道有他在身边。所有的伤害,你都不在乎。也许是习惯了任何事都有他在身边,你才会变得自己都不相信的勇敢坚强。而现在,一直陪伴着你的王子有了他自己的公主。你是该祝福还是哭泣呢。但祝福和哭泣最终也改变不了任何。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清晨了。于是你又习惯了这样的清晨,每天还是可以遇到他,只是又多了一个身影。真的习惯么?那个身影,原来曾是自己。想到这里,悲伤得连眼泪也无力掉落了吧。“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放弃的感觉。在那个世界放弃我的时候,我也慢慢的松开了手。”这是你俯瞰世界的时候心底里的嘶吼吗?于是你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些被唤醒的记忆,沿着照片上发黄的每一张脸,重新附上魂魄。 那些倒转的母带,将无数个昨日,以跳桢的形式把新房当作幕布,重新上演。
   那些沉重的悲伤,沿着彼此用强大的爱和强大的恨在生命年轮里刻下的凹槽回路,逆流成河。
   在楼顶风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我多想回到故事的最初,最初那还算纯白的时光。清晨起了雾的弄堂,你陪在我身边,微笑着递给我一袋温热的牛奶。
   我也忘记了曾经的世界,是否安静得一片弦音。
   只是在这个世界中,任何人也逾越不了你们两个人的重量。
   齐铭。易遥。你们两个人。
   ——黑暗中你沉重的呼吸是清晨弄堂里熟悉的雾。
  ——你温热的胸口。
  ——缓慢流动着悲伤与寂静的巨大河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悲伤逆流成河(限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