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

野兽爱智慧
2013-05-22 看过
静默
  
  道可道,非常道。
   ——老子
  
  宇宙间没有什么比静默更像上帝的了。
   ——艾克哈特大师
  
  
  进入临终过程后,我们身心变得虚弱,也越来越沉默。当我们离临死经验越来越近,和人交谈的次数会越来越少,有的话也只说些至关紧要的事。在静默中,心智自我所依恃的内在对话缓慢下来,乃至完全停止。静默如同定位安坐、隐退、临在和谦卑之姿一样,是另一种修行方法,能够带领我们脱离文化的生物社会层的筛检和扭曲的力量。
   
  静默帮助我们进入存在觉识的直观经验,静默也滋养着临在感及对经验的直接领会。的确,大多数的文化都认为,听从贵格教徒所谓的“良心的呼声”可以涵养丰富的直观智慧,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进入那具有神圣空性、靠近存有核心的内在空间。那里头蕴含爱与慈悲、怜悯与感恩、宽恕与智慧——总的来说就是生命进化的人所散发出来的质量。内蕴神圣空性的人所展现的特质,以及达到这境界的关键,即是静默。
   
  祷告和禅修帮助人寂止入定和安住当下,而入定和临在也是祷告和禅修的特性。自古以来世界各地的智慧传统皆把静默视为心灵转化的“特殊条件”。静默不但滋养也促进内在的心灵转化。在静默中,内在的对话慢慢停止,我们看见思绪、情绪、觉知、幻想、希望、恐惧和梦想生生灭灭,觉识因而更加敏锐。由于觉识大增,我们更有机会发觉,我们在自我和他人之间、自我和环境之间所划出的界限是虚幻不实的。在静默中,我们自然而然从自我的框限中游离出来,并且体悟到,自己和其他一切之间的划界区隔,全是我们的脑袋造作出来的。
   
  默观修会的僧侣修女,往往会发愿静默,借此滋养内在生活。默观是我们生起出离心,退出凡尘俗世之后额外的修持。伊斯兰密教苏菲教数世纪以来一直实行“静修”(essential silence)。修行者只在绝对必要的时候开口说话,说的话也自然简练。在静修时观察自我如何斟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很有意思。静修是个具有强大的转化力量的修行方式。
   
  临死经验时的身体虚弱和心灵转化,把我们带往菩提曼茶罗,静默的心灵炼金场。
  
  静默生出了道家所提倡的“斋心”(the fasting of the mind)功夫。“斋心”则涤虑,也就是清除时时盘据在心中,喧扰不休的杂念和影像,找回清净心。在临死经验的人常会自然地练起这斋心的功夫,因为外来的刺激少了,理性的运作因为身心虚弱而变得迟缓,对这婆娑世界也渐渐不感兴趣。因为静默,我们的心不再随世事流转,于是我们在寂止之中,观照心灵的细微活动,证悟造化的生生不息。
   
  静默帮助我们退出大脑皮层旺盛的神经活动,就某方面来说,静默改变了人的生理作用,而这些作用总是和觉识的状态息息相关。我们的心变得越来越清明。禅坐的人常用一个优美的比喻来形容心在静默中变得澄明的过程。他们说,凡夫心,也就是正常的清醒状态,好比是一杯充满杂质、混浊不堪的水。把这杯水搁着不动,一会儿之后,杂质会慢慢沉淀,水会渐渐变得清澈无垢。这就是静默对心灵起的作用。
   
  静默孕生了一个空间,本笃会修士史坦德—拉斯特(David Steindl-Rast)把它形容得极为动人:“沉浸在神之中(God bathing)。”此时,身体是停歇的,言语是无声的,心是平静的。我们任自己就这么融化,沉浸在神的临在、神的存有之中。我们任凭所有的思绪和情绪来来去去,不攀缘执著,无意抗拒。禅修时,我们因为潜心修持,蒙受恩宠,而放下执念,不生抗拒。在临死经验里,我们因为身心持续耗弱,蒙受恩宠,而一无执取,无所抗拒。因为了无执著、抗拒,因为蒙受恩宠,平静油然生出:体悟空性和敞开的心。
   
3 有用
0 没用
陪伴生命 陪伴生命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陪伴生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陪伴生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