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女其姝

鸭梨没睡醒
2013-05-22 看过
  初遇婉贞,单单这两个字“婉贞”,便让我想起《诗经》邶风中《静女》一则。只开头第一句“静女其姝”,在我心中,婉贞的形象便鲜活了起来。
   
    惊鸿曾描写婉贞与秀眉,道是一支玉兰倚着牡丹,真是入木三分,顿时便把秀眉大家闺秀的雍容气度与婉贞贞静脱俗的形象,如画卷一般徐徐在我眼前铺陈开来。秀眉是我所喜欢的女子,她比婉贞多了份刚烈吧,说是刚烈好像有点过激了。秀眉与婉贞,都不是会大哭大笑大闹的人,所谓闺秀,到底还是有所束缚的。秀眉,婉转中透着缠绵的执拗,她说,我知道自己要什么,大抵不会错。因了她这句话,我便喜欢了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的气魄,不是什么人都敢有的。好在最终苍天眷顾,美梦成真。有时候我就在想。是杨慎今生有幸得遇秀眉,还是秀眉有幸跟了杨慎。两个人,到底谁比谁更幸福一些呢?
 
   而婉贞是过于柔弱了。我是喜欢个性强烈一些的女子的,会抗争,懂得什么对自己最好,比如刘姐儿,虽带点小家碧玉的市侩,却当真是个活得很真实的人。婉贞的性格,大概是从小习惯了顺从,那样安安静静的来去,脚不沾尘。柔顺到给我一种凄凉的感觉。所谓政治是血腥的,婉贞这个女孩,本该在深闺中赏花扑蝶,品茶读诗,最不济是嫁为人妇,拥有琐碎又顺遂的一声,但是命运总是在跟她一再的玩笑,让她被时刻摆布着一步步从烟花江南走到蜀中,从蜀中进到杨家,从杨家抬到豹房,从豹房辗转皇宫,带着她那一身柔卷的书香和卑微的顺从,让我从中只看到三个字:“牺牲品!”
  
    正德对婉贞说:“你最乖了。”我却是无比心酸,正因为她的乖巧顺从,她从婉贞变成黄美人,又从黄美人变成禁锢的皇宫内一名小小宫女,谁在意过她心中的那点痴念。看到皇宫那如牢笼一般的高高院墙,她那含着泪,委委屈屈的一句:“我想家去。”便使我想要替她哭了出来。那样的绝望悲酸与彷徨无助,让一颗十六岁少女的心去承担,显得残忍了些。可是,家。婉贞,哪里才是你的家呢?江南水乡那一抷净土已经掩埋了父母不容于世的爱情。蜀中的大司马第不过是你寄居一时的地方。回杨家么?等待那一般政客再把你送一次礼?婉贞,何处是家?我替你疼惜。
    雁来红!雁来红!那一盆如血的草,那一个杜撰而来的故事,那种激烈与决绝与婉贞的性格太不合适,一旦触碰,却成为她一生的梦魇。
5 有用
0 没用
明宫秋词 明宫秋词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明宫秋词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宫秋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