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烟花寂寞

吃颗番茄
2013-05-21 看过
   我们都渴望被照顾被爱,在这个关键上,人人都脆弱。到最后失望次数太多太多,只好自爱,真可怜。
   “——姚晶这样美这样出名,然而她爱的人不爱她,爱她的人她又不爱,一点用都没有。”故事中和姚晶纠缠的三个男人。马东生,
这个做成衣外销生意的商人,是姚晶的第一个男人,并与她拥有了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孩子;张煦,姚晶的第二任丈夫,出自红色贵族家庭,与姚晶有过三年的貌合神离的夫妻生活;石奇,新生代的偶像,曾与姚晶有过一段暧昧的感情。
   这三个人,第一个是爱她的人。他们并不是自由恋爱,这段买卖婚姻只是为了换一个留在香港的机会。但是马东生爱她,他的爱宽广而深沉,即使姚晶对他没有丝毫感情,他也从未言过她的一句不是。他只是默默的抚养他们的女儿长大,给她最包容的宠爱、最干净的环境、最纯粹的生活。他三缄其口,从不在任何人面前提及他和姚晶丝毫的过去。这个沉寂而伟大的男人,他长得很像江北的裁缝,并不英俊,身材矮小,有些驼背,平凡的像这个世界的一粒沙。他的爱一如他的人,宽厚而卑微。她说,她要离开,他便放手。却也不再婚娶,只专心教育女儿,经营事业,他不再出现在她的视眼中,不再经过她的世界。这样的沉默,是他仅能为她做的事情,是他仅剩的爱的能力。可以说,如果姚晶当初不离开他转投演艺圈,她会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和疼爱她的丈夫。只是她不爱,她也太过倔强,这样一个昂贵而不切实际的女人,不适合这样平淡的生活。
   于是她进入了演艺圈,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她美得令人窒息,无懈可击的脸型,身材纤秀修长,皮肤细腻洁白,别有摄人风味。那个女人,斯文,有修养,谈吐不俗,有性格,不是一个浅薄的女人。她遇到张煦时,他有着高贵端正的脸,冷漠的深色,略带倨傲的神色,这男人很端庄很正派。我想姚晶是爱他的,可能爱的不深,但是相较于其他两个男人来说,她是爱他的。她会喜滋滋地同友人说起他,眼角带笑,让人感受到她从心散发出来的爱恋。她却没得到他所有的爱,在结婚的前几月,他们的确是有过幸福的夫妻的生活。直到张母的介入,她知道那个女人的过去,甚至曾经大费周折查出姚晶的一切,包括,她的上一段感情,和她的女儿。自古婆媳关系复杂难缠,而儿子通常被夹在母亲和妻子间动弹不得,若是张煦足够爱她,不会让家人介入到他们两个中间,不会让母亲压得那个女人无地自容。或许这就是姚晶自卑的缘故,她的华丽,她的美,她的精致,她的气质不能代表她的过去。张煦不是不爱她,姚晶死的时候,他那深切的悲怆不是可以假装的,但姚晶在世的时候,他却使她伤心失望。他是她的全部希望,她对他的期待有多大,现实对她的伤害就有多深。张煦还是听从了母亲的话,他被安排着和那个芭蕾女演员相亲、恋爱,在他还是她的丈夫时。在她死后,与那个女演员结婚,一切都很顺遂,似乎这才是他这种红贵家族应有的婚姻。他和她连说话都变成大节目,两个人一个人在香港一个人在纽约,连见面的机会都少的可怜。可他确实是爱着她的,他也知道,在她死以后。人是犯贱的,不失去一样东西,不知道那件东西之可贵。男女感情也是一样,分手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真爱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然而即使张煦懊悔的出血,假若此时姚晶在世,也许他会有勇气脱离张老太太来跟姚晶过活,但是姚晶已近年老色衰,能否再支撑一个开销如此庞大的爱巢,实属问题。她是一个那么在乎姿势的女人。所以感情等到对方离开后才发泄,变得太琐碎而廉价,戚戚然活脱脱小人模样。
   故事中的寿林这么说她,“生命中那么多男人,那么浓的戏剧性,那么七彩缤纷。”佐子说她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她的一生都是一部黑白片。那个最灿烂好像爱得最浓烈的石奇,却也不是她能够爱的。这个男人,他的深情不羁爽朗可能是真的,但他并不珍惜姚晶给他的感情。他的爱是自私的,他的深情是可以给每一个女人的,他也不舍得将他全部的爱只给一个女人。他像一个捣蛋的小孩,可以时不时的带给你欢笑和温情,但这不会持久。他是天生的戏子。而姚晶需要的更像是父亲般的温厚可靠的肩膀。而这个人绝对不会是石奇。
   却也不会是马东生,他们两的开始就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地位,马东生能够给他们的女儿最宽广的父爱,这样的感情却无法给姚晶。也不会是张煦,他本来就是一个冷艳高贵的儿子,一如他的家庭、高贵、冷漠、遥远,他更像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小孩,不懂得自己的感情和欲望。
   文中多次探讨到恋爱观,故事中的“我”,撰稿人徐佐子是个很有趣的人。与演艺圈前辈朱伯谈到男人的时候,有这样一段有意思的对话:
    “真正的男人,是保护女人的男人,一切以她为重,全心全力照顾她心灵和生活上的需要。”朱伯圣洁地说。
    我摇摇头,“反正我也没打算全心全意的对待他,大家做一半已经很好,要求降低一点,就少点失望,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对配偶抱着那么大的期望是太过幼稚天真了,朱伯伯,你不会赞成我这番话吧?”
    “那么难道你们嫁人,不是想终身有托吗?”他大为震惊。
    我说:“托谁?我的终身早已托给我自己了。哎呀,朱伯伯,你不是想告诉我,咱们活在世界上,除了自己,还能依靠别人吧?”
    “那么结什么婚?”朱伯伯听到现代妇女的价值观,惊得发呆。
    “伴侣,伴侣也是另外一个独立的人,他不是爱的奴隶。”
   
   亦舒的书中描写的大多都是独立女性,佐子算不上典型人物,但是她的言论也体现了部分现代女性的价值观。我不能全然肯定这种言论,但私心里,我认为它是有其合理之处的。不说现在能够全心全意关心她的心灵和生活的男人多不多,男女没什么应该要做的事。就说现在恋爱中负责担起男朋友\女朋友的责任的人还有多少呢?世界变小了,这样信息化便捷化的社会,人们有机会去接触更多的人,快节奏的生活让恋爱结婚也变成一种速食的生活方式。寂寞了就找个人谈恋爱,度过这几日了了无趣的时间,遇到了另一个感兴趣的人,速度分手,展开追求,再次恋爱。两个人结婚,也不必考虑太多,想结就结了,反正离婚也就是10分钟内的事。上一代那种结婚像移民,不到时机千万别轻举妄动的情况好像不再是主流。一个女孩子谈过二十几个男朋友似乎变成了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一个男孩子与多少女人发生过关系似乎他就有多大的能力,这在年轻人中间似乎变成了很普遍的判断标准。
   我想我是生错了年代吧,这样随便的感情和婚姻让我觉得惊恐,似乎不是出生的这一代孩子的一个。和那些小众的,传统的中龄人一样,始终觉得谈恋爱了就应该考虑到结婚,结婚了就应该好好过一辈子。虽然这样也保证不了这一生就是幸福的,可是似乎比那种看似绚烂实则糜烂的交往要好过一倍。至少我不寂寞,我不汲汲追求要有另一半,我必须有男朋友,不管喜不喜欢他,欣赏不欣赏他,只要他也寂寞,我也寂寞,他愿意与我一起寂寞,我们就在一起,不想未来,只是找个饭友,或是其他的什么。女人的一生都是步步为营的,任何的一个决定都不应该是草率的。一个普通的女人后半生大部分都是给子女的,只有前十六年甚至更短是属于自己父母的,真正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时间很短很短,短的只有几年,有的人甚至只有数月。
   我还不是历经沧桑的妇人呢,那样四平八稳的生活我不想二十几岁就早早投入。趁现在还可以是个孩子,多陪陪父母,多联系好友,多去闯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轻易的寄望于将自己的一生托给一个陌生的男人,以后结婚的人,应该是和我一同发光发热的人。
   我更希望过着这样的生活:当我死的时候,我的家人都在我的身边,我希望有人愿意保存我的遗物;我希望我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也会有人唠叨,零点几克拉的小钻我子女也会珍藏;我希望我和我的子女丈夫总有不和,吵不停嘴。我希望做一个真实的女人。普普通通,用不着盔甲来装扮,务必要把全人类的目光都勾过来,那么触目突出。
   烟花燃放时,天空像是爆出一阵七彩的雨,如滴滴金丝,形成庞大的一朵伞形的花,向人迎面扑来,几乎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它的摧残。这样耀眼的颜色,使人眼睛都睁不开。
   然而只一瞬间,光芒陨落,如星辰般,化为乌有。
   天空重归于黑暗。
   那个女人,她比烟花寂寞。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她比烟花寂寞的更多书评

推荐她比烟花寂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