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的理性

锡兵
2013-05-20 看过
一般来说,我会尽量避免“最佳图书”之类的表达,此之蜜糖、彼之毒药,从个人好恶出发的评价往往缺乏参考价值。不过,我很想说 《思考,快与慢》是我见过的最有用的书。原因有三:首先,这是本讲述知识和方法的工具书,有用与否相对客观,可以评价;其次,这本书的主题“如何思考”,涉及全体有脑子的人,远远超过《新华字典》(适用于中文使用者)和《圣经》(适用于基督徒)的适用范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本书的结论是基于严谨事实、通过科学方法推导出来的,不管和“常识”是否相符,都不由你不相信。有些人或许会把这本书和那些文字漂亮但全是作者主观之见的心灵、励志书籍相提并论,但这种相似只在表面上,内里的东西则恰好南辕北辙。

《思考,快与慢》的基础是作者提出的人类思考框架:系统1和系统2。系统1代指人类的非受控或曰无意识的思考模式,系统2代指受人自身控制的或曰有意识进行的思考模式。用系统1思考或判断是非常快捷的,因此人们往往第一时间通过它在脑海中形成观点。但有时系统1可能得不到结论或是得到错误的结论,因此人类也经常求助系统2进行更为复杂和费力的思考过程,以图补充或纠正系统1。但是,上述说法不等于系统1是感性的、系统2是理性的。实际上系统2经常受到系统1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错误的。而且系统2很懒惰,经常疏于校验,从而无法纠正系统1形成的错误。

卡尼曼的理论不能不让我想到最近看的另一本书: 威灵汉的《为什么学生不喜欢学校》(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796828/)。威灵汉在他的书中把人类的思考机制划分为长期记忆和工作记忆,长期记忆负责存储人类在过往经历中获得的知识或方法,而工作记忆负责从外界环境和长期记忆中获取信息,并基于理性的过程推导出所需的结论。两相比较,系统1的工作模式可理解为仅通过环境刺激和长期记忆得到结论的过程,而系统2的工作模式则另外加入了工作记忆。对人类个体而言,工作记忆空间都是十分有限也难以扩展的,但通过在工作记忆中的反复练习,我们有望将很多知识或方法存储到长期记忆中(比如,九九乘法表)。使长期记忆扩容,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学习。

显而易见,威灵汉的理论非常完美地支持了卡尼曼的诸多论点。系统1快速,是因为我们从长期记忆中直接提取了成型的结论或印象,而它的错误则来源于我们头脑中的偏见。系统2懒惰,是因为使用工作记忆确实非常费力。至于思考错误,长期记忆本身就是工作记忆的信息来源,如果其中存在偏见,当然也很容易让工作记忆的结论跑偏。但是,通过有意识的、大量的练习,人们可以形成正确的观念以替代原有的偏见,也就是说,更为准确、有效的思考方式是可以习得的。这当然就是卡尼曼写书的前提。他在书中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向我们一一揭示本能地存在于人类头脑中的偏见,以及何种思考方式可以有效地抑制这些偏见。在描述和论证过程中,卡尼曼引用了大量的心理学实验。这些实验以问卷调查形式为主,通过征询被试者的意见了解他们在思考和评价事物时的偏好。当偏好会影响评价的准确性时,它就成为了需要克服的偏见。感兴趣的人自可以看书去了解具体的实验和论证,下面是几个本书以外的问题,用卡尼曼的理论也解释得很好。

为什么本书的中文版被归类于行为经济学?
卡尼曼是一个心理学或认知科学家,本书也是地道的心理学著作。他虽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但那只表明他的理论在行为经济学领域得到了很好的延伸和应用。如果中文版编辑不是有意如此(比如认为经济学比心理学更吸引眼球而故意篡改),那么他大概是通过两次类比得到了这个错误的归类,即“卡尼曼得过经济学奖”=“卡尼曼是经济学家”=“卡尼曼的书是经济学著作”。按书中所言,这是一种用简单问题(“作者得了哪类诺贝尔奖”)替换复杂问题(本书的归类?)的、典型的启发式解答法,根子上是系统2的懒惰作怪。同样的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在论坛上争论时,人们很愿意给反对者贴上标签(五毛、五美分、愤青、傻逼,等等,等等),但不太愿意认真分析对方的言辞。

为什么张召忠预测海湾战争完全失败?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美军进入巴格达以后,张教授依旧自信满满地预测着巷战、口袋阵和人民战争。那会儿就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萨达姆大势已去,张教授是吃错了什么药呢?再次地,我们得先假设教授不是领了上峰的命令特别装扮成小丑,而是在认真严肃地预测。在此假设成立的前提下,我们知道大致有以下两个原因使得他一错再错。一、光环效应,即自身的专家头衔让他盲目自信,专家身份本来与问题的解答并无直接关联,却容易让人错误地高估带有光环的解答的准确性,他也因此更愿意去预测一些小概率事件;二、厌恶损失,在美伊战争中张的损失就是预测失败,为了避免损失兑现,他就像输急了的赌徒,在小概率事件上不断下注,希望一把赢回全部,结果当然是输得精光了。当然,张教授并不承认失败,他把预测错误的原因推给自己获得的信息不完全。这种绝不认错的劲头,也是光环效应作怪,

为什么H7N9令人在意?
今年清明我们在苏州玩,家里人一天一个电话来,说的都是H7N9又有新病例了,劝我们立刻回家。从统计结果来说,在苏州碰到H7N9的可能性远低于遭遇车祸的概率。但为何是H7N9而非车祸让人这么在意呢?原因一:情绪启发,H7N9反复出现在各类新闻渠道中,引发恐惧的体验,因而让人高估其危险程度;原因二:确定性效应,车祸的概率大一些,但很难完全避免;H7N9虽然概率更小,但返回老家似乎就可把发生概率降低至零了,让H7N9确定不出现这种想法会给人带来很大的满足,也因此让人赋予这种位于确定性边缘的极小幅度概率变化以非常大的权重。

讲了这么些,似乎偏见很糟糕,不过事实正好相反。存在即合理,人类的种种非理性偏见都是长期演化中得来的有益于生存和繁衍的特质。相比收益更看重风险,才能躲避危险;遇到事物采用启发式联想,才能快速归类、快速反应。如果进行统计分析的话,只有在采用某种偏见进行分析时成功率较高,这种偏见才有可能固化和遗传下来。理性作为人类新近才发明的新武器,只是在非理性失败的地方进行补救的。当然,在现代社会中,需要补救的地方可能会越来越多。如果这是一种环境选择压力,人类应该在朝着理性的方向飞速前进。可惜我们这一代人是无法指望这种变化在基因水平上出现了,不过我们还有反复练习这一诀窍,可以把理性的思维模式压入脑海中长期记忆的那部分。

最后点一下题,理性应该和好奇心是相辅相成的。有好奇心的人不会把观察到的事物直接归入已经了解的某一类,他们会观察、推演、不放过任何奇特的特征,认真总结事物的内在规律,以及和相似物的异同。唯有这样,陌生的事物才能显露,人的视线才可投向更远的地方。

————————————————补充分割线————————————————

认知放松:在放松、愉悦的状态下,系统2更不愿意工作,人也因此更容易相信系统1给出的判断。因此清晰美观的字体、简洁明确的描述,甚至是一个朗朗上口的名字,都有助于让人信服。

典型性偏好:人们习惯从事物中发觉和选取典型性样本,不习惯进行汇总和统计。因此,估计一堆线段的平均长度比估计一堆线段的总长度要容易得多。

因果性解释:人们习惯于用因果关系解释自己观察到的现象,因此故事比统计概率更能说服我们。

随机性误解:在一个随机数序列中,8888888和8243296出现的概率是一样,但未经过统计学训练的人很难相信这一点。他们会倾向于用虚假的因果关系去解释他们认为不随机的事件。

回归现象:如果学生在日常练习中的成绩是围绕某个平均值波动的,那么一次特别突出的成绩后成绩多半下降,一次特别糟糕的成绩后成绩多半上升。但用因果关系去解释这一现象就会引发错误,比如得到结论说:批评比表扬更容易使人进步。

光环效应:我们对事件的判断受到与结论无关而与事件有联系的其他事物干扰。

锚定效应:人们在回答某些问题时会从一个初始值(锚定值)出发,在数值调整到自己认为正确的范围后停止。(比如估算珠峰上水的沸点时,会从100度向下调整。)但这种调整往往是不充分的。因此,当你可以给出锚定值时,你就可以影响人们的评估结果。在一个实际例子里,超市以9折促销汤罐头,有一半时间摆了“每人限购12罐”的牌子,这期间买了汤罐头的人平均购买7罐;另一半时间没有这个牌子,平均每人仅购买了3罐。

框架效应:同一事物的不同表述方式会让人产生不同的感受,比如“手术后3个月内的存活率是90%”和“手术后3个月内会有10%的病人死亡”,虽然两个表述的意思完全一致,但前者更容易引起受众的积极感受,哪怕受众都是医生(专业人士)。

启发式判断:处理自身不了解的问题时,人们倾向于找到一个简单或熟悉的问题,并用该问题的答案替代真正的答案。

可得性偏见:评估事件时,我们会给予自己有直观感受的部分更高的权重,即忽略或低估自己不了解的部分。比如,高估自己在团队工作中的贡献程度;高估经常被媒体报道的灾难或疾病的危险程度。

自信不可靠:比较可靠的专家知识来自于有规律可循的领域,并应通过长期训练积累而来,比如消防队员、护士,等等。在规律尚未被人类掌握的领域,自信的专家不会比猴子做得更好(作者所举的例子包括股票投资和社会政治)。

量化公式可靠:量化公式可以帮助修订主观判断的偏差。比如,有评分表帮助的面试官会比单靠主观判断的面试官做出更准确的面试判断。

前景理论:人们规避损失的愿望强于获得收益的愿望,即从损失100元得到的痛苦大于获得100元得到的快乐。从演化角度看,这是因为风险厌恶型的人更有可能生存下来。

前景理论推论:人们倾向于在获得收益时偏爱确定性,在遭受损失时甘冒风险。比如在100%获得900元和90%获得1000元之间选择前者,在100%损失900元和90%损失1000元之间选择后者。

禀赋效应:为另外一个重要的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 泰勒提出,人们会高估已经获得的物品的价值(因为厌恶损失),除非这个物品的主要属性就是交易(比如钱)。

峰终效应:在作者所举的实验中,被试的手被分两次放到冷水中,第一次60秒;第二次60秒+30秒,后面的30秒水逐渐升温,到最后就不那么刺骨了。让被试挑选一种方式再来一次时,多数人选择了90秒的那种!总的来说,人们对某段体验的记忆约等于体验的峰值强度和体验结束时强度的平均值。换言之,比起过程或过程长度,结局更为重要。
767 有用
3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7条

查看全部47条回复·打开App

思考,快与慢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考,快与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