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冬至线 7.6分

雪融之后

原靖野zoe
2013-05-18 看过
  五年前,我在图书馆的一堆旧新蕾里,看到了于当时的我完全不知如何解读的名字,描述的是绑架犯送人质回家的片段。因为是断断续续的期刊,根本无法找到下一期或者上一期。我放下书,没有留意到作者是谁。再平凡不过的一个下午
  两年前,我疯狂迷上网购,在网页上那些杂七杂八的推介中选择了其中一本——《一个人的梦想守望》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从此,书架上陆陆续续地增加了一个叫“天宫雁”的作者的书。
  
  
  看了很多的书评,很多的都是喜欢钟小妃、想变成钟小妃一样,如果换做是两年前的我也不会例外的说出这个答案吧。我们总习惯在小说人物中寻觅到自己的影子,不由得发出“我和XXX很像。”那么,羡慕钟小妃的我们是不是有点像想和钟小妃交换人生的极罗罗呢。不,或者应该说是想当主角的我们。
  不受欢迎,学不会圆滑,妄想当人生赢家,却总摔个稀巴烂。满身泥却不被理解,也没人搀扶,就只好抱怨神为何百般刁难。
  无论是被当做“出气熊”的极罗罗,还是哥哥沉睡、突然怀孕的钟小妃,即使是扮演者标准好友的麦西雅也有拿着圆规威胁女同学的过去。
  
  那要怎么办?
   失手推了人;无论怎样过量运动,也无法阻止孩子在肚子中慢慢成形。;很想哭、很想死也要打5份兼职养活自己和孩子。
   恨透成长也还是要掐死面具下的自己。

   总觉得成长就像有很多个不同的自己在开会讨论你到底要长成怎么样的人,最后赢了的那个,你就要无条件的服从他,按照当时主宰着你的那个自己的思想主导着青春时的那些行为。无论换了多少个不同的自己轮番上场,也不可能老练的操纵着生活和人生。所以成长才会有那么多伤,摔倒那么多次。
  成长就像就像冬至线横穿整个地球一样贯穿我们的生命,直到死为止都是。回头看的时候,白茫茫的雪地只留下或深或浅的脚印,想循着来的路回去已不可能,只有头破血流地继续走下去。
  不过,给不了你想要的神还是很慷慨大方的赐予你能在冰天雪地走下去的装备——极罗罗歌声很赞,长了张上镜的脸,运气好,刚好有个厉害的爸爸;钟小妃有一大堆亲友团:透、哥哥、麦西雅、祖常、阿姨姨丈,爱的那个人刚好也爱自己。
  这样,你还要说神不公平吗。
  只是你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所以只能跑龙套。能够操纵的只有关于你的故事。没有戏份那就去写,去找肯陪你创造故事的人去。
  
  
  「钟小妃:听说神创世纪只用了七天,哥说,因为神很忙,祂只陪我们一个礼拜,第七天后的事,全靠运气。」

   但还是不由怀疑,不愿相信。为什么总是抽到下下签,为什么无论怎么衡量,都始终无法平衡。
  运气衰到底贴背,根本没有公平这样的话,神才没有这么官方嘴脸。
  少来了,没听说过自然选择弱肉强食吗。弱的要死,连写的资格都也没有,不变强,不变好就继续在臭虫堆发霉好了、抱怨好了。
    不变的只有神依旧是沉默不语地以宽大的胸怀接纳着所有的这一切。  
    孩子学坏是父母的错,但甘愿坏掉的就是孩子的错。
  你可以继续叹息没关系,就是运气那么差,就是怎么不公平了怎了。
  不服气吗?
  不想去吗?去比萨顶端写写那些轰轰烈烈或平淡幸福的故事吗。
  那现在开始努力试试看吧,虽然一定会难到爆,摔到脑震荡。
  去和各式各样的人相遇看看怎么样,要用顶尖导演的眼光找找那些角色哦。
  变强吧。
  
  
  
  
  这个故事有三个名字“龙卷风女王”“晚安仙杜拉”“冬至线”,还有一个不知应该算不算的“一个人的梦想守望”。
  我在小学毕业时遇见了天宫雁,和她写了文字。我的世界多了一个叫天宫雁的人,尽管我们未曾谋面,更加不可能有什么交集。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喜欢她的文字和故事的感觉不会变,看着她精心写出的故事时感受到向前推的力量一直在。
  谢谢。
  
  
  今天,依旧走在变强的路上,途中依旧不顺畅,不时出现大型野生动物阻挠的频率仍然非常高。 除此外,一切都好都不至于真的想死。
  以上。嗯,夏天要来了。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冬至线的更多书评

推荐冬至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