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太阳和七个月亮

aalouie
2013-05-13 看过
布里蒙达果然不想看清巴尔塔萨尔的内部,她能看清世界上所有物体的内部,包括巴尔塔萨尔,在每天醒来睁开眼睛吃掉布袋里的面包之前,但她不想,她不介意看清楚所有事情的内部,“坐在大门台阶上的女人肚子里怀着个男孩子,但脐带在孩子脖子上绕了两圈,这孩子也许能活也许要死;我们踩着的这块地上面是红土,下面是白沙,然后是黑沙,最深处是花岗岩,花岗岩上有个大洞,大洞里有个比我还大的鱼骨架;正从这里经过的那个老人像我一样,胃是空的,但与我相反,他在看你;那个望着我的年轻男人患了性病,肢体腐烂了,像条比卡鱼一样,穿着破衣烂衫,但还在微笑,是男子汉的虚荣促使他看你,促使他微笑”

“巴尔塔萨尔,好在你没有这种虚荣,你靠近我的时候总是那么清白无辜。”

布里蒙达能够看清所有物体的内部,但她看不到灵魂,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人们都说灵魂居住在肉体里面,但她没有看清人灵魂的能力,为什么呢,因为看清皮肤下面的东西总不是好事,灵魂呢,你看见过灵魂吗?从来没有人看到过,或许灵魂不在身体里面,不知道,莫非是不能看见吗,或许是吧。

布里蒙达跟巴尔塔萨尔并没有恋爱就产生了结合,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见证了爱情的存在,同时也见证了爱情的不存在,布里蒙达和巴尔塔萨尔把长长的生活叫做爱情,他们在经历了战火的动荡和灾荒的侵蚀以后仍然像一对手牵手的孩子徒步去遥远的山脉和森林掩盖的地方,布里蒙达还用水百合花给那头租来的驴子两只耳朵中间套上了一定编织而成的花环。巴尔塔萨尔看不清布里蒙达的眼睛不过没关系,布里蒙达能够看清巴尔塔萨尔所有的一切但他不愿意看见,她那双蓝色,灰色,黑色的眼睛从一开始就能看见所有人皮肤下的密云,但是只要看不见的巴尔塔萨尔在某天晚上对着布里蒙达说,布里蒙达,你想去看看那些圣象吗,天大概暗着,不一会儿月亮就出来了,布里蒙达简单而干脆的说,好吧。

他们对彼此的依赖总是害怕因时间带来的无情分离。可是如果真正来临的时刻,他们坦然面对,虽然带着忧伤,我知道他们能够坦然面对,只是带着忧伤。当一件无可避免的事情带来总要分离的忧伤的时候,珍惜便会显示出无比巨大的痛苦,他们没有痛苦,即使有也未必能够让对方和别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与结合确实在太阳的见证下变得和他们的见证者一样像上帝创造万物一般自然,上帝说万物存在,万物就自然存在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和探索永恒奥秘的结晶。

“你总是嘱咐我要小心,我去去就回来,还能怎样小心呢;各方面都要小心,不要忘了;放心吧,女人,我的那一天还没有到;我放心木下,男人,那一天总是要到”

他们两个人躲在一棵树下拥抱,树枝低垂,身旁是秋天金色的树叶,脚下踩的也是金色的树叶,它们已经与土地融合在一起,待来年重新泛绿。

-------May 13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修道院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修道院纪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