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那边也有一个书袋子 (14)—— 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

风_语者
2013-05-10 看过
(一)
回头看我们历史,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疑问。那蔓延在这个帝国边沿的那些胡、夷、狄、戎们,他们的名字总是变个不停,特别是在北方大漠,茫茫的戈壁滩上。

那就从我们一个个引以为荣的大帝国开始数,看哪一个王朝没曾畏惧过这些被我们文化一直鄙夷的胡、夷、狄、戎们。

秦以前的历史不细看,最少我们知道,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最后是被西戎占了都城,才在西周东周中间画了一条线。
铁血的秦王朝,灭得了六国,可为抵御北方的匈奴,劳民伤财,筑万里长城,用最精锐的兵团去防止北方而来的威胁,终陷入内乱,一发不可收拾。
到汉初,几次兵败于匈奴,送钱送财,只为休养生息;虽在汉武帝朝,雄起了一会,将匈奴赶回了戈壁滩。可终汉一朝,北方的威胁,从来没止息过。
更别说到了三国两晋之后的南北朝时期了,五胡十六国,将整个北方大地,中央王朝的核心折腾底朝上。

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隋唐时代,其先祖起家于“六镇”,六镇本就是原是胡族的鲜卑中原化后,为防止依然是胡族的"胡族"柔然而设。隋唐帝王的先祖们,就是和胡夷对抗起家的。
到隋唐盛世,突厥不止一次兵临长安城下。唐在最盛世的时候,虽大败突厥。可安史之乱,到节制不了的藩镇节度使们,我们最最自豪的唐王朝,最后死在了边防上。

五代十六国里,割让给契丹的幽云十六州成了宋王朝心头最痛苦的事。
在军事上处于弱势的两宋自不必说,契丹、党项、女真,到最后建立元朝的蒙古人。大宋面对北方游牧民族的时候,基本上是被人”人见人欺“。

到最后元、清,自不必说,北方的蛮族成了中原王朝的主人。保守的明朝,从朱棣开始,迁都北京,天子戍边,面临的状况就是,是不是的就被蒙古人、女真人,围住了都城。

看一看,我们的历史,就是一部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对抗史。

可对这些北方,一直被我们称为蛮族的民族,我们一直知之甚少。
匈奴、柔然、回纥、突厥、鲜卑、契丹、女真、党项.....,这些变幻着的名字,他们是怎么更替的。
他们的文化,他们的传统,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历史,我们能说清楚的吗?

(二)
我们的文化总是自以为是,时至今天,依然没有改变多少。当然自傲的口气,从”我中原上国怎么怎么样“变成了”想当年怎么怎么样“。
处在这个文化里的人,多数也都是这样,总觉得高人一等。看我们周边的人,也是高人一等的眼神,说话,也是高人一等的口气。
很少有谦虚下来,冷静思考,去认真审视周边文化,像他们学习,取长补短,在兼收并蓄中,让自己变的更完善。

从草原民族冠着的名字看,在文化上,我们一直对他们充满鄙夷,即使我们被他们欺负的不行,可我们依然没有底下我们”高傲的头“。
当然,有一身傲骨是不错,可如果是剩下了傲骨,而忘记了自己坚持的是什么,就只能是一种悲哀了。

一直活跃在我们身边的这些胡虏们,在文化上,一直接受的都是我们鄙夷的目光。

我们这”天朝上国“,怎么能看得上这些蛮夷狄寇呢?
对于我们文化里的这种自欺欺人,时至今天,我们仍视而不见;对于有文化自觉的人而言,只有一声苦笑。真想说一声,醒醒吧,别继续做那黄粱大梦了。
文化是在交融互补中发展的,再是什么天朝上国,也只是其中的一环;而且多数时候,我们都不是最重要的一环。

其实相比于保守的文化人,我们那些王朝帝国的缔造者们,可从没轻视过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游牧民族过。
他们实实在在感受着那巨大的压力,那草原野性里独有的力量。

(三)
可能从明开始,六七百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都独处在一个角落里。在枯井里看天,以为天下就这么大,自己就是天下。
对比着看,我们是那样的孤立与孤独,孤独的比美洲的印第安人好不了多少。
这么长时间里,一辈又一辈人,让今天的人有了错觉;错误的认为,自己一直都是这样。与世界有的交集只是那丝绸之路,只是那柔如蚕丝,飘在风里的,可有可无的交互。
读完这本书,才实实在在看到了,原来远不是这样。

在欧亚大陆的腹地,气候、环境都不是那么好,要么天寒地冻,要么飞沙走石,对农耕文明,是没什么价值的。这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大帝国,对这么广袤的国土,一直视而不见,最后便宜了一直只是蒙古人属国的俄罗斯。
可这地方地广天阔,对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而言,并没那么可怕。
在恶劣环境中成长的人,肯定要比在温柔乡长大的人,多一些血性和血腥。在残酷的生存环境中成长,势必会沾染上不少残酷。

草原帝国的崛起,本身就是一部血腥的历史,只是这样的历史,很少有文字性的记载,对于一个部落对一个部落的战争,留下的痕迹,很多只是一句”谁谁谁大败了谁谁谁“。
想一想蒙古草原上来来往往的那些民族,你就知道,那样面对面杀的血流成河的场面,蒙古利亚的草原上不知上演过多少幕。

当经历过残酷之后的草原上的大汗们,带领的必是一群更加嗜血的队伍。
这也就是为什么整个欧亚大陆的文明世界,总是被这”上帝之鞭“一鞭又一鞭抽打时,那溢出的,禁不住的痛疼的源头。

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是骑在马背上看天,天无比的开阔。他们能看到汉人的天,印度人的天,波斯人的天,阿拉伯人的天,也能看希腊人的天,罗马人的天。
他们是世界性的。他们永远也不会局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在汉朝,在唐朝,在我们介入这些马背民族事务最多的时候,我们也因为他们与世界接过轨;我们接触过印度人、波斯人、罗马人、阿拉伯人。
我们本来不是在井里看天的,我们本应该清晰的知道,也知道过,我们只是这个天地里的一份子的。
可最后我们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井里,独独看自己的天。

(四)
匈奴、突厥、蒙古(契丹、鲜卑)、通古斯,这些北方的草原民族大致可以这么去区分;甚至匈奴和突厥都有可能是同源的。
在人种上看,匈奴和突厥明显是白种人,而蒙古、通古斯是黄种人。

虽是两大人种,但由于交叠的生存空间,相似的生活习惯,加上相互之间的影响,很多方面他们是相同的。甚至最初的信仰,他们都一样,萨满教。
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是一起的。在突厥人的部队里有蒙古人;在蒙古人的帝国里,有突厥部落的踪影。满族入住中原时,最坚定的盟友是蒙古人。

这些草原民族,不仅在中国建立过帝国,整个欧亚大陆,处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征服过波斯,侵占过罗马,占领过印度。
在欧亚大陆上,他们骑在马背上纵横东西,在进行他们征服的同时,对文明世界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

在这草原上,响当当的人物有很多,最出名的几位,阿拉提、成吉思汗、帖木儿,都曾让文明世界里的人,闻风丧胆。
他们建立的帝国曾连接起欧亚大陆的两端。他们的对很多地区的统治,很多一直延续到近代世界的开端。

也算有趣,在欧洲开始征服世界的时候,欧亚大陆上仅剩的大帝国,都正在被曾经的游牧民族统治着。
一边是突厥人的奥斯曼帝国;另一边是女真人建立的清王朝;中间的罗斯人归附在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下;印度人被帖木儿的后代,带着突厥血统的蒙古人统治着。

(五)
马背上的这些民族有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也有他们悲哀的东西。
最让他们悲哀的,也许就是文化本身了。
他们可以侵占一种文明,他们可以消灭一种文化,可他们很难去建立一种文化;甚至他们的文化,在他们统治别的文明的过程中,也被同化掉了。
他们来势汹汹,可退去的时候,剩下的却什么都没有,这是这些草原帝国最大的悲哀。
文化、文明,就是这些软绵绵的东西,在不经意间,侵蚀着一切;有着水滴石穿的能力。

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文明是敌视的;他们所要的不过是一场抢劫,一场杀戮;常常他们在占领一座城市之后,不知道这些城市能为他们带来什么。他们便屠城,便去把原来的城市夷为平地。
在这个时候,文明在他们面前时弱小的。
可一旦大的帝国建立,他们就开始分裂,因为信仰而分裂。被儒家、被伊斯兰教、被基督教、被佛教,所影响,所改变。他们的子孙不在回到原来的信仰中,而成了新的文化的保护者。
这一点,在成吉思汗的子孙们里,体现的最为明显。当他们成为波斯、成为儒家的统治者之后,他们就被融了进去。
看上去,他们是统治者,可皈依的却是他们。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最终赢的也是文化,只是这样的胜利有些曲折,有着不能承认的屈辱。

(六)
勒内.格鲁塞的这边关于游牧民族的历史,回答了我们的很多疑问,也让我们看到了像草原上的风一样消失的草原民族的历史。
这是一本学术型的著作,读起来,并不是那样的轻松;里面很多冗长的故事,很多都节选自有历史挤在国家的史书,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二十四史里。很多被我们忽略的部分,被他凑了起来,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历史。
虽然书中的很多结论,值得商榷,但历史里,那有什么定论。
历史就是这样一个侧影,在他的书里,我们看到了那骑在马背上,飞奔而去的草原民族史。
37 有用
2 没用
草原帝国 草原帝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草原帝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原帝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