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野火集讲开去

信仰
2013-05-06 看过
读完野火集,虽然没有振聋发聩的感受——因为2013年的中国大陆类似的评论已经不少,从当下来看,野火集的理念显然不是最有见地、最尖刻、最发人深省的,但是,这一蓬野火却烧到了我的脑里。

相较于曾经在台湾现在在大陆言论界屡见不鲜的党同伐异,无论什么争论都会落点于政治,龙的立足点一直在文化、精神层面。这使得她能够以一个公民的视角,从最基本的身边的小事出发,对整个社会做出批评,她代表她自己,而不是某一个阵营,因此她的批评来得理直气壮。

用现在的话来说,她是一个有人文关怀尊重普世价值的公共知识分子。

为什么说这些看似浅显的批评文章能打动我呢?或许就是因为它们的浅显吧。环境问题、城市管理问题、文化保育问题,这些台湾或曾经或当下的热点议题同样也在我的身边发生。行人乱闯红绿灯,市民乱丢垃圾,还有不少知识分子自以为洞悉世事之后的犬儒与虚无,这时候,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大喝一声: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父母的小区最近遇到了一件事情,小区内有一户居住在二楼的人家在公共平台上养了许多家禽和鸽子,还运了土在上面种菜。原本是一楼商铺的楼顶,按建筑要求屋顶是无法使用的,现在却被那户人家从阳台爬过去,俨然改造成了私人“农庄”。

在这个H7N9禽流感肆虐的时候,”农庄“上大量的家禽和鸽子成了我们的心头大患。因为这个平台就在我们小区中间,家家户户一开窗就能看见,正对着许多二楼住户的窗户口。

邻居们对这家业主的做法平时就颇多微词,于是我决定写一份小区卫生倡导书,呼吁小区居民表达意见,共同抵制这种现象。没想到,倡导还没开始,就遇到了来自父母的阻力。

与其说是”阻力“,不如说是”倦怠“。父亲在我的督促下打了一个我留下的卫生部门的电话,被踢皮球后有些发火,许是自认为已经履行了公民义务,无奈官老爷不管,只好放手不理。母亲在政府网站上交了封投诉信,遂电话我,我正欣喜之际,她说”你这事我没力气搞了“,把我噎了回去。

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对社会问题也多有自己的见地,可是为什么真正遇到关系到自己的公共问题的时候,却毫无知觉呢?

我大笑。原来我们所说的中国进入公民社会,是这样的公民社会啊!这样的公民社会是报纸上的公民社会,是学者口中的公民社会,是政府扶持的NGO的公民社会。这样的公民社会充满了自以为是公民的臣民与政府的博弈,而不是政府对公民的吸纳与整合,这样的公民社会,应该在前面加上”观念“二字吧。

为什么是臣民而非公民,是因为臣民对政府怀有深深的恐惧,而且这种恐惧导致的是他们对政府的服从而不是监督。这些臣民不相信政府,甚至不相信社会,也不相信他们自己。所以他们选择什么也不做,被动的接受,然后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可能让自己过得舒服。这样,他们就可以告诉自己,我们是自由的公民。
8 有用
0 没用
野火集 野火集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野火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火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