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N to P

2013-04-30 看过
“自然是无限延伸的离心空间,相对地,外部空间是从边框向内建立起向心秩序的空间。
外部空间是作为“没有屋顶的建筑”考虑的,所以就必然由地面和墙壁这两个要素所限定。换句话说,外部空间就是用比建筑少一个要素的二要素所创造的空间。正因如此,地面和墙壁就成为极其重要的设计决定因素了。”——芦原义信

芦原义信革命性地提出“消极空间与积极空间”,以及“逆空间”的概念,并指出设计要将建筑没有占据的逆空间也给予同样程度地关心,即把建筑周围作为积极空间设计,或者说把整个用地作为一座建筑来考虑设计,这是外部空间设计的开始。
其次,提出建筑的“渗透性”,我将其理解为建筑与周边环境的协调能力。渗透性较强的有砖石结构、钢骨玻璃建筑或日本的木结构建筑,它们易于与环境融合;而渗透性弱甚至没有的如宗教建筑,本身就作为仪式性、宗教性极强的个体存在,与周边环境的关系成为次要矛盾。
与其相关的,是建筑的“领域性”,渗透性强的建筑领域性弱,反之同理。

【外部环境理论】
1 尺度
卡米洛·希泰(Camillo Sitte)做了有关广场大小的阐述,按照他的说法,广场宽度的最小尺寸等于主要建筑物的高度,最大尺寸不超过其两倍,以公式表示为1≤D/H≤2。
外部空间可以采用内部空间尺寸8~10倍的尺度,称之为“十分之一理论”。
外部空间可采用一行程为20~25米的模数,称之为“外部模数理论”。
芦原义信在此探讨了建筑高度(H)与临幢间距(D)的关系,以作者的观察,以D/H=1为界线,在D/H<1的空间和D/H>1的空间中,它是空间质的转折点。换句话说,比值增大会造成远离感,而比值减小会造成压迫感;而当D/H=1时,建筑高度与间距之间有某种匀称存在。两个人的距离也是如此(以人脸部高度H=24~30cm为基准)。
关于“外部模数理论”。关于外部空间,每20~25米,或是有重复的节奏感,或是材质有变化,或是地面高差有变化,那么,即使在大空间里也可以打破其单调,有时会一下子生动起来。实际应用如每20~25米布置一个退后的小庭院,或是改变成橱窗状态,或是从墙面上做突出物,都可为外部空间带来节奏感。
2 质感
在外部空间设计中,距离与质感是极其重要的设计重点。预先了解从什么距离如何可以看清材料,才能选择适于各个不同距离的材质,这在提高外部空间的质量上是有利的。
在外部空间设计中可运用一种重复质感的方法。当人靠近一面外墙,能充分地观赏它材料质感的范围可考虑为第一次质感。然后,当达到看不到碎石的距离时,考虑由预制板接缝的分格构成第二次质感。第一次质感与第二次质感是分别按适宜距离有意识地进行布置的。如果要更加明确地表现第一次与第二次的顺序,那就是在视觉上估计处理成不连续的(如布置水面或灌木丛)。

【外部空间设计手法】
1 外部空间的布局
空间可分为只限于人的领域和也包括交通工具的领域。只限于人的领域又可以分为运动空间(SM)与停滞空间(SS)。SM空间希望平坦、无障碍物、宽阔,而且多是巧妙地过渡到并非SS那样细致手法的状况。
注意两点:①外部空间设计要尽可能赋予该空间以明确的用途,根据这一前提来确定空间的大小、铺装的质感、墙壁的造型、地面的高差等等。②在外部空间布局上带有方向性时,希望在尽端配置具有某种吸引力的内容。
设计时,可通过求得内外空间连续性一体化,将外部空间或者说外部秩序有意识地渗透到建筑部,可造成空间的层次性与丰富感。如将楼地面错半层处理,减少每层的高差,以带来空间连续感。
人作为步行者活动时,心情愉快的步行距离为300米,超过时,根据天气情况而希望乘坐交通工具的距离为500米。能看清人的存在的最大距离为1200米,而不管什么空间,超过1英里(1600米)时,作为城市景观来说都过大了。
2 空间的封闭
当进行外部空间布局时,有一种为各个空间带来一定程度封闭性,向心性地整顿空间秩序的方法。为此,就应当注意墙的配置及其造型。
圆柱没有方向性,同时具有扩散性。
空间属性都可从其围合模式及D/H=1来判断。
3 外部空间的层次
以武藏野美术大学校园为例说明空间的节奏与情节的布置。随着空间缩小,由于或是增加墙壁高度,或是使用细致的材料,把照明灯具加以变化,就可以强调出空间的层次。
总而言之,是在于充分克服和利用一切地理条件,适应该空间所要求的功能种类和深度,创造出空间秩序富于变化的空间。
4 外部空间的序列
外部空间设计中,西欧技法与日本技法常有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从一开始就一览无余地看到对象的全貌,一个是有控制低一点一点给人看到。
如果进一步把两者并用,一方面带来强烈印象,一方面又能创造充实丰富的空间,有何不好。
5 其他手法
首先提到的,就是利用地面的高差。安排高差就是明确地划定领域的境界,而高差可以自由地切断或结合几个空间。如下沉式庭院的手法可用于外部空间规模较大、平面复杂、人流大量集中的市中心地带空间难以掌握的情况,一方面使空间上连续,一方面又把人群加以区分(举例洛克菲勒中心的高差和华盛顿广场的浅层次空间)。
外部空间的踏步最好宽度较大,人们能充裕地交错通过。而且踏步高度与室内相同或是根据情况低一些较好,踏面则希望做得比室内宽些。另外提出广场台阶与休息平台与视线产生联系的两种方法,一是浅台阶,直接能看清全貌,一是高台阶,逐渐出现全貌。
水,在温暖地区的室外十分重要。水可以考虑为静的或是动的。静止的水面物体产生倒影,可使空间显得格外深远,特别是夜间的照明,效果上使空间更加开阔。动水中有流水及喷泉。流水低浅地使用,可在视觉上保持空间的联系,同时又能划定空间与空间的界线。在某些地方做成堤堰还能进一步夸张水的动势。另外,水的有趣的用法就是在空间布局时说过的那种不希望人进入的地方,以水面来处理(如限定一个美观的方向),可以相当自由地促进或是组织外部空间的人的活动。

【内外空间秩序】
1 加法空间与减法空间
加法空间:把重点放在从内部建立秩序离心式地修建建筑。首先确定内部,在向外建立秩序,对外部来说会有一点牺牲,在对内部功能及空间理想状态充分研究的基础上,把它加以组织、扩展,逐步扩大规模而构成一个有机体,每个局部都是十分人性化的,充满关怀的。不过作为整体构成,若超过一定规模,最终将引起混乱。
代表任务为芬兰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作品如奥库森尼斯主教堂、赫尔辛基文化会馆等,其作品十分注意从内部建立秩序的方法,所以单元本身有居住性。而其作品集是沉默的,实际建筑要比看作品集动人得多。
加法创造的建筑,它的规模自然有限,超过了,加法就陷入动脉硬化,最终会引起混乱,因此它的规模希望不超过一定限度。
减法空间:把重点放在从外部建立秩序向心式地修建建筑。首先确定外部,再向内建立秩序,对内部来说又会有一些牺牲,基于包括城市尺度有关的大前提,在对整体构成的规模及内部布置方法充分研究的基础上,把它加以分析、划细,按照某一体系在内部去充实空间。每个局部因为是按照“公约数”刑事处理的,所以会有一些勉强,对使用它的人来说有时是非人性的、不关怀的,而作为整体构成来说常能取得均衡,是逻辑式的、规划式的。
代表人物为法国建筑师勒·柯布西耶,作品如马赛公寓,其作品有超越了环境及地方的普遍性,作品集反而更加感人。
在内容复杂的大型设计中,希望同时采用从外部建立向心秩序的方法和从内部建立离心秩序的方法,不偏袒任何一方,在条和相互关系上去提高空间质量。
相比于加法空间,减法空间较易在视觉上给人留下良好印象,这取决于它有通常具备外部的整体性及良好的取景角度,如柯布,他的工作是从“地”中减去“图”,;然而加法空间却在内部秩序及功用方面更有优势,如阿尔托,他则是从“图”中加出“地”。设计顺序的微妙差异,会造成结果的大相径庭。
2 内部秩序与外部秩序
本来,可以说内部化是适应需要,自然增长式地被扩大的,如果一成不变地保持其内部秩序,内部的脉络组织机会发生动脉硬化,当至某一点时,就会达到动作迟钝,效率迅速降低的限度。这时,如果内部化再继续进行,那么,或是这一秩序因内部化的压力而爆破,或是产生强烈阻止继续内部化的作用,要么就是内部秩序发生细胞分裂。由细胞分裂产生第二个内部秩序的观点。假如一个内部秩序只是单纯内部化而又较大时,就会成为离心式的连贯不好的空间。可是,由于细胞分裂,就可以从没有上面那样大的框框中产生出向心式的质量好的空间。只有一个内部秩序时,周围为N空间,两个内部秩序时,因细胞分裂,期间则产生PN空间,若进一步增加发展的压力,产生许多细胞分裂,那就必须导入外部秩序的观点,这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在现实城市中,也有阻止进行内部化的因素,其一是城市内被划细了的土地的理想状态;再一个是以土地利用规划、交通绘画等为依据的外部秩序方法,从外面组织内部化。
这里,如果与前面的说法结合,则可以说,一面把空间内部化,一面保持内部秩序去建造城市的方法,属于加法创造建筑的思想体系。保持土地利用、交通规划那种构成城市基本骨架的外部秩序去建造城市的方法,属于减法创造建筑的思想体系。
另外,如果从空间论来阐述,城市规划无论怎么说是以二次元的外部秩序构成为重点的规划,建筑规划则怎么说也是以三次元的内部秩序构成为重点的规划。所谓二次元的外部秩序,是从数千米高空看城市那样的情况,至少是与什么式憩坐、同谁吃饭、在哪儿睡觉等人的动作和活动完全无关的。相对地,在三次元的内部秩序中,人的动作和活动正是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空间都是以人为中心而创造的。
建筑师是形成抽象概念的人,关于不易看到而又有变化的外部秩序,我想今后也必须以更加谦逊的态度去进行研究。

【总结】
本书内容涉及建筑外部空间的两个方面,一是基于三次元的欧几里得空间而研究其存在形式;另一方面是由其存在形式所带来的空间属性及内容。
在考虑由边界所规定的领域时,无论如何必须有中心性,可以看成是作为取向中心矢量的向心性或收敛性,或作为离开中心矢量的离心性或扩散性的空间属性。这一中心性还作为空间理想状态的构成和作为空间表现的现象而存在。边界线的位置于存在空间(Existence Space)明确定位的同时,也存在于基于知觉心理学的空间表现现象中。

空间基本上是由一个物体同感觉它的人之间产生的相互关系所形成。
建筑空间不单作为普遍的等质体,而同人对应考虑的。

在《外部空间构成》中阐述的在纽约的观察情况。
水平距离 20~30米 可一幢幢地清楚识别建筑
水平距离 100米以内 可作为建筑而留下印象
水平距离 600米以内 可看清建筑轮廓线
水平距离 1200米以内 可作为建筑群来看
水平距离 1200米以上 可作为城市景观来看

舒尔茨的《存在·空间·建筑》,是继林奇《城市意象》之后的空间论,从任何空间知觉都有其意义作用,因此必须与更稳定的图示体系相对应这一观点出发,论述了人在世界上为自身定位所必需的基本空间概念,由导入存在空间概念而展开他的建筑论。
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从文化人类学、社会学、环境心里学等角度出发的空间论述。这些对我们建筑师来说也是极有参考价值的。

笔者认为外部空间设计就是把“大空间”划分成“小空间”,或是还原,或是使空间更充实更富于人情味的技术。一句话,也就是尽可能将N空间P化。
城规与建筑应是不分家的东西。也如作者所说也许仅是二维与三维的关系。因而理解了日本建筑师追求的内外空间连续性,他们在讨论内与外的关系,在讨论建筑的消融,这正如芦原义信以细胞分裂为例的解释。城市可作为大细胞向下一层一层的分裂,每分裂一次,细胞都是内部空间,而细胞间隙是外部空间。通过层级的分裂,取消建筑个体的独立性,强调城市整体,弱化建筑内外空间的界线,最终在城市角度将N空间最大可能地P化。实现城市的统一。
4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外部空间设计的更多书评

推荐外部空间设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