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记 昆虫记 8.6分

我的《昆虫记》笔记(第一卷)

神勇小白鼠
2013-04-28 看过
      读这部伟大的著作时,一点儿也不乏味,就像在读侦破小说般扣人心弦,但是因为对情节的痴迷,又往往忽略了其本身重要的科学价值。所以决定梳理一下,省略实验过程的具体描写,主要归纳一些结论。但看似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的内容,却都是经过作者法布尔无数次的等待、观察和耐心所换来的,无论是被炎热的太阳炙烤,还是被无法理解的邻居嘲笑,都没有阻止他追求真理的脚步。

    在书中,还可以看到很多次法布尔对权威的质疑,他不受前人理论的制约,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并且对于一个结论要经过很多次实验才肯得出。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他对昆虫学的热忱,甚至将家人和仆人都忽悠成实验的参与者,我想,这种动力是那些职称、奖金、名誉等等虚晃所根本无法比拟的。另外,书中对昆虫行为描写的详尽、生动和语言的丰富、诙谐,也是绝不输给任何一个文学家的。

    决定做这个总结时,其实已经看到了第二卷,所以回头再来总结第一卷,只是粗略地捋了一遍,难免有疏漏或者谬误,如果有读过本书的人发现,请一定及时帮我指出,以免误导他人。

    这可能会是一个大工程,著作共有十卷,计划得好会用十年读完(因为要读的书实在是太多了|||-_-),这个笔记会一直做下去。

    非常感谢借给我读这部书的郝博士!

第一卷 高明的杀手

1、圣甲虫(屎壳郎)将后腿插进制作好的粪球中,中间的足爪当做支架,前腿推按粪球,当做杠杆,倒退着搬运。偶尔会有金龟子之类的“搭档”来帮忙,实际上是图谋劫持粪球。当两只圣甲虫合力推动粪球时,也会共同克服像粪球被大头针钉住这样的困难,但如果困难太大就会放弃。原始拥有者开始挖洞,并随时出来看看粪球是否依然在,可随着洞挖的越来越深,粪球最终还是有可能被在洞外的合伙人偷走,这种现象经常出现。洞挖好后,圣甲虫在洞里一边不停地消化粪球,一边从身后纺织出长长的带子。

2、圣甲虫如果将粪球作为“育儿室”,会先将各种原料堆在洞底,将卵产在中心,最里层的粪便是精华,随着幼虫生长,越到外面的材质越粗糙。

3、节腹泥蜂专门捕食吉丁科的某个种类,即使不同的吉丁差异不大也能辨认出某一种。被麻痹后的吉丁可以保鲜几个星期之久。雌蜂在交尾后会在地面挖掘巢穴,把捕获的吉丁贮藏其中,然后在猎物中产卵,孵化的幼虫就以猎物为食。

4、栎棘节腹泥蜂属的幼虫食象虫和吉丁虫。节腹泥蜂用大颚咬住象虫的吻管,前爪使劲压着它的背,在第一腿和第二腿之间的前胸关节处蜇两三下,猎物就被麻痹不动了。它肚子贴着肚子抱着猎物飞回洞穴。其窝为长巷道状,坚固无比。

5、只有象虫和吉丁虫的三个神经节集中在一起,所以只需一针就可以麻痹猎物,因此这也成为蜇针较短的节腹泥蜂选择的特定食物。

6、黄翅飞蝗泥蜂捕食蟋蟀,抱着比自己大的蟋蟀到达洞口,先放在外面,独自进洞检查一遍再出来把蟋蟀拽进去,检查是否有寄生虫或者侵占者,并且无论多少次都会这样做。

7、黄翅飞蝗泥蜂捕捉蟋蟀时,用蜇针分别先后刺在猎物的脖子上、前胸后面以及肚子根部,因为蟋蟀的三个神经中枢距离很远。

8、黄翅飞蝗泥蜂把卵产在蟋蟀的胸膛上,稍稍靠边,在第一对脚和第二对脚之间。

白边飞蝗泥蜂将卵产在蝗虫胸膛上;朗格多克飞蝗泥蜂产在距螽的胸膛上。

因为这个位置被麻醉过,猎物不会感到疼痛,所以始终一动不动,幼虫就不会有危险,当吃到敏感部位时,猎物会本能的挣扎,但已麻醉太久,幼虫也长大了,来不及了。

9、与飞蝗泥蜂属于同一类的克罗翁捕食卡凯拉克,也就是蜚蠊(蟑螂)。

黄翅飞蝗泥蜂也会捕食蝗虫,偶尔来代替蟋蟀。

大胡蜂的猎物是尾蛆蝇,一般会先把头、翅膀、腹部、腿切断,这样做只是把没用的剃掉,留下胸部带回窝里给幼虫食用。

10、朗格多克飞蝗泥蜂先找到食物——螽斯,再考虑把窝建在附近,因为螽斯太沉重,猎手无法带它飞得太远。结论:猎物的大小决定了昆虫的基本特性。

11、朗格多克飞蝗泥蜂只捕食雌距螽,在胸部刺一下使其麻醉,用大颚压迫猎物头颅,破坏脑部神经,使其不再反抗,却不用毒针,因为毒液进入大脑会致死,而这样做没多久会恢复。麻醉有两个效果:让食物不动从而不会伤害幼虫;肉能长久保鲜。

12、泥蜂捕食蜜蜂,螳螂捕食泥蜂。

四个实验结论:

a, 除了触角以外,飞蝗泥蜂想不到抓住猎物的其他部位(翅膀或腿)把它拖到洞里。

b, 即使猎物和卵一同被抢劫了,飞蝗泥蜂仍然继续封窝等工作,这是因为每件事都是受到本能的驱使,第一件事结束就必须继续第二件事,虽然已经毫无意义。

c, 白边飞蝗泥蜂把蝗虫拖到洞口附近,总要先到洞里侦查一遍,即使很多次也要重复进行;如果已经拖到洞里,即使被拿走,依然继续封住洞口,就像朗格多克泥蜂一样。

d, 黄翅飞蝗泥蜂总是找来4只猎物,但有时会因为被别的昆虫碰过而丢掉,但是不会再去找,估算数量是一种本能。一旦偏离了循规蹈矩的路,昆虫的本能就一无是处了。

13、毛刺砂泥蜂是一种罕见的昆虫,在炎热季节孵化,在某个温暖的隐蔽所度过寒冬,在初春时节出现,他们像鸟儿一样迁徙,七星瓢虫也是如此。

14、砂泥蜂挖掘竖井一样垂直的洞穴,如果工程没有完成就找一块小石板盖在门口,转天再来继续。砂泥蜂捕杀夜蛾毛虫,毛虫的神经系统不是聚集在一点或者有三个神经中枢,砂泥蜂刺在毛虫第五六节段上,猎物仍会挣扎,之后猎手会从第一节段到最后一个节段挨个刺一遍,使它完全瘫痪。

15、泥蜂先储备食物再产卵,幼虫主要以双翅目的蝇类为主,随着幼虫不断成长,食量不断加大,母亲会加速提供食物,并保证食量恰到好处。

16、因为猎物也有翅膀容易逃走,搏斗势均力敌,泥蜂用上浑身解数,直接将双翅目猎物杀死,不需要麻痹。随着幼虫食量的变化,从体积很小的猎物开始,这样始终能吃到新鲜的。母亲离开时一定会把洞口封上,以免幼虫受到侵害。即使洞口没有任何痕迹,母亲仍可以回来找到。

17、在泥蜂将把猎物拖进洞的时候,有一种弥寄蝇会尾随其后在一瞬间把卵产到猎物身上,到洞里后,弥寄蝇的幼虫和泥蜂的幼虫一起分享食物。有时泥蜂能够发现这一异常,却无法阻止寄生虫,甚至只能放弃到手的猎物,把它扔在洞外。泥蜂的茧酷似鱼篓,十分坚固,不易变形和坍塌,十分安全。

18、用栎棘节腹泥蜂做实验,装在纸袋里带到远处(约3公里),仍能飞回窝中。这是一种专项本能,对地形的直觉。即使洞口被改的面目全非,颜色、气味、材料、剪掉触角,它们仍能找到洞穴。当洞穴被完全捣毁,幼虫暴露在外时,母亲的固定顺序仍然为找到洞口-印象中的通道-幼虫,一个接着一个的按顺序完成,如果不按这个顺序,甚至不认得自己的孩子就在眼前。这就是本能和智慧的区别。

19、高墙石峰喜欢独居,在卵石上建窝,用唾液将泥土和成灰浆来砌半圆形的屋顶,用沙加固表面,建好后在里面储存花蜜和花粉。

西西里石峰喜欢群居,建好一个蜂房就立即储存粮食,然后把蜂窝封起来,再把卵产在里面,并用灰浆层遮盖住蜂房。

20、实验:用捏好的土块、圆柱形高粱杆、灰纸片堵住蜂房,幼虫出茧后,都可以穿透。当设置双重障碍时,就只能穿透第一层,因为本能告诉它破茧这件事只做一次。

把石峰带到4公里以外,即使在外过夜,转天仍可找回原来的窝(白天可花约3小时),并与侵占者对峙,但并不纠缠,往往是原房主的权利和勇气获胜。

21、实验:窝被挪动到不远处,高墙石峰回来却找不到,石峰对窝的位置保持着经久不衰的永恒记忆。如果在原来的位置换成别的窝,石峰仍继续砌造工作,辨不出差别。砌窝之后就是储蜜,再之后是产卵,步骤和数量是不会因为蜂窝被改变而有任何变化,实在没有地方放置食物甚至可以去找邻居的窝,即使这样做可能会造成很大的灾难。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昆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昆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