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

SUE∮
2013-04-26 看过
看完《霍乱时期的爱情》,我其实心情挺悲伤的。因为马尔克斯写出了婚姻和爱情的本质。

这本书可以算是爱情百科全书:暗恋、忘年恋、知已恋、露水恋、婚外恋、婚姻恋以及身心分离之柏拉图式恋等各种类型。就像马尔克斯在解读自己的的作品时说:“这是一篇贯穿人物漫长一生的情史,是一生中不同年龄对爱情的思考,而不是像某些地方人们所指的那种老人的爱情。”

我想之所以这本书如此畅销而且被很多读者所爱,是因为它写出了人类在婚姻、爱、性里面的困惑以及荒诞不可解,但没有答案的真实情况。同时,揭示了人性的复杂:矛盾、脆弱、美好、可怜、可悲、可恨、恐惧等等,让人思考。

写法颇诙谐不乏古怪离奇,读起来也饶有趣味,幽默十足。例如那只会喊“他妈的自由党万岁”的鹦鹉,乌尔比诺医生是死于为了抓一只鹦鹉;莱昂十二叔叔每当他唱到最高一个音符,假牙总是随着最后吐出一口气飞出去,沉入水中,乃至于他不得不配很多副假牙作为备用;用硕大的乳房在河滩上给幼畜喂奶、像悲伤的女人一样哭泣的海牛;男人们对性功能衰退的恐惧等等。

【婚姻:世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张爱玲写道每一段爱情都是千疮百孔的。
我想每一段婚姻都是历尽艰难的。

当81岁的乌尔比诺医生死于非命,为了抓住一只鹦鹉而不慎摔倒在地,一命快呜呼。但在其奄奄一息时,他还在坚持与死神这致命一击做着最后一分钟抗争,好让72岁的妻子费尔明娜•达萨赶来。他用尽最后一口气,对她说道:“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爱你。”

看到这里,我不禁为他们的爱而感动。但,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头。婚姻里的爱是如此之艰难。这是作者想要表述的。

关于婚姻,作者借乌尔比诺医生的想法阐述:婚姻是一项荒谬的、只能靠上帝无限的仁慈才得以存在的发明。两个几乎完全互不了解的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性格不同,文化不同,甚至性别都不相同,却突然间不得不承诺生活在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分享彼此也许注定有所分歧的命运,这一切本身就是完全违背科学的。他说:“婚姻的问题在于,它终结了每晚做爱之后,却在第二天早餐前又必须重新建立起来。”他还说:“男人需要两个妻子,一个用来爱,另一个用来钉扣子。”

而对于费尔明娜•达萨,她用一种更为简单的方式为世俗生活下定义:“社交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位控制恐惧,夫妻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厌恶。”

作者在他们夫妻俩初夜时,写出了长子理论“它就像人的长子,你工作一辈子都是为了它,为它牺牲了一切,可到头来,它还是只做它想做的事。”极其形象中肯的道出人的欲望本能。

而我不得不佩服作者观察婚姻生活入微,写出如此精彩的活灵活现一段话:婚后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在惩罚着她,那就是一日三餐的永久刑罚。因为它们不仅仅必须按时,而且必须完美无瑕,必须符合乌尔比诺医生的喜好, 但同时却又不能去问他。而如果她真的问了——依照那无数条仪式性的家庭礼节中的一条——他就会看着报纸,连眼皮也不抬地回答说:“随便什么都行。”他说的是真心话,而且和颜悦色,自认为没有哪个丈夫比他更好商量了,可到了吃饭的时候,“随便什么”就不行了,必须符合他的喜好,不能有半点瑕疵:肉不能有肉味儿,鱼不能有鱼味儿,猪肉不能吃出疥疮似的腥味,鸡肉不能吃出鸡毛的味道。即便不是吃芦笋的季节,也得不惜代价地为他找来,为的是让他能在自己尿液的芬芳气息中怡然自得。她不怨他,只怨生活。但他是生活中难以安抚的主角。只要稍有怀疑,他就会把桌子上的盘子一推,说:“这顿饭没有用爱来做。”在这方面,他的灵感真是鬼使神差。

几十年的婚姻生活,说风平浪静,那是不可能的。

在乌尔比诺医生58岁时,他被本能折磨得神智混乱的可怜男人,完全沉浸在愉悦的抚摸林奇小姐中,已不再是加勒比沿岸最优秀的医生。
林奇小姐说道:“我原以为这是伦理道德所不允许的。”
“伦理道德,”他说,“它把我们医生都想象成了木头。”

乌尔比诺医生的出轨居然是被费尔明娜•达萨这独有的“恶习”(喜欢闻家人和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从气味上判断该不该送去清洗)给闻出来了,看似挺搞笑的,但生活何其不是如此荒诞可笑。而乌尔比诺医生出轨时狼狈的做爱镜头与他在公众面前树立的高贵形象产生极大的反差。

结婚三十几年,嫉妒从不认识他的家门。费尔明娜•达萨终于在一天下午,违背自己的习惯与意愿,走进丈夫的书房,仿佛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女人在做一件她永远也不会去做的事情,偷看并试图解破丈夫的出诊记录。她被一股无法控制的劲风所驱使,一种教人心碎的折磨。她从未想过自己竟会为某种与爱情完全相悖的东西备受煎熬。

乌尔比诺医生从没有想过,一个像费尔明娜•达萨这样高傲、这样自尊、这样倔强的女人,面对丈夫已被证实的不忠,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她刹那间苍老了,瞬间出现了皱纹、枯萎的双唇、灰白的头发。她的灵魂也煎熬着。

但老公竟没有像她提心吊胆地所期待的那样,做出个男人的样子,抵死否认,为自己所受的诽谤大发雷霆,而是把一切真想都告诉她。“一样是贱货!”她说,“原来是黑女人的气味!”泪如泉涌,灼烧着她的生命。

他求助于费尔明娜•达萨,这个世界上最爱他,也是他最爱的人,在她这里,他刚刚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平静。

在进行了一场历时三天、精疲力竭的谈话,他们两人约定,她一人到表姐的庄园住一段时间。两年后,乌尔比诺医生接她回来。他认为她气已消了。费尔明娜•达萨迈着她那母鹿般优美的步伐,昂着头,目光熠熠,心中充满对命运的感激,为能回家感到无限轻松。但是事情并非像乌尔比诺医生想象的那般容易,她虽是高高兴兴的跟他回去了,但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在余生默默地向他讨还自己所受的痛苦折磨。】

随着时间的推移,费尔明娜•达萨和丈夫乌尔比诺医生两人殊途同归地得出了明智的结论,那就是:换一种方式,他们无法共同生活下去,换另一种方式,他们也无法继续相爱----【世上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了】。

当乌尔比诺医生对费尔明娜•达萨说了一句话,就让她体会到他那令人难以忍受的智慧的全部份量:"你要永远记住,对于一对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稳定。"从守寡最初的寂寞时光开始,她便明白,这句话隐藏的并不是她当初所认为的卑劣威胁,而是一块为两人带来过无数幸福时光的月亮宝石。

在丈夫离世后,费尔明娜•达萨回忆起他们夫妻俩的一生,她想到更多的是挫折,而非满足,他们之间曾有太多的误解,太多无谓的争执,以及太多没有释然的怨恨。然而,她叹息:"经历了那么多的吵闹与厌烦,这许多年竟还能感到幸福,见鬼,我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爱情。"

【半个世纪的爱情 ----- 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以下】

到底什么才能算得上是忠贞不渝的爱情?如果是书中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用半个世纪时间来等待费尔明娜•达萨的爱情。我觉得我既不感动也不认可。因为在这半个世纪里他经历了多达600几个情人,其中间接害死两位情人,令一女仆怀孕却用金钱强迫另一男子成为顶罪羊。也许他这样行径可以被不少青年效仿,一味深深感动于自己长达半个世纪的“爱情坚守”即使在最后面对费尔明娜时,可以厚无颜耻的,声音中没有一丝颤抖说出:“那是因为我为你保留了(半个世纪)的童贞,并这半个世纪只为她写作”的谎言。

而费尔明娜•达萨究竟爱不爱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我通过书里写的文字段落认为她并不爱他。不然,年轻时,她就会嫁给他。作者写道:"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当一个女人决定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便没有她跃不过去的围墙,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道德顾虑,事实上,根本就没能管得住她的上帝。"

也许会有部分读者对于佛罗伦蒂诺•阿里萨性生活放荡不羁所不齿,但作者里面有提到“费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直都表现得就像是费尔明娜 达萨彻头彻尾的丈夫:肉体上的不忠,心灵上却死心塌地;不停地努力摆脱自己所受奴役,却又从不让自己的背叛给她带去痛苦。”这也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人的困惑也在此,谁也摆脱不了。

在两人感情最好的时期,费洛伦蒂诺•阿里萨曾问自己,究竟哪一种状态是爱情,是床上的颠鸾倒凤,还是星期日下午的平静。萨拉•诺列加用一个简单的结论让他平静下来,那就是:凡赤身裸体干的事都是爱。她说:“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以下。”

而我认为人类最美好的爱情是心灵与肉体相结合的,这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这是不是作者马尔克斯想说明的,那我就不可而知了。或许,在作者看来,根本不存在这种最美好的爱情。

相对来说,我还是更喜欢《百年孤独》。
这本书虽然写出大多数人的婚姻、爱情实质,人性的困惑弱处,但我还是不大喜欢这样的写法。
3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