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第一本的主题是人生苦难重重的话,第二本的主题就是,如何淌过重重困难,获得精神的成长。

修摩托车的禅师
2013-04-10 看过

第二本不如第一本。如果说第一本的主题是人生苦难重重的话,第二本的主题就是,如何淌过重重困难,获得精神的成长。

准确点说,人生不是苦难很多,而是有很多关卡,台阶和课程,人生来也被设置了这样的程序:在一次次的困境中不断完善。造物者并没有许诺给人幸福,如果我们想要自己寻找幸福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了解造物者的规则,并加以利用。

规则就是:我们都要承担一项义务,就是不断修炼身心,成为更完善的存在。当你去这样做的时候,就会有幸福感。

面对这样的程序设置,和种种不期而至的考验,派克医生在书中给了一个很好的办法:



例如,如果我要去纽约演讲,我会为如何到达而焦虑,于是我的焦虑会促使我去看地图。如果我不焦虑,我也许会迷路,让上千名听众在纽约空等。所以,我们需要一些焦虑才能好好活着。

然而,如果我的轮胎漏气或发生意外,或者到了纽约却找不到停车位,怎么办?很抱歉,这不是我力所能及。这种焦虑则是没有必要的。


这很容易让我想到刘未鹏在《把时间当作朋友》里的说法,如果你因为演讲本身能否成功而焦虑,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详尽地准备,准备得越充分,焦虑自然就越少。如果你因为不可抗力而焦虑,比如演讲那天停电了,暴风雨了,那就没有必要,因为这样的焦虑对“困难”的解决没有意义。

在加缪的西西弗斯的神话语言,和钱钟书的《围城》语言里,和叔本华的生命意志学说里,人生就是不断劳役的过程,要不断地去完成新的工作,只能得到暂时的快乐。比如考上大学是快乐的,但是高中三年很痛苦,然后上了大学之后就没什么感觉了,比如赚到钱是快乐的,但是赚钱之前是痛苦的,买了东西之后也很快没感觉了。为了不落后于别人,又要进行新的劳役。

这的确命中了人生的部分真相,让人清醒,也使人悲观。但在派克医生的书里,“困难”都是为了我们的心灵成长而设计的,是包装了的礼物。



这是个很好的,但是不容易实践的说法。如果姑娘拒绝了我,这还是在帮助我成长?如果客户耍赖不给钱,这还是在为了我好?我宁愿他不要为了我好而把钱给我,更宁愿姑娘为了我不好而答应我。

遇到这样的时候,我常常这样想:



首先:姑娘已经拒绝我了,我再怎么焦虑都不能改变事实,所以持续抱怨或焦虑都没意义,你要死要活的老天爷看不见,姑娘也看不见。

其次:姑娘拒绝我是她的意思,并没有要帮我成长的意图。但是“姑娘拒绝我”这个事情的意义或价值或影响,则取决于我。

然后:“困难”都是为了我们的心灵成长而设计的,是包装了的礼物。就把它当作一条公理,不断地代入事实去验证它,如果我能从中获得幸福感,那就说明它是对的。也就是说,在不知道它正确与否之前,我假设为它是对的,然后不断用新的事实去验证。



姑娘,钱,第一名,其实都是诱因驴子拉磨的胡萝卜,当你啃到的时候,就发现原来不是你想要的那个味儿。但是如果你把重心转移到“我们都要承担一项义务,就是不断修炼身心,成为更完善的存在”上来,就好多了。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与心灵对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心灵对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