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not happy anymore —— Neil

头被枕头吃了
2013-04-09 看过


想问一下在图书馆借到限量版的《小时代3.0》什么水平?但是它标价128元。我觉得限量版这种东西,价格比普通版高那么多就真心没什么意义了。但是自己完全被它的封面征服了,盯着它看了好久。然后偷偷塞到包里,觉得这个岁数了看这玩意儿有些丢人。。。

也忘记了1、2是怎样的基调,但就是觉得3.0整本书是挺阴郁的。它更多的偏向了唐宛如。她是最不美丽的,但是是最纯真的。在大家都画皮画心的时候,她还像是校园里的那个天真妹子。顾里被渲染上了一股悲壮的氛围。还有就是,结局是什么破狗屎啊!尼玛的一把火,这骚郭太没责任心了。

4、5年前看小时代的时候,膜拜了他们的毒蛇,也膜拜了他们的生活,那么欢乐那么有滋有味。像《奋斗》一样。
那时我有一个梦想,我知道应总也有,就是以后我们几个生活在一起。像《奋斗》里的心碎乌托邦一样的地方。我,应总,肥肥,萝卜。。。
其实怎么说呢,我觉得和他们是更亲近的感觉,可是像家人一样住在一个屋檐下。见过家人,手机里也都有阿姨的电话,玩的晚了就让对方打个电话给妈,温柔的说几句话,保证完事儿。逛街的时候,可以毫不忌讳的说出来,看到衣服的时候知道它适合那个人,因为每个人风格都不一样。(其实我觉得,检验妹子间的感情就看他两逛街,逛街时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有些人可以每天和你粘一起,但是你不一定想要和她一起逛街)而洪家的人呢,有些浮于表面吧,觉得还没有深入到那个地步,和他们比起来还是少了点那么些东西。(不要难过)
那时候我是多么想要成为顾里啊。相信很多人也是,最喜欢顾里。那么强大淡定。我也曾一步步的想要靠近她。可是我现在就是不想了啊。之前应总说她以前知道我要什么,可是现在她不知道了。我说我想要一个大肩膀。我多想听到一个人跟我说“别怕,有我在”。我多想有天假期我可以不安排这个那个,翘着二郎腿看你们 忙活。这些东西写出来显得很矫情,可是没办法啊,我就是想要这样啊。不要都在等我安排这安排那好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清明包旅游团出去的原因。谁特么不知道跟团不自由不欢乐啊。你们想自由但都想我安排。跟你们说我想小鸟依人你们都会笑,可我就是想啊。

今天是萝卜生日。1994.4.4.真特么太那啥了,早上和她发了一堆骚逼短信。
下周应总要开刀了,我也没能在她身边。

其实小时代里角色的成长变化也印证了我们。想起深夜躺在床上看完《梦里花落知多少》,然后哭的稀里哗啦。想起会一期期的买《最小说》,然后大家传阅。想起看《夏至未至》的时候被那氛围压抑到。想起在本子上抄下那一段段矫情文字。想起在书店看到各种美封面就忍不住翻开。想起也是深夜看完《初恋这件小事》然后立马跑你们空间留了言。
现在我看到那些大段大段华丽描写就跳过去。看到书店里那群文艺逼封面就觉得自己能猜到里面的剧情。看到那些矫情人就想骂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看不起矫情,可是当年矫情的就是我自己啊,写一大段一大段的P话。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写的东西被夸然后很高兴。


《小时代3.0》一段话:
那个时代的旋律真好听啊,她们的声音多纯粹啊。曾经远去的那个时代,没有每天爆炸不休的电子云,没有穿梭天空嘈杂不安的电波,我们守在孤灯一盏的写字台边上,那么多个夜晚,我们书写的日记,书写的信笺,他们沉睡在时间的河水里。
那个时代没有纷乱不休的夜场、酒吧、KTV,我们在孤独的夜晚总是捧着泛着墨香的小说,在眼泪和欢笑里,将自己的人生投影在陌生的故事里。窗外的静谧让我们敏感而年轻的心,可以捕捉任何轻微的声响,绵密的雨声和你对我的呼唤,都在夜晚里清晰可闻。
而现在,我们却在一个个晚上,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或者音乐震天的酒吧里,对着手机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却依然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那时的我们,想念对方的时候,会在冬天里戴着手套。骑着车,跑去看他。站在他家的楼下,又哭又笑,拥抱他,怎么也不够。像要把他抱近自己的胸膛,否则自己的心就没有着落一样。我们守在学校的收发室里,每天趴在窗台上,望眼欲穿的看着里面的提醒收信的小黑板上是否写了自己的名字。
而现在、以后,还有更加漫长的未来,也许我们就只能在QQ或者MSN的对话框上,冰冷冷地敲出“你在吗”三个字,这三个字像掉进无底深渊的石块一样,没有发回任何的回响。冰冷的显示器屏幕上,只有我们自己同样冰冷木然的脸。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小时代3.0刺金时代(限量珍藏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时代3.0刺金时代(限量珍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