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阀政治

镜Marvin
2013-04-08 看过
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930311473/large

上面是东晋地图。

郗鉴走了四步好棋。

1,反对王敦入侵。作为流民帅,南下的第一步反对王敦入侵,抱住皇室大腿,使得和刘遐、郭默、苏峻等人区分开来。后面逃过大清洗的根基。

2,及时易帜,选择王导为盟友。王敦一叛,王导是默许态度,而郗鉴作为新南下的流民帅,站在了司马氏一边,在周氏追封问题上与王导有绝对分歧。但形势在王敦二叛的时候改变,到成帝时,庾亮和王导已经可以分庭抗礼。王导需要军事力量对抗日益势大的庾式,郗鉴作为有军事实力而无政治实力的将领需要王导,两方一拍即合,两世联姻。

3,会表忠心。苏峻叛乱,上令“各方镇起则斩首”。郗鉴在最后王敦逼近健康情势将不可收拾之际,斩白马表忠心再发兵救援。苏峻之乱后,东晋朝廷又依样画葫芦寻衅剥郭默兵权并召之入朝,郭默身死。郭默身处江州要地,自身谋事不密,又有庾亮陶侃觊觎也是原因。郗鉴行事谨慎从不落人口实,使得郗式家族得以世代经营京口,是南下流民帅结局最好的一个。

4,经营京口,控制东道粮运。

庾亮

这是个比起琅琊王陈郡谢九锡温不太出名的人,一生的政治主张也就是取王氏而代之,比较无趣。

元帝用刘隗、刁协掣肘琅琊王氏,王敦一叛,用的是清君侧的旗。明帝继位,庾亮见王敦,两人言谈甚欢,王敦甚至“改席于前,赞亮之贤”。
明帝继位,顾命大臣卞壸实际上是刘隗、刁协的传承者。卞壶屡屡弹劾王导失仪,似乎偏向庾亮。但是门阀问题,“推贵游子弟”,庾亮果断和王导联手驳回上书。

庾亮的败笔酿成大祸,但下面的应对确实神来之笔。庾亮自请外镇居芜湖,以上游之势威逼健康。此时健康上有荆、江的顺流之师,还有近在肘腋的豫州威胁(郗鉴的京口趁势而起,成为重中之重)。庾亮比之王敦桓温的局限性就在此,他不急于发展军事优势控制健康,而是寻求更和平的政治优势。于是和王导的江州之争就此开始。

庾亮出镇,温娇死,江州为陶侃所得。五年后,陶侃死(只要你活得后久…),庾亮得到荆、江、豫诸州,军事上连成一片。

王导の反击:借石虎入侵之机调换将领,取得豫州江州部分控制权。这部分很有意思,王导的亲信袁耽上书石虎来犯,但不说只有十几匹马。之后朝廷不核实,直接派宰辅亲自出征,出征还假黄钺,出去逛了一圈王导和袁耽还双双升官…

庾亮の反击:庾怿急行军占半洲。王导借庾怿部将投降石虎为名,贬庾怿,并召回庾怿。庾亮力阻。自此庾怿监四郡夹长江扼建康,重击王氏。

木犹如此,桓温桓宣武

桓温是个谋定后动,做人及其成功的家伙。

桓温的门第在东晋历代当权里最差。娶了公主在庾式手下以后,也是个事大官不大的职位。值得一提的是桓温此时的官位,北伐“前锋小都”。
桓温论亲戚是庾家外甥,又屡次受庾家提拔,何充竟然再三笼络桓温对抗庾式,而庾式也上表为桓温请封。不能不说桓温会做人,左右逢源。

敲山震虎,欲取先予:
1,褚裒。桓温势大,司马昱的对应行动是引殷浩抗之。石虎死,桓温立刻放话北伐,借此求兵权事权,朝廷以褚裒自京口抢先出师北伐,结果褚裒兵败身死。
2,殷浩。殷浩接过褚裒摊子上阵,但只摇旗不出兵。于是桓温移兵武昌,逼司马表态,殷浩被迫北上战败。自此司马氏彻底丢掉北伐的实力和旗帜。
3,徐州京口。废范汪而以徐州予庾希,免庾希而以之予郗愔,最后直接搞定了郗愔的儿子郗超,才从郗愔手中取得徐州。
4,豫州。三次北伐失败的替罪羊,桓温降罪袁真,袁真反,身死。
5,废海西公,立简文帝。几天内完事,无人阻拦。

谢安

一个和世说新语差了很远的人。比如谢家子弟是芝兰玉树,书里认为考虑到当时的政治态势,应该在说谢家人要内慧外庸。

1,谢尚倒台,谢安立刻步入仕途。
2,谢安见桓温,“遥拜之”,对王坦之说“不能为性命忍俄顷耶”
3,召流民帅,重建北府兵,而非训练。
4,置宁山居

另外看后半本的时候有抑制不住的穿越感,谢玄要用九韶定音剑,徐道覆容貌英俊近妖,刘裕使一把厚背刀,孙恩最后玩了一把破碎虚空……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东晋门阀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晋门阀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