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那么一震哪

尽挹西江
2013-03-29 看过
作品全称“地雷滚滚滚,虎躯一震”,是一部现实向刑事破案经典之作,现实得只有男主一人与其它角色画风不一样。主人公是一位性情冷酷,无血无泪的刑警,以犀利的洞察力,精准的枪法与为了追凶不择手段的执著令黑暗世界闻风丧胆。但其最可畏的绝招还是“通过诱得女性的芳心而使女犯罪者与违法娼妓竖起毙命于三帧之内的死旗”。不过该绝招发动时要绝对小心,因为一不注意,连顶头上司公安课长的千金小姐,以及共事多年有妻有子的现充同僚(男)都有被波及而惨死的可能。只有开启“虽然我喜欢你,但我还是要嫁给有生命保障的公务员”技能方可幸免于难,但意外情况如“那就隔空发旗给你那公务员未婚夫吧”也有可能发生,使用需谨慎。

……玩笑话。其实这漫画还不错。

青年漫涉足过沙村广明,安部让二,甲斐谷忍,浦泽直树,高桥努几人,依序而排,高桥努还在中间。这人的反英雄英雄主义与安部让二有几分相似,只是没有如后者那样不可自拔到沉溺其中的地步以至于让作品脱离正轨而进入了被害妄想与自我陶醉的小窠臼而已。饭田这个角色的塑造,打一眼让我看到了樱哥的影子(或者从出品时间来说,该是樱哥有饭田的影子),其后却渐渐脱离了那一点对于主义的执念和歌颂欲,而洗练地将笔触转化到事件本身,使主人公成为了一个锋利残酷的边缘世界的投影——却又比单纯的影子要更生动,多了一分色彩。从这个角度来说,高桥努比过份注重色彩的安部要成功,又比过分想要影子化主角的浦泽要有灵性。

九岁的教唆犯小彩称饭田为“存在先生”,实则这个见证着作品中每一个案件与人的存在的角色,却也是通篇唯一不存在的角色。他的每一次出场都左右着事件的发展与人的动向,却最终并不能改变事件的发展与人的动向。他像一个幽灵,从作品中那个满是空虚的漏风的世界里走街串巷而过,横行恣意的死亡阴影抓住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却独独从他体内穿透过去。他是一个绝对的旁观者,是一个会行走的意识形态的集合体。他的枪口除了作品想要表达的理念之外什么也射不出来——作品的理念从他黑洞洞的枪口里射出来,这脆弱的东西只能烟火一般灼痛读者的眼,对拯救饭田所处的那个世界与他身边的人来说无济于事。

因而这个被人说“真会做英雄”的主人公最终既没有当成一次英雄,也不是谁的主人公。高桥努在表达他如子弹出膛一样直且正的世界观时,又像个毫无任何观念可言的虚无厌世者一样屠刀不长眼。每一个案件死去的无辜者总会比罪有应得者多几个,而促成这些死亡的原因甚至是毫无征兆,毫无宿命感,直如一记突兀枪响的“谁叫你倒霉撞枪口上”的小概率意外的累积而已。死者没有义务让你感到人性的温暖,生者也没有。高桥努像读报纸一样讲述了一个长达六年的故事,报纸版面干净利索得可怕,连一个意识形态贩子打的小广告都没有。

叙事技巧的娴熟与笔力的逐渐加深加重在这六年里是有目共睹的。从开头几卷勉强算令人印象深刻的鬼手催眠犯事件,到后几卷手段高超了不止一筹的几起青少年教唆案,高桥努的现场虽然血腥而不容情面,却始终将着眼点放在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上,并非专注于个人趣味般的猎奇杀人手段,也并非像某些茶余饭后的罪案分析剧集般,十件案子里有九件与虐杀残害女性有关,并不论何种过程手段,最终都以犯罪者童年压抑的性冲动作为原始动机敷衍了事。不带个人感情的纯第三者叙事,与对社会群体与人类心理的不加异物化与先入为主的蔑视的普遍描绘,大概才是这部不以惊险刺激猎奇取胜的罪案作品成为经典的原因。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地雷震(6)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雷震(6)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