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1984》更沉痛

唐山
2013-03-28 看过
这是一本卓越的寓言小说,是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兰著名作家切•米沃什写于上世纪50年代的名著,当时他已被迫离开祖国,踏上漫长的流亡之路。

《被禁锢的大脑》中主人公皆有所本,从技术上看,它并无更多花巧之处,由于常常用大段议论来替代描写,让读者觉得它更像随笔,结构有些松散。

然而,米沃什的这部作品带有鲜明的时代意识和问题意识,为此,他宁可放弃美学坚持。因为,那一代东欧知识分子普遍陷入了精神的困境中,他们不认同斯大林主义,但在理论上又无法驳倒它,他们惊讶地面看到它巨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既感到恐惧,又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失落感。

如果说《1984》展示了人类心灵最终被驾驭的可能,那么,《被禁锢的大脑》则更敏锐也更深刻地看到,外在力量的束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恶魔已经被植入到我们的心中,当它被唤醒时,我们便彻底成了它的奴隶。

因为,我们都惧怕空虚,都厌恶孤独,我们都希望此生有所成就,我们都坚信这世界存在必然性。而斯大林主义的力量在于,它同时为四者提供了解药——于是,孤独的人快乐了,空虚的人充实了,成就最终达成,一切果然是必然的。

然而,在无比坚硬的必然的背后,“我”该如何安放呢?如果“我”是必须如此、不得不如此,那么,我的道德坚持还有意义吗?我的忠诚、我的爱还神圣吗?我还是自由的吗?而失去自由,道德又如何不随之堕落呢?

从没有哪个时代,会有那么多自觉的告密者、虐待者、背叛者乃至冷酷者,当“必然性”主宰了“人性”之后,一切就变成了机器,而它隆隆开动时,不会有人再想起那些碾压在它轮下的生命。

从米沃什的“穆尔提—丙”药丸,很容易让人想到米兰•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当他决定回到捷克时,他同样在钢琴上弹出了贝多芬那句:必须如此。

必须毁掉了一切,毁掉了本应有的美丽与温情,埋葬了本应有的忧郁和哀愁,我们内心深处的道德危机汇聚起来,终于演变成时代的灾难,然而,谁先醒来,谁就不得不面对“一只苍蝇和两个巨人”之间的搏斗,他将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大家只有集体装睡。

虽然米沃什突破了传统小说精致的外壳,但他四重奏式的写法,以及不同故事线索之间深刻的呼应关系,让这本小说拥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在文本上反而达到了空前的完美。
2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被禁锢的头脑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禁锢的头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