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牵着你的手,带你看这个世界

三饭尾羽
2013-03-26 看过
约翰伯恩在《穿条纹衣服的男孩》这本书开篇就写到:“我处理的主题与今天息息相关——种族屠杀仍然存在,集中营仍然存在,种族仇恨仍然存在并不仅仅是1940年代才会发生的事。”而将这样一个血淋淋的现实撕开给孩子们看不仅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技巧。
在儿童文学写作中十分讲究对死亡、暴力、血腥等敏感现象和时间的处理,一着不慎整部作品都毁了甚至会对小孩子造成不良影响。可是,儿童文学作品只写真善美,只写阳光花朵、王子公主也太脱离现实了。小孩通过书本的阅读进一步认识世界,如果书本呈献给他们的世界太单一的话,孩子也会变得过于单纯,当他们逐渐成长发现从下接受到的信仰和现实完全不一样时,巨大的落差会摧毁孩子对于这个世界的信任。所以,教导孩子们认识真实的世界也是儿童文学中的一个重要命题。
好了,似乎有点扯远了。回到《穿条纹衣服的男孩》这本书来,我们会发现约翰伯恩在很巧妙地传达二战期间日耳曼人屠杀犹太人的情况下两个不同民族小孩之间脆弱但真挚的友谊。脆弱是因为他们在大人的权威面前不堪一击。书中有描写这样一个情节:
元首即将到日耳曼男孩布鲁诺家吃饭,于是家里大肆清扫打理。科特勒中尉命令集中营的孩子希姆尔擦东西。布鲁诺看见了朋友希姆尔,于是请他吃东西。科特勒中尉发现后训斥希姆尔。希姆尔害怕中尉于是说是朋友布鲁诺请他吃的。科特勒中尉转而问布鲁诺。布鲁诺因为害怕否认希姆尔是自己的朋友。至于后来希姆尔回到集中营后怎么样,作者没有交代,留给了我们想象的空间。
作为一个孩童阅读者的话,看到这里也许会深有感触。很多小孩常常也是人前因为大人的权威否认互相是朋友关系。至于否认后朋友会不会受到处罚这并不是孩子的思维所能体谅到的。但是,他们会愧疚,像布鲁诺一样,绕过这个难堪继续和希姆尔做朋友。而作为一个成年读者,则会想象希姆尔回到集中营后受到的惩罚,更为希姆尔后来继续坦诚地和布鲁诺做朋友而感到欣慰或者是说感动。为两个孩子的单纯的友谊而感动。因而,在这一段友谊的处理上伯恩显得很有技巧,面对少年读者时淡化了集中营带来的伤害,着重表现了属于男子汉的孩子的友谊;而面对成年读者时展现的又是一个历经苦难又单纯的友谊世界,是孩子的水晶般的心。
他的淡化手法还在于全书中没有出现过“奥斯维辛”这个词。西方但凡上过学的孩子基本上都知道波兰的“奥斯维辛”意味着大屠杀。若是整篇都是这个词让孩子们第一感受便刻上了屠杀残酷的字样。他巧妙地运用孩子发音的不准确性将其称作为“out-with”,中文译作“一起出去”。我不知道伯恩的“out-with”是不是意味着种族屠杀终究是逆潮流而行,各个种族的人们终将冲破藩篱,在一起。但是,至少他用在这里带给孩子的是一种希望,一起走出这个荒凉无趣的“out-with”。
总之,读这本书你似乎会发现伯恩在东拉西扯,用一个德国男孩的眼光描述他的生活、新交的朋友,只是在偶尔通过孩子的感受去描述这个讨厌无趣荒凉的“out-with”,讨厌害怕那个装模作样的科特勒中尉。我想这正是一个孩子最真实的感受。即使是离这个残酷无情的大屠杀营这么近,孩子看到的也和大人看到的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围绕着他自己,这才是一个孩子的想法。可当扯到这本书的倒数第三章“终极冒险”的最后一句话时,每一个成年读者都感到心惊肉跳,我们甚至可以预见那注定悲伤的结局。我记得我读到那儿是甚至不敢继续看下去,试图玩玩手机来驱散这突如其来的沉重压抑之感。布鲁诺说要穿上和希姆尔一样的条纹衣服,也意味着布鲁诺将要面临和希姆尔一样的命运或者说是他们都将永远“getting in-with”。他描写两个孩子被赶到毒气室时,布鲁诺听不见希姆尔在说什么,可是他只是牵着希姆尔的手,心里默念着“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放开希姆尔的手”。
这样,将死亡带给孩子的恐惧压到了最低,也让孩子们慢慢意识到“out-with”也许是个很恐怖的地方,但至少我们有朋友。不同民族,不在一个地方,我们依旧可以是朋友。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我们小学时课本上谈到日本人几乎全是描述日本人如何残杀中国人,中国人如何英勇抗战。特别是抗战中对于战争和血的场面描写得很是生动。那时候小不懂事,觉得我们战士们真是格外英勇,日本人都是讨厌的该死的。似乎在不经意间就把仇恨日本人的种子种在了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而不管他们是否能承受这样的仇恨或者是否该承受这样的仇恨。我身边很多没有上过大学的成年人只要一谈起日本就恨不得日本人全死光,谈起日本地震居然有很多幸灾乐祸说是报应。他们在生活中其实都是很善良朴实的人,可是一扯上日本就恨得咬牙切齿。这多和童年时代受到的教育和读的书有关。我不是说不记住抗日,忘记我们民族经历的苦难,而是说这些仇恨不该一代又一代地加深然后灌输给小孩子。落后的教训和承受的耻辱我们应该牢记,然后奋发向上,而更多的血腥和仇恨则不应该这么早早地灌输给孩子,教他们只学会了仇恨而不懂得宽容和平和。孩子,应该是最慈悲的,就像穿条纹衣服的男孩一样。
读完这本书,也许关于书中种族屠杀之类的主题会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最想说的还是它作为一本儿童文学作品,将现世界的残酷展现给孩子们看的时候如何让孩子们认识到这个世界有着这样的悲伤和痛苦存在又不至于让孩子们因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而变得早熟残忍。约翰伯恩写这本书就好像是一个牵着孩子的手的大人,教孩子走路,摔倒也无所谓我永远牵着你。所有写儿童文学作品的作家也是这样,他们在牵着孩子的手,让孩子们看这个世界的真善美、假丑恶,一点一点地认识世界,不残酷也不肤浅。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