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梦只是遮蔽,并非通道

宴之敖
2013-03-26 13:24:24 看过
这是一本中国古代占梦、解梦之书的辑录,对唐宋类书中征引的梦书和敦煌卷子中的梦书进行了校勘和注释。

在佛洛伊德之前,梦是神秘的,当然在佛洛伊德之后,梦仍然是神秘的。只是我们已把它看作是与日常生活本质上一样的东西,神秘的不再是“梦”,而是人本身。

梦是象征、隐喻、潜意识欲望的扭曲或种种其它神秘而复杂的东西,但有了现代的精神分析手段,我们似乎可以用梦来探索日常生活的奥秘。有时,扭曲和荒诞反而更真实无掩饰,神秘的东西往往隐藏着我们习以为常的非梦生活中难以显现的秘密。

在佛洛伊德看来,无意识出现的口误、笔误等现象都不是无意义的,通过对它们的分析可以揭示出因现实生活而压制和矫饰的真实欲望和想法。这些在他的《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学》一书中有详尽的描述。

中国古代的那些梦书大多是算命之言,没有现代精神分析学详尽、繁琐、“科学”的分析手段。但占梦或算命也得大概有个规则,起码是潜规则,不能总是占而不验。古代对梦象的占解,除了直接进行直说和反说外,也有一些转释的方法,如象征、连类、类比、解字、谐音等。这里很多是牵强附会,但现代心理分析的具体手法也无非如此,只是更详尽罢了。在《梦的解析》中,梦象或梦的情境也是被符号化然后通过与之相关联的物和词来一步步深入原始的欲望和底层。这其中重要的是分析者与被分析者之间的关系,因为并不存在普适的符号化体系(当然同一文化会有一个基础),因而要不断根据被分析者而调整,心理分析也成了一个需要严格训练的技术行当。

也正如刘文英在序中说:“索沈的‘审测而说’和杨元慎的‘随意会情’,实际上都是比较有意识地对梦者进行心理分析”。

西方的分析会借助词的音近和形近,但不会有拆字,这也是和具体的文化相关的。如刘文英言:“有关的象征意义则根源于久远的风俗习惯和深沉的民族心理”。这也包括具体的历史情境,如“李为狱官,梦见李者,忧狱官”。李是李树,亦是古代刑狱之官名。《管子•法法篇》曰:“臬陶为李”。

当然古代的那些占梦大体上仍是附会,并没有真正深入梦的意义,大多只是占吉或占凶,而不是对自我的分析。梦还只是与日常生活相分离的神秘而非这生活本身。而现在虽有了精神分析的手段,生活本身的神秘却仍然有着不可言说的地方。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古代的梦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古代的梦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