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列宁主义

宴之敖
2013-03-26 看过
《历史与阶级意识》是匈牙利思想家卢卡奇的一部重要著作,是其流亡维也纳时期于1922年圣诞节前完成的。包括了作者1919年至1922年期间在党的工作岗位上对革命运动的理论问题和组织问题进行思考而写下的八篇文章,以及专门为此书而写的《物化和无产阶级意识》和《关于组织问题的方法论》两篇。

卢卡奇本人是匈牙利共产党员,这本书也代表着他在思想上向马克思主义的转变。或者如其所说:“设法掌握真正按共产党人意义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方法,而不是公式和结论。这种方法是把整个人类历史看作有机的整体,突出实践性。如其所言:“不是经济动机在历史解释中的首要地位,而是总体的观点使马克思主义同资产阶级科学有着决定性的区别”。卢卡奇认为,每个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可以“放弃马克思的所有全部论点,而无须片刻放弃他的马克思主义正统”。这样的观点与当时盛行的教条之风以及现在仍然流行的恩格斯的几大辩证法规律有着鲜明的区别。卢卡奇的理论也因此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五十年代法国存在主义和六十年代西方“新左派”中颇有影响,当然是否如梅洛-庞蒂所说卢卡奇是反列宁主义,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但无论是卢卡奇的思想、列宁主义还是“某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都不应断言自己就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是绝对真理的掌握者。毕竟对人来说,真正有意义的只是历史,而非“理论”。卢卡奇说:“理论和实践的统一不仅在理论中,而且也是为了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虽然看起来像是无意义的废话,但起码摆脱了教条主义。我们并不能先验的从理论上解决“人”的问题,因为人并没有先验的“问题”,而只有历史中具体的“问题”。如卢卡奇所言:“历史正是在于,任何固定化都会沦为幻想:历史恰恰就是人的具体生存形式不断彻底变化的历史”。我们只能在生活中做出具体的选择,“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至于这选择是对是错,在历史中会有不断的澄清,但并不存在一个超越的判定标准。历史并没有什么科学发展规律,但我们有可能创造出一个较美好的未来。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并不是决定论者,而是怀疑论者,“怀疑一切”正是他最喜欢的格言。

今天的世界与卢卡奇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了,但我们仍然面临相似的问题。卢卡奇在序言中说:“列宁在其重病缠身的晚年就一直渴望解决如何能在无产阶级民主的基础上克服苏维埃共和国日益增长的、自发产生的官僚主义化问题”。主席晚年想要解决的是同样的问题,只是似乎不是在“民主的基础上”。但无论在什么基础上,以掌握真理自居而强行干预历史,其结局都是可预料的。用卢卡奇书中引罗莎•卢森堡以便批驳的话来说:“真正革命的工人运动所犯的错误,同一个最好的‘中央委员会’不犯错误相比,在历史上要有成果得多和有价值得多”。而当这样的“中央委员会”犯错时会如何,历史已作了说明。

卢卡奇独立的提出了物化概念,与马克思1844年手稿中的异化概念异曲同工。或如其所言:“人的异化是我们时代的关键问题”。这一问题是无论什么社会、什么主义都同样面对的,只是有不同的形式罢了。当人脱离了自然,走出了动物的和谐,异化就已如影随形。怎样创造出属于人的新的和谐,是一个历史的问题,也即“应当如何生活”这一问题。
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与阶级意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与阶级意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