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爱的简单的说得通的故事

Jungyee
2013-03-26 看过
作为一个粗浅的侦探小说爱好者,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对斯宾诺莎以及他的著作没有丝毫了解。不过一如你不需要了解棒球史才能看懂《交换泰德威廉姆斯的贼》一样,斯宾诺莎在这里只是个一个引子(事实上,连引子都算不上)--- 当然,我一开始是这样以为的。。。

无意中看到有人提到范达因的二十条。虽然句句在理,不过按这个标准评判,那现在美国电视网播放的各种侦探悬疑类题材剧目恐怕要集体躺枪。所以我觉得读者和作者不可能也不需要是平等的,如不然,很容易抹杀掉作者的创造性。毕竟,人家是小说家而不是刑侦记录片的编辑。

但是发挥创造力并不代表着就可以无拘无束。懒惰一点的读者譬如我,没有敏锐的智慧也没有充沛的精力去和作者斗智斗勇,但也绝对不喜欢一路被作者牵着鼻子走。毕竟,如果一切都随作者的意愿任其天马行空无中生有,在我眼里那不是推理小说,那叫玄幻。

推理小说家的工作有两个关键,一个是证据,一个是动机。把这两点解释得通了,对我这样的读者而言就是位尽职的、合格的推理小说家。坑只要不太大,忽悠只要能自圆其说,再雕琢一下细节,突出下人物个性,多产一些的作家就可以被陈列到大师殿堂了。而劳伦斯·布洛克毋庸置疑是大师中的大师,所以对处理这两项工作自然是游刃有余易如反掌。

比如事件的导火索---镍币的行踪:明明世间只有五枚而且只有一枚流通过,现在却多出一枚来而且那一枚还凭空消失引发连环血案这样的噱头,用原来是其中某位博物馆馆长掉包了真品这样的说法来解释听起来有点像马后炮。但是读者只要捕捉到作者提供的关于流通过的那枚硬币被收藏夹把玩儿过所以磨损得厉害,而伯尼一开始偷到的是崭新的硬币这样的信息,两者一串起来,就会满足地点头默认了。又比如几乎所有指认凶手的“证据”都是杰出而优雅的贼本人亲自安(栽)排(赃)的,但只要揪出犯人的逻辑完整合理,事先铺垫的线索也完美契合,再牵强无赖的指认方式也都可以被“嗨,人家本来就是贼嘛。”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而至于动机,开篇不久即由那位热爱斯宾诺莎的老人娓娓道来:贪婪虽然不能算是病,但也可以说是一种疯狂。

给你一个结冰的河,上面铺上可以觉察的岩石能让你不管河面下怎样的波涛暗涌都能一路摸索到对岸,这就是我热爱的故事。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研究斯宾诺莎的贼的更多书评

推荐研究斯宾诺莎的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