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我是在吹毛求疵吧

山客
2013-03-20 看过
《九州》本來就是玄幻小说,阅读过程中不应质疑太多,好好看下去就是了。但是唐缺写的偏偏是玄幻小说中的悬疑小说,这样,逻辑方面、情节推动就需要相对严谨了!阅读过程中,发现某些地方有疑点——就当我是在吹毛求疵吧,求各位读者指点一二:

一、官差适时地消失?
     故事刚开始时,淮安城死了二十多人,已经吸引了官方的关注,并且要求云州班不能离城。但为何班主死了之后,云州班就可以化整为零地散了呢?连班主都死了,不是更应该受到官方关注將整个云州班看管起来?

     很明显,官府此时进一步介入将会使故事更加复杂,或者说,作者设想中本来就不想让官府过多介入这整个故事当中。但是,该交待的还是要交待清楚的吧……

二、云州设定不清?
     在此书的设定中,云州各地是分开的一个个区域。在胡斯归提供的地图上,云州被描绘成一块块分散的区域——尽管它们在地理上应该是连在一起的,因为九州地图的设定上,云州是应该是一块完整的土地。

    与此同时,区域与区域之间只有一个小口连接。裂章是胡斯归的地盘,云灭与胡斯归试图从填阖区进入裂章区时,只能从唯一的入口,入口位于一座高山上一课茂盛的老松树阴面。——进入裂章只能从这里进!(174页:“不找到那唯一的一个点,整个区域几乎是完全封闭的。”)

    这本不是什么新鲜设定,暗黑破坏神里已经有这样的设定了,但是小说里沒有交待清楚的是,处于区域的边界的地方应当是怎样的?

    介绍云州地图时,胡斯归说,“人们正是根据秘术效果的界限来描绘那些地区的轮廓的”(158页),而且从这些区域的面积来看,并非就是云州的全部。那就是说,各区域所特有的秘术效果的界限之外应当还是有土地的,如果一直往界限以外走会怎样呢?

    另外,给云清越当作斥候用的迅雕,是可以不用通过“入口”就可以巡视云州各区域的。那么其实所谓的“唯一入口”其实并不唯一?如果想从填阖进入裂章,是不是应该有方位上、地理上的另一条路呢?

三、云灭中毒两天都不死?
    故事一开始(书中第10页)说,某位伙计因为杂货店未打烊就溜出去看云州班的演出,天擦黑才回来,所以杂货店老板很生气,一巴掌刮过去,伙计随即变成干尸死去(后来我们得知,这是胡斯归趁着观众观看演出时传播花粉)——也就是说花粉的毒素应该很快让人致死,白天吸入,天擦黑就死。

    故事的最后(第229页),云灭掉进了头颅之谷,“无数诡异迦蓝花……妖艳地绽放”,不仅如此,云灭大侠还“那些飘扬的花粉直往鼻子里钻,痒痒的”。
        
    在书的28页,胡斯归与白衣、青衣书生的对话中我们得知,迦蓝花是会“不停地散放出花粉,比你们见过的任何一种花都要多,都要密……有时候,甚至附近几十里的区域都会被它的花粉覆盖。”由此推断我们的云灭大侠他掉进了头颅之谷,肯定是大量地、长时间地吸入花粉。

    但是,神奇的是,云灭在大量、长时间吸入花粉之后,足足坚持了两天。“两天之后”,云灭才找到了海岸边准备出发的胡斯归,并且向其索要迦蓝花的解药。

    为什么杂货店伙计吸入了胡斯归放出的花粉,当晚就被毒死,但我们的云灭大侠,在迦蓝花的原产地头颅之谷在无数迦蓝花中吸入了大量花粉,却两天都不死呢?

    以上这些“疑点”都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这个悬疑故事的合理性。作者在情节设置时完全可以更精密、周到一点。

    另外我特别想吐槽一下,封面上那人物前面的一片白色是怎麼回事?那畸形的右手是怎么回事?

    《云之彼岸》给云州这片神秘的大陆添加了很多设定,这是此书的功劳;唐缺的文字,阅读起来还是挺流畅的,故事、人物也是很有趣——总而言之,虽然书中存在一些影响故事合理性的存疑之处,但还是一个还行的九州故事。

     番外篇写的很不错,方寸之间见功夫。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九州·云之彼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云之彼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