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游戏精神的中国人

sail
2013-03-12 看过
简·麦戈尼格尔真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啊。身为未来学家、数字游戏顶级设计师、TED大会的新锐演讲者,她完全生活在游戏之中。身边有这样一个家人、朋友或同事,试问你的生活又怎会乏味?

抢着做家务挣积分,洗碗、倒垃圾、洗衣服... 还得偷偷摸摸,把这些细碎的生活琐事搞到如此风生水起、赏心悦目,除了游戏精神,还有什么能做到呢?所以当《野蛮女友》里古灵精怪的女主和看似呆傻憨厚的男主终于修成正果时,你们看到了什么?无他,唯游戏精神。如果你认可这一点,你就能理解那看似“残忍”的捉弄与虐待所带来的快乐尴尬,让他们都乐在其中。

而我们中国人似乎更中意野蛮。好些个所谓“公主”、“女王”,让男人拎包陪逛街、洗衣做饭、洗锅刷碗、带孩子倒垃圾,除了振振有词地祭出“太太女友定律”、“新三从四德”、“新好男人标准”为“尚方宝剑”,想不出或不屑为此增加哪怕些许生活情趣。

拜托,少一些呆板刻板,多一些游戏精神!

要知道,游戏,将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媒介。它不同于报刊杂志、广播、电视这些传统媒介,不同于互联网这样的“新媒介”,甚至不同于以手机为代表的“第五媒体”。它将整合上述媒介并创造一个完全沉浸式的媒介环境,抹平虚拟与现实之间最后的鸿沟,它将是真正有关创造的媒介环境。作为未来我们将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你怎能不赶紧扔掉那些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文化偏见,发掘自己身上沉睡许久等待召唤的游戏精神?

在学术研究、工作项目和家庭生活的完美融合中,麦戈尼格尔已然深得游戏精神之精髓。她一语道破游戏与生活的共同归宿:幸福。她指出了一个我们明知却往往不愿承认的事实,在承受能力范围内,我们宁肯艰苦工作,也不愿无聊娱乐。而幸福也并非一种纯个人体验,它“完全和其他人交织在一起:家人、朋友、邻居……幸福既不是名词,也不是动词,而是一个连词,是结缔组织。” 因此游戏天然具有社会性,鼓励社会协作。

当我每每为书中所讲的游戏故事和美国人的游戏精神会心微笑时,又往往下意识地想,这如果是在中国又会怎样呢?作为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我们可以自诩为老玩家了,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玩儿过?但和美国人人人遵守规则公平游戏的非零和游戏不一样,我们的传统是非赢即输、赢家通吃的零和游戏,所以尔虞我诈、兔死狗烹的狗血故事见惯不惊。中国人真的不会合作,“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这一度是中国人留给老外的主要印象。早些年在CMM软件开发规范的争论中,中国的牛逼程序员跟印度的职高码农经常成为话题主角。而我们的新创企业在你死我活的竞争中,很难说学到了多少合作共赢的精神,相反倒是“前期壁垒”、“封闭花园”、“垄断”这些名词能让他们眼前一亮。

醒醒吧,这已经不是孤胆英雄和寡头经济的时代了,多一些游戏精神!

从维基百科的众包经济开始,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叫做社会参与经济的时代。社会参与带宽,才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内在奖励,而不是外在物质刺激,才是它的核心原动力。如果你不能点燃每个人心中的英雄之火,让它们汇成熊熊燃烧的火山,那么你并没多酷。

尽管麦戈尼格尔坦承社会参与游戏尚处于开发运行的初级阶段,离成熟为时尚远,我还是为美国人在此领域的步伐之快、探索之深而感到惊叹。平行实境游戏,维基式的众包协作游戏,甚至社会预测游戏。想想前段时间twitter预测美国总统大选的高准确率吧,大数据技术的成熟,社会参与经济的深入发展,不仅将使社会预测真正成为可能,还将改变少数大型机构对此的垄断,我们将共同创造并预测我们的历史。美国人再一次把世界其他地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我要向他们在探索人类文明的过程中表现出的执着与进取表示敬意。

在国内社会化平台中,最富有游戏精神的当属豆瓣网。我曾对其推出的“阿尔法城”游戏平台寄予了类似的希望,但目前看来“阿尔法城”基本上处于半休眠状态。从个人来说,我并不希望他们就此止步,而是调整步调,重装上阵。而对于豆瓣,与其说成为只有一盏聚光灯的喧闹舞台或集市,我宁愿它继续是孤独者的狂欢,在静谧中欢唱。
60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游戏改变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游戏改变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