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走进鄂温克氏族部落

H_麦色cute
2013-03-08 看过
《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以鄂温克民族最后一个女酋长自述的方式来展开故事的,文字时而平缓时而跌宕,半本书读下来,仿佛读到的是一个个关于死亡的故事,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部落的人一个个离去,每每读到意外发生之时,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让人害怕再有人逝去,但又却无力阻止,好似他们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寻了不同的走法去的。小说开头便以女酋长的口吻缓缓吐露出鄂温克人某个氏族几代人的兴衰起伏,以“清晨”、“正午”、“黄昏”、“半个月亮”四部曲娓娓道来最后一个游猎民族、以驯鹿为生的鄂温克族的氏族部落的一段历史,鄂温克人信仰的萨满教、信奉的“玛鲁”神、风葬的习俗、长居的希楞柱、生活离不开的水源、尊崇的火神都悉数流淌于文字之间。

鄂温克人是自由的,以游猎为生,整个山林都是他们的家,随拆随建的希楞柱可以透过尖顶的小孔瞧见夜晚的星空。以天为被地为床,是风和沙、雨和雪孕育出的民族。鄂温克人是心存信仰的,萨满在他们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能“起死回生”,鄂温克诗人维嘉曾为萨满写下的诗篇中提到“萨满是神与人交界的使者,当之不愧的终结者;对火的敬重,信奉火神,在鄂温克人眼里,火是不能熄灭的,何时何地,都会保留着永不熄灭的火种,维嘉也说“篝火,它在燃烧,燃烧着鄂温克永久的历史。它从远古时代升起,一直为鄂温克人的文化燃烧着灿烂。鄂温克人把它称为女神,因为她把她亲爱的火和热献给了人类”。鄂温克人是善良的,山林间的靠老宝,放着供过路人急需的食物或是用具;妮浩为救他人的孩子而舍去自己孩子的生命;政府开发山林时他们为伐木工人带路……鄂温克人是勇士,是猎手,是大自然的守护者,是山林的灵魂,是正在走向民族文明末端的失落族人。

1957年,林业工人进驻山林,伐木的声响从此从未间断,山林里的树木少了,寂静没了,氏族部落的迁徙也愈加频繁,苔藓逐渐消失了,驯鹿失去了习以为生的食物,猎物少了,打猎也愈加困难。政府出资为鄂温克氏族部落的人搭建了固定的房屋,建起学校,让鄂温克人走出山林,到城镇里居住生活,在文字中我读到一段话,“在上学的问题上,我和瓦罗加意见不一,他认为孩子应该到学堂里学习,而我认为孩子在山里认得各种植物动物,懂得与它们和睦相处,看得出风霜雨雪变幻的征兆,也是学习。我始终不能相信从书本上能学来一个光明的世界、幸福的世界。但瓦罗加却说有了知识的人,才会有眼界看到这世界的光明。可我觉得光明就在河流旁的岩石画上,在那一棵连着一棵的树木上,在花朵的露珠上,在希楞柱尖顶的星光上,在驯鹿的犄角上。如果这样的光明不是光明,什么又会是光明呢!”这段话看似平淡却字字震撼有力,冲撞着我的心脏。这与我当下的价值观是相符的,由衷地从内心向外散发的光芒才能真正抵达幸福和光明,生活的真谛不外乎是内心的踏实与平实,它与地位、名望、学识、生活方式无关,与自身的意愿有关,当然人的意愿有千万种,难免就会与前者提到的种种挂钩。鄂温克人是喜欢原有的生活方式的,城市里的束缚是不自在的,就如同给他们的双脚拷上了脚链,与他们内心而言,是身不自由心也不自由。故事的最后,走到了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激流乡的鄂温克人的猎枪上缴了,猎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驯鹿文化也逐渐消亡,多数鄂温克人因生活不快而酗酒,到最后离开家乡的离开,走的走,死的死,让人看了痛心疾首,这不是小说,这是真实存在的历史!2012年夏天,中国国家地理为十月《内蒙古专辑》特刊的筹备,组成了专家组穿越整个内蒙,在大兴安岭,他们见到了《额尔古纳河右岸》里的女主人公的原型——90高龄的使鹿鄂温克部落最后一任女酋长玛利亚`索,老人不愿离开激流乡到城镇里定居,正如小说开头里说到的“我不愿意睡在看不到星星的屋子里,我这辈子是伴着星星度过黑夜的。如果午夜梦醒时我望见的是漆黑的屋顶,我的眼睛会瞎的;我的驯鹿没有犯罪,我也不想看到它们蹲进‘监狱’。听不到那流水一样的鹿铃声,我一定会耳聋的;我的腿脚习惯了坑坑洼洼的山路,如果让我每天走在城镇平坦的小路上,它们一定会疲软得再也负载不起我的身躯,使我成为一个瘫子;我一直呼吸着山野清新的空气,如果让我去闻布苏的汽车放出的那些‘臭屁’,我一定就不会喘气了。我的身体是神灵给予的,我要在山里,把它还给神灵。”我想不只是女酋长,小说里的众多人物在鄂温克人中也能找到原型,譬如享有国际盛誉的鄂温克女画家柳芭,是因为喝酒后不小心倒在河中死去的,而小说里女主人公的外孙女伊莲娜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画家,而最后在一幅画了两年的画完成之后的那天,喝了许多酒的她,拿着画笔走向了贝尔茨河畔,氏族的人在河边找到了被洗刷得没有颜料痕迹的画笔,在下游找到了伊莲娜的尸体,兴许这不是巧合,兴许,伊莲娜就是柳芭,柳芭就是伊莲娜。

额尔古纳河的彼岸就是俄罗斯,右岸就是鄂温克人时代生活过的地方,我想再去多加探索与了解鄂温克民族的文化,终有一天启程去探寻那个失落文明的氏族部落的痕迹,触摸河边岩石上的画,躺在希楞柱里望望往尖顶孔内挤的几颗繁星,为火种添一道柴,亲吻鄂温克人踏过的林间土地……兴许有一天会选择留在那里,人生有的事,不可预料,我想我的乡愁又多了一份,在那遥远的北方,在那层林尽染的山林之中,在那地壳表面布满众多参差交错的曲流之间。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