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清谈一段历史

苦茶
2013-02-19 看过
长时间枯坐于书斋的人,当然希望有朋友能够来访,一壶清茶,漫谈一夕。过去,读过李怀宇的《访问历史》,主要是对大陆一些名家的访问,这次出版的《思想人》也是类似的题材,不过采访对象不大相同。记得李是南方系的记者,所以对岭南文化格外偏爱,所以这次结集的采访稿,大多数是岭南文化名流,当然也点缀一些北京学者陈平原——似乎也是广东人,上海学者吴中杰,剩下的大多都与香江有缘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岭南自从清季以来,就是思想文化的前沿,不用说康有为梁任公,就是后来的孙大炮也是广东人。所以,这本书开始就以余英时和金耀基谈辛亥革命开始,以梁文道周保松畅谈香港文化的前景为终,这样的布局,虽然是以访谈录为形式的书里,还是有章法可寻的。余英时先生谈的是晚清的改革,认为满清政府由于利益关系,所以不肯改革,所以革命才最终取得了主流。这是在谈论晚清,还是在讨论世事?想来,余英时先生是从陈寅恪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古典今典的写作方法,连访谈录中也会流露一二。
对于余先生的政治关怀,我读书的时候是知道一些的,这样的开篇预示着这本书的一些基本的基调。金耀基先生谈论的中国现代化问题,其实是上世纪百年来知识界共同思考的问题。但是,作为社会学家的金先生其实应该多读一些中国的历史,解读现代化的转型可能会有更好的材料。据李怀宇在自序中提到,余先生与金先生这两篇访谈录,是整本书的题旨所在。那么,改革与现代化真是这部书的主旨吗?
其后,香港的文化人媒体人的忧虑,大体上回答了这个问题。从老一代的文化人看来,香港的文化在没落,无论是从《明报月刊》的衰败,还是香港文学的小众化,都在暗示着东方明珠已经不再璀璨。那么,李怀宇对于这些伤感的文字与主题之间是如何处理的呢?是通过回忆,对于金庸办《明报》的回忆,蔡澜对于倪匡黄霑的回忆,对于高锟牟宗三的回忆,构成了这部书的核心所在。在我看来,李怀宇期望通过这些回忆,帮助人们认识到香港作为开风气之先,自由文化之地的描述,充分显示出香港在现代化过程中所迸发出来的活力与自由。
记得文章中,曾经提到过钱钟书先生对于回忆的评价,认为多是一些补充材料,而非具体的历史真相。据说,人到老年就非常喜欢回忆往昔,曾经的忧伤和不快早已消失,留下的都是美好的记忆。而李怀宇先生恰恰就充当了一回保留老人回忆留声机的工作。当然,这么说当然是不公平的,毕竟梁文道和周保松不仅有回忆,还有对于香港明天的展望,这就为明天留下了空间,使整部书不至于沦为保留昨天的回忆录。因此,私下说这部书不该叫《思想人》,而是应该叫做《留声机》可能更恰如其分一些。
2 有用
1 没用
思想人 思想人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思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