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刑 檀香刑 8.3分

又想起了《极刑》和《香水》

熊大茸
2013-02-19 看过
《极刑》属于卫斯理系列的作品,那割裂了行刑时的声音和图像,只是其中一样悲痛,就让人再也难以走出巨大压抑闷雷般难过的心境,即使是在撕心裂肺的难受之后。于是,死得不痛快,尤其是死成了一台“好看”的戏,席卷而来的难过正是人类共情本性的体现。
可是,有什么比行刑更加好看呢。赵甲的舅舅死得不好看不精彩,拉出囚车之后瘫软成了一团,所以人们不尽兴,连句“杀头不过碗大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都不会说,看客岂能过瘾。钱知县的胞弟死得好看但不够完美,与孙丙一样,没有配合着刽子手表演节奏嚎叫,于是缺了点什么。小虫子和那个被凌迟的妓女死成了一台人们看起来过瘾,无论是吐得过瘾还是惋惜得过瘾。所以,面对像大戏一样的极刑,人群是一种奇形怪状的状态,共情是人的本性,但人的本性似乎残忍占的比重更多。于是我毫不怀疑,虽然是小说里的情节,但也是对大众心理学结论的一种合理延伸,那些看上去严谨的结论认为大众其实愚蠢和残暴。
所以,每当行刑的场面出现的时候,情节被带入了诡秘,而且我想场景一定是脏脏的灰色里泛着青的色调,细节丰富又扭曲得难受。
而每当猫腔唱起的时候,人群咪呜咪呜的帮腔,那种迷幻的状态,让我想起《香水》的


...
显示全文
《极刑》属于卫斯理系列的作品,那割裂了行刑时的声音和图像,只是其中一样悲痛,就让人再也难以走出巨大压抑闷雷般难过的心境,即使是在撕心裂肺的难受之后。于是,死得不痛快,尤其是死成了一台“好看”的戏,席卷而来的难过正是人类共情本性的体现。
可是,有什么比行刑更加好看呢。赵甲的舅舅死得不好看不精彩,拉出囚车之后瘫软成了一团,所以人们不尽兴,连句“杀头不过碗大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都不会说,看客岂能过瘾。钱知县的胞弟死得好看但不够完美,与孙丙一样,没有配合着刽子手表演节奏嚎叫,于是缺了点什么。小虫子和那个被凌迟的妓女死成了一台人们看起来过瘾,无论是吐得过瘾还是惋惜得过瘾。所以,面对像大戏一样的极刑,人群是一种奇形怪状的状态,共情是人的本性,但人的本性似乎残忍占的比重更多。于是我毫不怀疑,虽然是小说里的情节,但也是对大众心理学结论的一种合理延伸,那些看上去严谨的结论认为大众其实愚蠢和残暴。
所以,每当行刑的场面出现的时候,情节被带入了诡秘,而且我想场景一定是脏脏的灰色里泛着青的色调,细节丰富又扭曲得难受。
而每当猫腔唱起的时候,人群咪呜咪呜的帮腔,那种迷幻的状态,让我想起《香水》的情节,那最后一滴体香香氛的液体,是所有调香师追求的极致,整个故事因它而变得邪恶也因他而变得陷入一场群体无意识的错乱,那,也是在刑场上。像不像那最后的猫腔,千百只猫叫咪呜咪呜,老猫大猫小猫公猫母猫地上的猫树上的猫响做一团,那时候人们的思维会飘向哪里。
戏演完了,一台浪漫主义的戏想必是不够唤醒大众的,什么时候醒来,那是后话。人群激动完了之后,就什么也不剩。那凄厉又飘飘悠悠的猫腔,倒在了戏台上,飘在了坟头上,现在又飘向哪里。
扯远了,回到这本书。这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三部分的划分和视角的转换以及时间的交错,最后描画出了整个情节,像织一张网,网眼里露出疏疏密密时紧时慢的猫腔。这种离解与拼贴里有白描难以表现的断面。
而说到语言的运用,我相信有根基的语言,才不是雨打的浮萍。那些俚语俗语,有些读来让我几近流泪,想起了小时候姥姥方言腔说出的那些话,而现在我记得的只有只言片语了。所以,写出来的文字像是没有底气的呻吟,和其他人的呻吟一样,自己丢掉了个性。而多少出版物里没有根基的向应制诗一样的文字,估计也是大同小异。对某个坐标有着足够的了解与迷恋,无论这个坐标是空间是时间还是其他概念里的,才能组织起足够有力度的文字。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檀香刑的更多书评

推荐檀香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