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在先,立论在后

菟湄
2013-02-07 看过
这本书在半年前看了一半,又搁下了。原因是里面的一些观点并不能立即让我信服,包括“二氧化碳的升高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原因”等。后从头再看时,觉得里面的观点还是合乎逻辑的,现且评说一番。

首先,我们很容易将这本书与布鲁斯•李普顿的《信念的力量》相对比——两本书都论及自然科学,而封面的颜色也类似。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信念的力量》立论在先,态度在后:李普顿先生先是满怀激情而耐心地介绍了生物学的前沿成果,再以此为据,阐述当今科学范式的误区及今后的研究方向;而《深埋的真相》则是态度在先,立论在后,我们的大脑还没填进新东西,就被反复要求先清空原有的东西。——当然我们需要考虑到两位作者的学术背景与写作意图,《信念的力量》被归类到自然科学,而《深埋的真相》则被归于社会科学,两本书的写作方向略有不同。但是,这种洗脑方式,确实显得不太自然,而无怪乎我第一次阅读时不能读完了。不过,这本书还是比《被禁止的科学》好,后者是光有愤青的态度,立论却是颠三倒四的。

这本书基于四个重要而显著的子观点:二氧化碳的升高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原因;人类历史是循环的而非线性的;关于人类进化的智能设计理论;战争是外在于人类本性的。而所有这些地理学的、历史学的、生物学的和人类学的观点,最后都指向一个立论:我们应该改变原来以科学主义为基础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一种与我们的祖先、历史、我们的同伴、这个自然以及我们自身联系得更紧密的角落去解释世界并实践。
然而每一个子观点并不是毫无瑕疵的。第一个观点:“二氧化碳的升高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原因。”作者从各个方面阐述,气候变暖是全球气温的规律性变化,与二氧化碳升高没有相关性。这样的论证是有力的,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作者没有对公众心中根深蒂固的温室气体论进行正面的驳斥,我们无法解释,在各个渠道听来的言之凿凿的“二氧化碳阻挡热量散发到外太空”的说法为什么是错误的。P61引用的俄罗斯天文学家阿卜杜萨马托夫的观点说“……温室气体……只是释放出了其吸收的热量。”仍然不到位。在这样的论证下,公众原有的观念破不了,也无法真正地接受作者的观点。

第二个观点:“人类历史是循环的而非线性的。”从作者所提供的已获得的资料来看,我们无非只发现了一次的史前文明,这种历史“循环”观从何而来?似乎是在作者的论证中偷偷滑进来的。我们又为什么遗忘了之前的文明?但是,根据作者对于“理论”的定义(P41),只要不被证伪的假设,都可以称为理论。所以我们也不妨大胆接受。但在这里,作者似乎夸大了上一次的文明对这次文明的前车之鉴的作用。例如,作者对“玛雅历法为什么在2012年结束一个大周期,而人类却没有面临末日”的解释非常模糊。一方面,作者假借祖先之口,认为“他们那个时代所经历的事情会在我们这个时代再一次发生”(P122),另一方面,又说即使这是地球史上的“第六次”周期危机,但这次危机更多由人类造成(P68-70)。这些导致我们无法确认作者在阐述这些观点时的主观性有多大。如果只要不被证伪就可以满嘴跑火车的话,这是否失去了科学本身的严谨和对人类的关怀呢?

第三个观点:关于人类进化的智能设计理论。我认为,智能设计理论和神创论不存在本质的区别,只是侧重点不同,神创论侧重于最初的动因,后者则着迷于设计过程的精妙而已。这不能成为人类起源的第三种理论。

另外,作者在第一章用较多的篇幅论证了尼安德特人不是我们的祖先。然而这个观点一早就已存在。就连在本身第8页的图中,尼安德特人也只是与智人在同一个祖先下的另一分支。英国韦尔斯的《世界史纲》(商务82年版)里曾举过一个例子:即使尼安德特人与智人狭路相逢(似乎他们的存在年代可以重合的话),智人也是不会看得上尼安德特人而与它交配的,因为两者已进化为不同的物种。(《世界史纲》是我豆蔻时节看的书,记得特别仔细)。

作者作为一位系统论的杂家,观点旁征博引,全书结构是缜密的,不过有些观点仍然希望得到更充分的解释,例如为什么基因突变理论不能解释人类的智能进化(这可参见《信念的力量》)。结合了人类理性与感性的“直觉”(书中称为“常识”)又将在未来(包括人类实践和哲学领域)发挥什么作用。不过,我仍期待这本书有更多的读者可以看到。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深埋的真相的更多书评

推荐深埋的真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