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

希曦
2013-02-05 看过
挑这本书来第一个说,是因为它是我真正看的第一本亦舒小说。所谓“真正的第一本”,是因为在十多岁看琼瑶岑凯伦的年代里其实已经看过几本亦舒,但是当时不明白,不曾在意,看过就忘了。后来,大概是二十来岁吧,在一个旧书摊上随手买了一本盗版小说,作者是什么“琼瑶心”,书名也是乱起的已经忘记了,内容就是《我的前半生》。当时看得十分惊艳,这到底是谁的小说,这么好?文字多么简练,警句句句是真理——当时没有网络,无法搜索查询,我只能一个书摊一个书摊的找,一本书一本书地找。找到的第二本是《喜宝》,作者是亦舒。
《我的前半生》是最标准的亦舒特色的小说:文字好,警句多,句句叫人感同身受,但是人物比较弱。第一人称的小说,主角自然是刻画细致的,所有心理活动都由她娓娓道来;但是其他的,涓生已经面目模糊;唐晶看似性格鲜明,其实只出了一个框架;瞿有道更是只有一个影子——仿佛一个理想丈夫的标准像,没有血肉没有细节。
可是文字真是好文字。那时候的亦舒应该是很敏锐,很多感悟,随手便放在小说里。有很多好的小细节。例如写唐晶多年来一直用“哉”,当打字员的时候就开始用。“成功的人一早就显露不凡,亦或每个人都有点特色,而成功以后这种特色便受人传颂?”——亦舒最好的,便是这种随手写来的警句感慨,恰到好处地夹在小说里,即便是情节不够曲折,人物不够丰满,单凭这些警句感慨,已叫读者共鸣,忽略其余不足。
我至今看小说先看文笔再看情节这个习惯,就是被亦舒养成的。

《我的前半生》的情节还是比较强的,起伏有致,一层层推进,就是结局太过理想化。也许励志小说总是要给人希望的。只是亦舒虽然给了子君一个瞿有道,可是并说不清瞿有道选择子君的理由。不过第一人称的小说就是这点好,左右是主角视角,其他人只要说对白作反应就可以,不必展现心理。子君不问,瞿有道便可以不必答——于是读者只能自我猜测,猜不出就只能归结为缘分:也许在瞿有道想结婚的时候子君正好出现。
皆大欢喜。

子君和瞿有道的交往写的很简略,这也是瞿有道面目模糊的原因之一。不过亦舒处理地好,“三五次约会之后,我肯定他没有见其他女子,非常窝心,便缓缓诉说心事”,简单几句,便简练过渡了。

姜太太说,“如果史医生的太太还嫁得掉,我应该没问题,是不是?”——这是倾城之恋里白流苏的二嫂。

子君说,“女人对娘家的痴心要适合而止。”——二十岁的时候不明白,后来便明白了。

子君听老陈诉苦,心中不耐烦,“史涓生下班后永不提及诊所的事,变心是他的权力,他仍是个上等的男人。”——我对上等男人的标准,大半来自亦舒,然而身在上海二十多年,一眼望去全是不达标的。
总算是离开了上海。

《我的前半生》中有一段话影响我至深:“我不姓赖,凡事都是我自己学艺不精:老公跑掉,是我自己学艺不精,与人无尤;家人瞧不起我,亦是我学艺不精,不讨人喜欢。”
从那时起我开始学习这种态度:万事不怨人,都是自己的错。不追究对方责任,因为没有意义。对于别人我没有办法去改变,能做的只是反省自己,改进自己。
遇到JP男,亦是我自己的错,因当初没有带眼识人。眼光差,活该付出代价。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