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记 昆虫记 8.6分

遗失的城堡

青岩
2013-02-05 看过
在乡下住了好多年,又性子孤僻,生性喜静,因此搬螃蟹、捉泥鳅、野火烤红薯、竹筒烧豌豆尖儿之类的事也就自我的童年里消失了。漫长的放学路上,花草树木都是良伴。各种各样的野花野草,藤蔓、叶子、嫩芽、花瓣、花蕊乃至花萼,平平常常的一片土地上,有着无尽的美丽、神奇和惊喜。往往一边寻摸着“奇花异草”一边给自己编故事,不知不觉间长长几里路就走到尽头,看到家里炊烟了。

对于昆虫,则生疏很多。最喜欢的是蜻蜓,乡下叫丁丁猫,最好是大红色那种,精致极了。很小的时候,阿婆骗我说丁丁猫要闭着眼睛才能捉到,到没傻乎乎地相信,因为我一直在琢磨闭着眼睛怎么完成这任务,不果,于是就安心看看就是了。蝉也还好,黄黑色的最大个嗓音也最明亮;有种小小的蝉也美丽,周身翠绿,翅膀尤其好看,衬得小小身段精灵一样;另有一种灰黑色,个头介于前两者之间,叫声很是聒噪,它们常常伏在榆树或白杨树上,最是好捉,但嫌它们难看,玩玩就放了。蝴蝶多是菜粉蝶,偶尔见到凤蝶也不是多好看的品种,也就不怎么去追逐。

除此之外的虫子们,一直是能有多远就避多远。不管是毛虫、菜青虫还是谷物里白白的米虫,一见就跳得老远,更别说其他各种张角长眼(身上花纹)的虫了,想来就手软脚软。记得有一年甘薯天蛾幼虫泛滥,地里的红薯叶全部被啃的只剩叶柄,路上也是虫子,那阵子上下学简直是煎熬,恨不得把双脚扛肩上走,但一想,这样不是意味着身上更多地方要去亲密接触,立马起了鸡皮疙瘩,皱着眉头心一横,表演杂技似的走过去。

 

初中高中大学,越来越少再走那路,不再面对形形色色虫子了,也很久不见蜻蜓与蝉,野花野草偶尔在校园草地上还能找到小部分,却也很久没再细细看过。

从早已不如象牙样珍贵少见的塔里出来,如水滴一样汇入生活的海洋。那条回家的路也就愈加地遥远和陌生。一年一次一晚。还记得幼年一个人在路上时的暖风夕阳绿树和炊烟,却远得如同隔世。

 

在一堆时间管理、财务管理、诗词歌赋、哲学历史的书中,偶然地看起《昆虫记》,才忽然想起那些年的日子。写一本书并不难,观察昆虫也不难,但是要这样充满兴味地关注各色昆虫,用细腻生动的笔触写下它们的外貌活动与生死,却难了。难的是感情的投入,是柔软好奇的心。他在昆虫的世界真正醉心,所以酿出的书才真正醉人。

然后,读着它的我才重新记起了前文种种。

每年快夏天的时候,总是想起幼年时,泥蜂在土墙进进出出繁忙的嗡嗡声,然后觉得现在的夏日少了些味道。

现在想来,是无意间遗失了一座城堡,那些嗡嗡蜂鸣是城堡的号角。

 

我希望还有人能听到那嗡嗡声,然后,抬起头看到五月明媚的阳光。

 

青岩

Feb.05.2013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昆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昆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