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有一枝荆棘---《荆棘鸟》

宙子
2013-02-04 看过
    我已无法用更加华美的辞藻来赞颂 《荆棘鸟》了,在悲怆中开始又在悲怆中结束的情感,竟是无比地令人心生安宁。
                                                                                 菲
   也许菲到死都只爱那个显赫的人,和他们的儿子,因为帕迪不过是被他父亲收买的,门户的遮羞布而已。可是就是帕迪,为菲遮住了几十年痛苦的光阴。矮小,丑陋,甚至面目可憎,就是在这皮囊下,是一颗热切的,善良的,忍辱负重的心。也许是中世纪女子的思想观念,也许是菲内心的愧疚,就算是她珍爱的儿子弗兰克骂帕迪是:“老色鬼”时,她还在可怜的辩解着,也许是为他们的畸形关系,也许是为帕迪。
    可她总是忧郁的啊。作者对她的笑容描写的是那么稀少又弥足珍贵。
    命运却总是不公的啊,她内心感激的帕迪,那块遮羞布,被雷火烧得面目全非,她最珍爱的儿子弗兰克被判终身监禁,就连获得她高贵品质的斯图也在和野猪的搏斗中死去。她最珍爱的人啊,在一瞬,都离她而去了。
    帕迪需要的,不是拉尔夫的亲吻,不是上帝的祝福,也许,仅仅是菲在他死后留下的眼泪吧。
    有些人,总是在失去过后,才会不自觉的为过去留下泪来,以遮掩自己苍白的自尊。
                                                                             梅吉
    老天,我该怎样说她呢?
    在作者的笔下,她是多么的灵巧又善解人意,离开弗兰克的痛苦在拉尔夫这里又获得了安慰。或许这是她面对拉尔夫的初衷。
    如果说弗兰克给她的是一种壮硕的,兄长的慈爱,那么拉尔夫给予她的,是温暖的,恋人般的珍爱。
    也许拉尔夫不知道,可是如此精明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在大主教面前,他说自己的无辜,其实心里早已对梅吉念念不忘了。他是如此聪明的人啊,在上帝和梅吉,在金钱和美色面前,他选择了前者,我想,这也是戴恩死去的伏笔吧。
     纵使是乖巧的梅吉,也会在弗兰克离开的时候,帕迪去世的时候,在月经来的时候, 不顾一切地奔到俊逸的拉尔夫的怀里,因为她不知道,这个怀抱,纵使对她敞开再久,他的双手,碰触的也只会是《圣经》和圣十字而已。
     卢克也不过是拉尔夫的幻想吧。
     梅吉不喜和他接吻的滑腻的触感,不喜他的粗暴,不喜她对孩子的冷漠,当年的拉尔夫对她是多么亲切啊,可是卢克却在他们新婚的那夜就为两人的未来上了一份保险,一把永远打不开的锁,所以他把自己锁在艰苦的甘蔗地里,把梅吉锁在产房的痛苦中,把拉尔夫锁在梅吉失贞的懊恼中。
     梅吉根本不会料到这些,她只是天真的想,只要有拉尔夫的影子就够了,不管被这个影子伤得多么疼痛。
     她好似在亲吻拉尔夫一般亲吻着这些伤口。回忆似盐粒般泼洒,终究会使伤口愈裂愈深,成为梅吉一生不得不面对的痛苦。也许在小岛上,她都已经想清楚了吧,又或是没有。
     为了拉尔夫,为了拉尔夫的孩子,她情愿和卢克度过痛苦的一夜,她会恳求对她没有什么感情的菲,可是上帝啊,会垂怜夺走他臣民的人吗?
     不会啊。于是戴恩在死去了。
     可是上帝会垂怜背叛他的臣子吗?
     不会啊。所以拉尔夫死去了。
     可他终还是心软了吧,被天主教的愚昧,才让拉尔夫在梅吉的怀中安寝。
     梅吉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吧,从幼时拉尔夫拥抱她的那一刻起。
                                                                               拉尔夫
     可以说他奸诈吗?可以说他愚昧吗?可以说他冷酷吗?
     这些他都有。
     因为他心中有上帝,而上帝有天主教。
     不管他承认不承认,拉尔夫从第一次和梅吉见面的那一刻起,他就爱上了这个人间精灵。但是他所没有预见的,是梅吉对他的爱,是多么的热切,如同喷薄的鲜血,鲜艳而又温暖,不断地,不断地浸湿着他骄傲的心房。
     可是造化弄人,他在玛丽的嫉妒中,接手了一万五千英镑 ,这笔钱,也是一根线,牵引着他不断地远离梅吉,待他回头的时候,千帆过去,物是人非,梅吉的童贞,梅吉为他珍藏的自己,早已向他人敞开。
      于是他又不得不继续往前走,在黑暗曲折的教堂中,踱步,踱步。
      在他和老谋深算的主教交谈的时候,在主教对他的试探面前,纵使拉尔夫觉得自己是可以游刃有余的,可是梅吉呢?只要他抛不开梅吉,主教就会看透他。至于为什么主教还会让拉尔夫不断地升位,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更为隐晦的情感,为自己,为他们。
      背负着十字的拉尔夫,沉沦于对梅吉欲念的同时,仍然不断地使自己早已归属梅吉的心保持清醒,再清醒有什么用呢?越是清醒,越是能清晰的感受到梅吉热烈的爱,以及内心的痛苦。
      爱得,爱不到,缠绵,不能相守。
      他深爱的梅吉,在一次次的伤害中成熟,而他的地位,也在一次次的思念中不断升高。
     当他成为红衣主教的时候,在他和梅吉最后一次缠绵之后,他不会想到梅吉会保留他们孩子,因为她根本没有意识到梅吉被菲和她年幼的弟弟的影响是多么的深刻。
     于是在梅吉将戴恩委托给他的时候,因为是梅吉的孩子,因为他爱着梅吉,爱屋及乌地,他把戴恩保全地极好,上帝怎么能容许自己的臣子和他的恶果共同存活呢?
     戴恩的死是必然的。
     即使他自小就那么地忠于上帝,可惜他身上流淌的是背叛者的血,背叛上帝的人,却是最敬重上帝的人,上帝把他的敬重者带走,是为了让戴恩在他身边,还是为了让戴恩赎罪?
      拉尔夫总还是有所得的,在梅吉的怀中,在自己爱人的注视下,失去自己的生命,落叶归根,梅吉就是他的根。
                                                                             最后
      读到最后,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断背山》,我想起两件缝在一起的衬衫。他们的爱情,背离道德,拉尔夫和梅吉的爱情,背离神谕。
       同样都是爱情啊。
       上帝却总让他们分别。
      幸运的是:帕迪死了,菲爱着,拉尔夫死了,梅吉爱着,戴恩死了,朱丝婷爱着。活着的人相爱,死去的人长眠。
       因为他们懂得,总是痛苦,也要把荆棘扎进胸膛,让他们的爱在悲怆和疼痛中,再次喷涌出鲜血来!
4 有用
0 没用
荆棘鸟 荆棘鸟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荆棘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荆棘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