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定柔独特的爱情观

阿申申
2013-02-04 看过
年底前看了很多电影,回顾看后观感,影评有增,但书评却基本从建账号起就不太写。但又特爱看评论,心想着写一点吧,脑海中就首先不是别的什么更有趣更天南海北上天入地的书,例如理性得可怕的《上帝与新物理学》,伊藤润二不画恐怖突然跑去画政治的《忧国的拉斯普金》,而是这本已经看完几年的《沥川往事》。
当年还得到过施定柔的签名,一张写着“书缘长久”的书签,字体漂亮,她从小一定有特别练过,且一直注意保持,才可以写出这种舒舒展展、一笔一划分明的字体。我曾想过守候在她身边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可能很多粉丝认为,应该有大部分她笔下男子的影子,因为她笔下男子很容易看出是同一种类型。然而我却觉得不是这样,也许这些男主角,比如王沥川有现实中人的影子,但参考应该不多。施定柔在描述这些男子的形式上,身体基本都残缺,意识形态也基本一致,多在身份背景上有区别,这的确容易让人以为这是某种男性情结。情结有先天和后天之分,如果认为王沥川是施定柔的后天情结,也就是身边男性的投射,那么试问,你们见过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典型吗?实际以沥川为代表的施定柔笔下男主,之所以让诸多粉丝心动,正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找不到这样的男性,这属于先天的情结。就像要保护纯真不受侵扰,就越要与世隔绝一样,先天的情结也需要隔离现实的参照,才能最完整的呈现——施定柔的完美男主角。施定柔才将之创造为有残缺,这样不仅让她的男主角给读者留下独特的外表印象,让本将在人物外表上花费的大量笔墨转移到人物意识形态上,达到施定柔“精神美才是真的美”的书写宗旨,同时,也可以将完美暂时盖上残疾的假象,拖入人间,让凡人得以染指。
王沥川是施定柔笔下最具典型的男主角代表。为什么说是最典型呢?纵观施定柔的书,前有三迷系列,后有结爱和彩虹重力,三迷是古装,后面的基本是现代,《沥川往事》就写在三迷之后,是作为承接施定柔古装到现代写作的一个转变,这样的关键地位,施定柔必然需要大量可靠的素材,而那些素材,最好来源途径就是现实,以及孕育已久的脑海。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加头脑的全面思考,就像人生第一次赶考,往往就是发挥得最真实的一次。王沥川的出世就是施定柔最袒露的一次精神世界展露。当施定柔写顺了现代,她就会将精神世界平均分配合理利用到每一批男主角身上,而只有王沥川,是她最朴质最完整的一次展露,这是我的大胆猜测。
顺着想下去,解构王沥川的不接地气的完美,就是结构施定柔的内心世界。完整的人类同时拥有男性精神面和女性精神面,沥川便是施定柔的男性精神面。完美是应对于女性精神面的完美,小秋应对于施定柔的女性精神面,施定柔本身是女性,就能说明小秋为什么比沥川更接地气,而为了应对于小秋的王沥川就几乎包揽完小秋所不能,于是小秋有多高的潜力,王沥川才会有多世间难找。
王沥川是完全为了填补女性心理空缺而存在,即便他身体残疾,也是由于现代女性已经发展到不需要依赖男性生产劳动的历史地步了,书封面上就有一句应证这个结论的话:爱情总是干渴的,除非你也能遇到一个叫沥川的男人。这句话的多少意味着,现代女性以为自己的心理空缺是来自身边缺乏一位照顾自己的男性伴侣,那么多少是填补不了这份空缺的,只有当她意识到这份渴望,是来自心理层面的圆满渴望。
女性观众看爱情典籍,无非是在寻找合乎自己的男性精神面,在这里,你将遇见一个叫沥川的男人,他由于创作他的作者的精神高度,他能点醒所有还处于苦苦追寻真爱的女性,他能以精准的姿态,击中你们潜伏的男性精神面,也就是俗称的梦中情人。
现代女性的梦中情人到底是怎样的?
首先,他不再需要具有侵略性。英俊的男人,特别是高大健壮的英俊男人,现在女人有多少会第一时间看到就扑上去的?也许有念头,但女人的保护性本能,会阻止这种行为。这种保护性本能在现在发展得越演愈烈,看电视和小说有多少这样的男人变成负心汉和炮灰就知道了。按照施定柔对沥川的描写,如果他不缺一条腿,那么他也会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正是由于缺了一条腿,于是女人包括诸多我等弱柳扶风派猥琐女人,第一时间干了一件事:卸下防备。而且卸得忒干净,只差匍匐着上去拿舌头舔舔这个可怜宝宝。相对而言,这样的男人就容易被“女上”,这导致看整本书的ML情节,我都觉得性趣不大,还不如他教诲女主角谢小秋人生道理来得有性趣。
其次,懂得体贴女人的凹凸。女人有苦有难有虚荣有需求有阴晴圆缺,这样的凹凸只有女人最清楚,而深谙此道的男人,要么是花丛高手,要么就是窜了线。很显然王沥川是少数地窜了线男人,而且这种窜线能力达到了天赋异禀无师自通的地步,情商异常高,还懂理科,文能陪女主角赏花伴月答遍天文地理,武能打跑保安千里追妻,可谓无一不通,既有不通,也能触类旁通。冯唐这样的男人,长着蒙古爷们的外表,无意间懂了捉笔写字,于是他撒个娇就达到荷尔蒙熏晕花丛的效果,事半功倍,而王沥川,无需撒娇只需一句谈话对象明确的问候,那就已经是事半功倍倍倍。单从护舒宝角度象形理解,这叫无侧漏无限渗透无限熨帖。
三,具有精神引导性。有第一第二两种属性之后,任何拥有这么一个男主角的小说,都会成为一本泣鬼神之作,但女观众看完的同时,会捶胸顿足,怎么又死性不改栽在意淫货的手里。其实这类反悔的女观众不为别的,就为吃不到天鹅肉还被提高了消费观,下半生不容易产生停泊感。沥川与这种害人不浅的男主角的区别是有区别的,他将女性对男性的期待,返回到了女性自身身上。他虽然体贴,但要求女主角小秋拥有独立人格,严格时候,如同守着女儿做作业的老爹,孜孜不倦哺育女主角的自我成长。关键时刻,他头也不回一去多年,将女主角的感受与即将的遭遇漠然置之,让她去承受,让她去成长,让她在熊熊火炉里面锻造。即便这辈子不能在一起,但他也对得起让小秋遇见他,而对于生死未卜的自己,那是自己的事,不必女主角来承担,世事明辨如此,亦师亦父。soulmate,对于柔弱的女人来说,遇见这样的人就是救赎,人格有了异性世界的填补,那将走上一条永不被抛弃的道路。soulmate这个概念在《彩虹的重力》里面体现得最好,在它还在晋江连载的时候,我留言“一直不知道施大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男主角,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贫穷不是难事,只要你不平庸”,施大给我加了精。
这三点与其说是王沥川的完美,不如说是施定柔精神世界的男性完美,正因为她本身作为一个男女精神面高度完善的人,才能以自己女性本体,去建造出这样与之深刻契合的男体。男性代表理智,女性代表情感,小秋对沥川的从不停歇的寻觅,让我感慨施大本人即是一个用情至深不肯将就的人。现在流行的小说里面,我常常遇见一个状况:一些作者老爱用一些旁枝细节的配角,去引出主角的故事,而这些配角引出主线之后,就再没有存在的价值感,众生不平等,必定是心理有缺失,这样透露出这个故事的涵义就像是:一个被动的人等待别人的施舍好完成自己的人生。而《沥川往事》至始至终,配角都没有进入主线,我眼前就好像展开了这么一个画面:本来女主角是做好独善其身准备,为自己人生铺开最全面的可能性,也就是成长起了自己的男性面,于是她才得到soulmate的男主角,是有她的完备灵魂资格在先,所以才有后面的际遇,这样即便《沥川往事》是悲剧,那么女主角本人也不是悲剧,因为没有男主角,她也能按照自己方式活下去,在世间留下自己的痕迹,而不将人生与平庸交叠。而男女主角在了一起,正因为彼此灵魂完备,就可看似依赖又相互独立——这是真正的soulmate相处方式。

这书的畅快自然让我无法诟病,即便有逻辑错误,但在精神上它已达到爱情小说的最高层次,所以我也始终无法认同其他人对这书“男女主角莫名其妙就在一起”的论断,精神赫兹不在一个频道吧。
93 有用
7 没用
沥川往事 沥川往事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沥川往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沥川往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