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

天乙贵人·英豪
2013-02-04 看过
老早之前看的南先生的这本书,过年了,一个人过,于是,有闲心再重读此书。现在看与之前的感觉大不一样。记得初读此书,甚觉震撼,对南先生崇拜不已。不过,这次看,感觉淡了很多。同时,也发现了此书的局限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言之不尽,比如说南先生谈到了卦序,谈到了方圆图,并一再说,这是自己的发明,原创,但是,言之不详,对于卦序的问题,最终还是留了一个问号,对于方圆图,到底也没讲清楚如何用(我想,这也有情可原,因为,这本书是根据讲课录音编写的,不是原著,南先生如是要写这样的书,那一定比现在看到的详细得多)。如此类问题,书中很多。另一个,也发现,南先生对于64卦的卦辞,研究不深,或者说是不得其要。(这也有情可原,因为,南先生自己都说,易经,玩一玩就行了,不要太深了,容易陷进去。就我自己而言,没接触佛学之前,觉得易经了不起,值得一辈子好好研究,可接触了佛学之后,一比较,就发现,易经相较佛学来说,层次还是低了点。所以,现在也只是玩玩,不会太深入。南先生更深的是在佛学方面的造诣,因此,他在易经方面不甚深入也是可理解的。)

但是,这样说,并不是否定南先生,必须说,南先生与弘一法师,及虚云老和尚一起,都是我最崇敬的人,是我心中的老师。如果一个初学易的人问我看什么书好,我一定是推荐南先生的书与曾仕强先生的书,他们二人,国学功底深厚,随便扯扯,我们后学从中都有收获。而南先生,做学问是很严谨的,不虚夸,这也是值得称赞的地方。

但是,就如南先生书中自己的一段话:

“研究《易经》,应该发挥每人自己的智慧,做学问是很难的,我今日认为对的意见,到明天有了新的发现,说不定又把头一天自己的意见推翻了,所以我所讲的,只是提供大家做一个参考,告诉大家一个研究《易经》的方法而已,千万不要过分相信,有时候连对古人都要怀疑,可是怀疑归怀疑,印证又是另一回事,不可因有一点怀疑,就作全盘的推翻,这就太狂妄了。”

我最初学易,如南先生一样,对于易经的各个方面都想研究,什么子平术,梅花易数,但是,后来发现,易经博大精深,太大了,这样玩的话,穷其一生,恐怕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已,于是,把精力就全放在了64卦的注解上,其余的基本放弃了。因此,在64卦的注解上,略有心得,再来看南先生的注解,就发现有问题。所以,当我说南先生的注解有问题时,恐怕也不能叫狂妄。

但是,我并不想专门写些文字指出南先生的局限或错误。但是,我有看一本书就写点东西的习惯,不写点什么,好象是白看了似的。于是,就自己定了个题目《易经中的比喻与象征》。易经中的彖辞、象辞,都只是比喻而已,但是,自古以来,很多的大家,在解经时,都忽略了这一点,在辞句上打转,而看不到内在含义的联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打算是写成论文的,不过,一搜,原来,已经有人写了相关的论文了(杨万里的《论周易中的隐喻思维模式》,写得很好)。于是,我想打个擦边球,仍谈这个话题,而以具体的卦为例。论文不论文无所谓,算是总结一点自己的心得体会吧。


在我准备写的过程中,见到李光第在《周易折中》中写在屯卦后的一段话:

“卦者时也,爻者位也,此圣经之明文,而历代诸儒所据以为说者,不可易也。然沿袭之久,每局于见之拘,遂流为说之误。何则?其所曰为时者,一时也;其所指为位者,一时之位也。如《屯》则定为多难之世,而凡卦之六位,皆处于斯世,而有事于屯者也。夫是以二为初所阻,五为初所逼,遂使一卦六爻,止为一时之用,而其说亦多驳杂而不概于理,此谈经之敝也。盖易卦之所谓时者,人人有之,如《屯》则士有士之《屯》,穷居未达者是也。君臣有君臣之《屯》,志未就、功未成者是也。甚而庶民商贾之贱,其不逢年而钝于市者,皆《屯》也。圣人系辞,可以包天下万世之无穷,岂为一时一事设哉?苟达此义,则初自为初之《屯》,德可以有为而时未至也。二自为二之《屯》,道可以有合而时宜待也。五自为五之《屯》,泽未可以远施,则为之宜以渐也。其余三爻,义皆仿是。盖同在《屯》卦,则皆有《屯》象。异其所处之位,则各有处屯之理。中间以承乘比应取义者,亦虚象尔。故二之乘刚但取多难之象,初不指初之为侯也。五之屯膏,但取未通之象,亦不因初之为侯也。今日二为初阻,五为初逼,则初乃卦之大梗,而《易》为衰世之书,岂圣人意哉?六十四卦之理,皆当以此例观之,庶乎辞无窒碍而义可得矣。”

在64卦注解的书中,最值得一看的,也就是李光第的《周易折中》,如书名,真的很折中,书中采纳了各家之言,同时,也有作者自己的看法。虽然也有不足之处,但是,在注解类的书中,这本书是很靠谱的了。而上面这段话,也写得甚好。使我打消了原本要写的东西的念头。

《系辞下》有段话讲得很好:

“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

这段话,写出了《周易》卦辞的依据,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卦辞只是比喻与象征,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才真能得易经之要。这就如弗洛伊德的解梦,梦境好象看起来很无厘头,但梦都是比喻与象征,其背后是有隐义的,能否看到这层隐义,就看能否发现比喻与隐义间的联系规律了。老子说,道是不可说的,没办法才取了那样的名,打了那样的比方,佛说,佛法不可说不可说,但有言说,皆无实义,但为了让人明法,又不能不说。有个一指禅的故事,一个人用手指指向月亮,如果你说那手指即月亮,那肯定是错了,而能透过手指看到月亮,才真正看到了本质。

对于屯卦的注解,南先生认为“不字”的字当作孕讲,“十年不字”意思是“十年以后才怀孕”,其实,古人哪那么容易写错字,“不字”的字,是出嫁的意思,有个成语“待字闺中”,就是待在闺房里等着出嫁的意思,而不是怀孕。“乘马班如”,班字,两边为玉,中间为刀,原意是以刀割玉,引申为分开、离群,乘马班如,也就是骑着马散乱的样子,但南先生解读为“骑马都带领了一批马队,阔气得很”。

易经的解读,很象佛学里的禅,只在意会,悟道了,怎样说都行,没悟道,怎样说都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英豪注解64卦 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6364734/

23 有用
0 没用
易经杂说 易经杂说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易经杂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经杂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