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孟明译《保罗·策兰诗选》摘抄

[已注销]
2013-01-27 看过
《保罗·策兰诗选》
孟明译




母亲

母亲,悄悄驱邪,就在一旁,
她用暮色朦胧的手指触摸我们,
她使林中空地更舒适,就像为了一群
在呼吸中嗅到晨风气息的狍子。

我们机灵地走进生命之圈,
她应该在那里,像个死神给人消灾,
为我们拖延夜色,还不时
加快我们的旅程,当暴风雨来临。

我们上路了,黎明的石头人,
当她哈气,前面出现一道门
而我们也要在等待中借来很多泪,

她所给予的,我们带在身边……
心惊时,她会默默在后面张望,
是否我们在外人面前露出了伤。

(选自《早期诗歌》)



夜曲

别睡觉。得留神。
白杨树以踏歌的脚步
和军队一起行进。
池塘全是你的血。

绿色骨骼在里面跳舞。
有一个甚至撕碎了浮云:
剥蚀,残缺,光滑,
你的梦被长矛刺出了血。

世界是一匹阵痛的兽,
光秃秃爬行在月夜下。
上帝是它的嚎叫。我
害怕,并感到寒冷。

(选自《早期诗歌》)





下雪了,妈妈,雪落在乌克兰:
救世主的光环是万千颗粒的愁苦。
在这里,我的泪水够不到你。
往日的招手只留下那默默傲世的一别……

我们就要死去,棚屋你何不眠?
这风,也像被驱赶者那样逃散……
是他们吗,那些在炉渣中冰凉的人——
心旌飘飘,臂是烛台?

我在黑暗中依然故我:
柔能解愁,刚则断肠?
我的星辰中有一架洪亮的竖琴,
琴弦生风,直到根根扯断……

弦上偶尔悬着一朵时光玫瑰。
正在熄灭。一朵。永远的一朵……
那会是什么呢,妈妈:成长还是创伤——
是否我也陷进了乌克兰的积雪?

(选自《早期诗歌》)



致诗琴

桃花之光踌躇了,
很快又围着你双颊嬉戏,
好让我镜子发抖——
我在,故我心忧。

信使捎来明亮的石头,
月亮从银色山谷扒土而出:
你天鹅般的眼睛没人理睬——
我知,故我等待。

当那人穿着青衣到来,
你会给他戴上戒指,
还给他披上你的穷人绸缎——

我看见,故我歌唱。

(选自《早期诗歌》)



花贼

这些小灌木啊携带着红白
秘密,向你黯淡的心头袭来。
让我贴着你的脸,你热呼呼的脸,
与瑞香的香气一起逗留。

那毅然照亮你血的东西,
有人说,是一种毒汁赋予了它灵魂。
莫非它来自一闪念,一道滋润的微光,
改变了你并超越了我?

你的世界在敞开的窗口变化。
那些小花悄悄对你说出指令。
于是可以长留,我心从你那里得来的
你灵魂南方一种浓郁的香。

(选自《早期诗歌》)



雨中丁香

妹妹,下雨了:天空的
回忆提纯了它的苦味。
丁香,寂寞地开在时间的气味面前,
湿淋淋地寻找那两个人,他们曾经相拥着
从敞开的窗口朝花园张望。

我的呼唤拨亮了风雨灯。

我的影子丛生,长得比窗格子还高,
我的灵魂是那绵绵细雨。
你,黑暗之人,是否在暴风雨中懊悔
我偷了你那枝罕见的丁香?

(选自《骨灰瓮之沙》)



黑雪花

落雪了,没有光。一个月亮,
或者两个,已经爬上来,自从秋天披着僧人的衣袍
给我也捎来音信,乌克兰山野的一片叶:

“想想,这里也是冬天了,千百次
降临,在这大河奔流的地方:
雅各的天血,被斧头祝福……
哦,冰透出非人世的红——将军过河
率队伍进入昏暗的太阳……孩子,喏,一块头巾,
把我蒙起来,当头盔闪亮,
当泛红的土地崩裂,当你祖先的遗骨
雪一样四溅,铁蹄下声声欲断
那‘雪松之歌’……
一块头巾,一块小小的头巾,让我保留,
你还刚刚学会流泪,让我身边保留
天地的一角,我的儿,这世界不会为你的孩子变绿!”

妈妈,秋天流着血离去,雪已灼痛我:
我寻找我的心,让它流泪,找到了,那气息,哦夏天的,
跟你一样。
泪水涌上来。我编织了这块小头巾。

(选自《骨灰瓮之沙》)



岁月从你到我

在我流泪时,你头发又扬波。以你眼睛那片蓝
你为我们的爱摆下餐桌:一张床,在夏秋之间。
我俩对酌,不是我,不是你,也不是哪位第三者酿造的:
我们呷饮一杯空洞和残余。

我们照着深海的镜子,更快地把酒菜夹给对方:
夜就是夜,它和黎明一起降临,
把我安顿在你身边。

(选自《罂粟与记忆》



我孤独一人,把灰烬之花
插入盛满成年之暗的瓶。姐妹嘴,
你说出一个词,在窗前不肯离去,
而昔日的梦悄然爬上我身。

我站在落花时节的花中
把树脂留给一只迟来的鸟:
它红色的生命羽上带着雪花,
嘴里衔着冰的谷粒,从夏天飞来。

(选自《罂粟与记忆》



永恒

夜树的皮,天生锈蚀的刀子
在悄悄向你诉说名字、时间和心灵。
一个词,睡着了,当我们倾听,
它又钻到树叶下面:
这个秋天将意味深长,
那只拾得它的手,更加口齿伶俐,
嘴新鲜如遗忘的罂粟,已在亲吻它。

(选自《罂粟与记忆》



田野

永远那一棵,白杨树
在思想的边缘。
永远那根手指,立在
田埂边。

前面远远
黄昏中的田垄已经动摇了。
但见云朵:
飘过。

永远这只眼。
永远这只眼,遇见
沉沦姊妹的音容
你就抬起它的眼睑。
永远这只眼。
永远这只眼,目光吐丝
缠住那一棵,白杨树。

(选自《从门槛到门槛》)



站立,在空中
伤痛之碑的阴影里。

站着不为谁也不为了什么。
不可辨认,
只为你
自己。

就凭,这里面拥有空间的一切,
甚至,
无需言语。

(选自《换气》)



写出的掏空了
道出的,海一样绿,
在港湾里燃烧,

在这
化成流水的名字里
鼠海豚跃上来,

在这永恒了的“无处”,此地,
在这过于喧闹的钟声
的记忆里——究竟何处?,


在这
阴影的四方里
大声喘气,谁
在它下面
忽闪,忽闪,忽闪?

(选自《换气》)



谁站到你这边?
那块形状像百灵鸟的
石头,来自休耕地。
没有声音,只有死亡之光
在托着它。

高处
旋风
骤起,比你们
更猛烈。

(选自《光明之迫》)



与深巷交谈
谈对过的人,
谈他
流寓在外的
意义——

咀嚼
这块面包,用
文字的牙齿。

(选自《雪之都》)



小小梦根,留我在此,
血冲刷下来,
什么也看不清了,
死亡的占有,
 
你额头隆起吧,
为了一种言说行于大地,
出自热情,来自
眼力,哪怕
此时,你用盲叶把我拾走,
哪怕
此刻,
你那么准确地
把我召去。

(选自《时间山园》)



于是沉重,
重得像你
现在对着岁月叙说的
与我共在之此在。

于是沉重,轻飘的你,于是沉重。

重得像“这里”
和“外面”在第二次
黑暗—缠绵的
过程中。

三次,再来一个三次
永远和你在一起。

沉重,于是沉重复沉重。
永不装着
一颗伪装的心。

(选自《散诗与遗稿》)



没有胜利,你和我生活,
小小的
而且背着重负。

只有在外面,那里
我们的灵魂还站立着,在非家园之上,它
在歌唱。歌唱
在走到
我们身边来的人的反光里。

无论浮云,无论星星:我们
都不仰望。

归来吧,走近一点:
因为那风不会两次吹过
我们
敞开的家园。

(选自《散诗与遗稿》)



10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保罗·策兰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保罗·策兰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