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和道德的殊死搏斗

生活在别处
2013-01-25 看过
       这本小说一如既往延续了王尔德的风格,情节离奇夸张,浓厚的幻想主义色彩,但同时作为一部童话小说,它却不落窠臼,在美的极致追求中饱涵了对美终将枯萎的矛盾心态,使得作者的文风既唯美又渗透着阴郁的哥特式美感。
    追溯到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也就是王尔德身处的年代,当时社会出现了新旧观念交替的现象,资本主义达到了新的高潮,社会各阶层大兴工业,实利主义应运而生。而王尔德——一个对美有纯粹追求的人,怎么能容忍艺术中参和着杂质和功利?为此他坚决倡导“为艺术而艺术”,并且宣扬艺术的无用性。
    这一点,从翻开书的第一页,读起小说的第一段就能深刻感受到。王尔德慷慨邀请读者随他来到一个精致,浪漫,事无巨细的上流社会,无论是从建筑还是服装都折射出当时贵族奢侈浮华的生活做派。在描写外部的环境上,文中经常可以看到“蜜般的金莲花,浓郁的玫瑰香气,紫丁花……”等用花来象征的客体环境,表现出外部幻像的绝妙绽放,反衬人物内在不可调和的悲剧性。
    主人公道林格雷,是人类外表中的佼佼者,他犹如希腊少年一般健美,纯净,迷人。他惊人的美貌最初是被画家霍华德发现,随后被他绘制成冠绝千古的画像。道林顺理成章成为霍华德的专属模特。值得一提的是,小说中霍华德对道林的崇拜之情偶尔剑走偏锋,流露出一种同性之间的暧昧情愫。这也呼应了王尔德对美学的观念,忽视性别的界限并勇于挑战传统价值观。
    画像完成后,道林为自己传世的美貌震惊,一旁的亨利勋爵又对他极尽鼓吹“享乐主义”,促使单纯的道林惊恐韶华易逝,为美貌难久感到痛苦,他许愿希望那幅肖像能代替自己承担岁月和心灵的负担,而让他自己永远保持青春貌美。他的这个想入非非的愿望后来却莫名其妙地实现了。
    故事发展到了这里一步步迎向高潮,道林受了亨利勋爵的蛊惑,他开始相信人生短暂,更应该抓住生命里的瞬间。他要以感觉医治灵魂,以灵魂医治感官。对于那些充满诱惑和罪孽的活动,他深信摆脱他们的唯一途径便是屈服。于是,他的本性就像花朵那样生长着,开出了火红的花朵。他的灵魂已经从隐秘的藏身之处蹑手蹑脚爬出来,欲望则前去迎接它。
    如此看来,可以永远年轻美丽的道林有了享乐的资本,最后为何会指向悲剧性的结局呢?王尔德在书中已经给出答案“我们所有人都会因上帝所给予我们的东西而遭殃,损失惨烈”。我们知道美在现实中无法长存,而王尔德却在虚构的情节中给了它永恒的机会,但是谁挑衅了自然,谁就得在自己身上体验自然的瓦解。
    表面上,王尔德不露痕迹的游走在道林,霍华德和亨利三人间,他的笔触就像法官之手凌驾一切,审判了三人并给了他们应有的结局。尽管作者非常狡黠,但如果我们仔细捕捉,就会惊奇的发现三人身上都残留着作者自己的影子。用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解释,道林就像王尔德内心的原始冲动,过分的抑制灵魂就会生病,所以他要拼命的寻欢作乐,按照快乐原则行事,一味追求满足,即便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这象征着“本我”;亨利是一系列悲剧的导火索和纵火犯,他将道林当做试验品,他那些玩世不恭的有毒理论只是在无的放矢,谁知竟然击中了目标,更何况,亨利从不自己实践理论,他是一个理智的懦夫罢了,他象征着“自我”;而霍华德作为一名艺术家,他追求的是柏拉图式的美,有强烈道德感的他力劝道林以期改变他,可是最终象征“超我”的霍华德被道林残忍杀害,最终“本我”占据了上风。
    “每一幅以感觉画出的画像都是艺术家的画像而非模特儿的。模特儿只是一个诱因,一个意外。”同理,这部以感觉书写的作品不小心暴露了王尔德的灵魂。通过这本书,我认识到他不仅仅是才华横溢、机智过人、格调高雅,我还能感受到他极其矛盾的人格。他懂得“构成人的真正形而上活动的是艺术,而不是道德。”所以美和爱有时候站在道德的对立面,如何平衡这些关系一定深深困扰着他。联系到现实,他的性取向受到传统观念的抨击,最终被社会鄙弃客死他乡。他的一生挣扎在美和道德的搏斗中,是一位生不逢时的天才。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道连•格雷的画像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连•格雷的画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