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宣判 失聪宣判 8.4分

失聪与死亡

本阿弥·光悦
2013-01-25 看过
    对于戴维洛奇,我想大部分人都是从“学院三部曲”开始的,他带着浓浓的学院派风格,一边满世界的在女人和教授,情感和事业之间周旋,一边用自己信手拈来的技巧和理论,诗句和典故对这个世界嬉笑怒骂,在脑海中我总是把他带入伍迪艾伦的形象,一个扮作知识分子的喜剧演员,然而上年的《爱在罗马》中伍迪艾伦老了,翻开这本书,不知觉间,戴维洛奇也老了,(艾柯尚能饭否?)而我之前对他的年龄印象一直都保持在三四十岁。在三部曲之后时隔20年,退休的教师带来了自己的回忆和退休后的生活故事。

    失聪具有喜剧性,死亡则具有悲剧性.那么衰老呢?
    从《失聪宣判》中我们得出了答案:衰老就是伴随着失聪奔向死亡,是以喜剧的形式一步步沉向悲剧。如果说失聪是一个过程,那么死亡就是结尾,前者是在生活中饱经折磨,后者是带着必然性与神秘性埋伏在远方,而衰老,则是在经历诸般生活的考验后同样必然迎来的状态。
    如果衰老要为自己寻找一个代言人,比起失明,失聪绝对更加恰当。当外界的声音转换为一阵的嗡嗡声涌入双耳,你只能突然的一次次用“什么?”来回答。
    “嗡嗡”
    “什么”
    “嗡嗡”
    “什么”
    “算了”
    “......”
    死亡的回音。
    比起手脚的残疾,失聪可谓精神性的残疾,当你失去对外界一切信息的敏感和接受,这个世界剩下的就是一片安静的灰色,它像是完美无缺,却和你没有了关系,失聪者尴尬的卡在门口,失明者彻底失去了世界的图景,失聪者却一边被拽进躁动的世界,一边收获回不尽的失望,一次次的加入转为一次次的沮丧,一句句话在内心回荡为一个个耳光打在身上,它让人烦躁,不安,恨不得诅咒这世界,干脆结束这一切算了。
    因此戴维在书中把deaf和dead玩了个互喻,说:“失聪是一种铅丝网,是一种缓缓的带领我们走进我们每个人终将进入的漫长静寂的过程。”衰老不像死亡,正如失聪不像失明一般是瞬间的沉寂和黑暗,它们是一种将逝未逝的状态,是完结前的一次次挣扎。
    作为一个世界的“被排斥者”,书中主角“我”不仅是失去了倾听并加入其中与世界展开对话的能力,还失去了作为社会意义上的价值,退休在家,空无一事。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己的妻子,越发年轻美丽,事业有成且越发红火,这样的对比不断刺激着我对自身的衰老与价值进行自我确认,产生出源源不断的感伤。
    书中作为对比的不只是中年的“我”,同样的还依次有孩子(新生的孙子),青年(艾利克斯),老年(父亲)与死亡(奥斯维辛)这样一组从诞生到死亡的人类成长过程的对应存在。正如符号学所认为的:一个词通过“其非是”来完成其“是其所是”,通过各个年龄段的人物穿插其中,它们都增强了书中弥漫的对于衰老的感伤。
    父亲无疑是最佳代表,他的糊涂,坚持,错乱的回忆所带来的麻烦一次次强化衰老的恐惧感,“别就这么老去”,父亲告诫他,然而父亲的死亡,自杀遗书的研究,助听器的损坏,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死亡阴影,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人的脆弱和死亡的必将来临,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他知道自己也必将步上父亲的衰老之路,这种宿命般的终点就带来了悲剧的精神。
    父亲死亡,孙子安然诞生,人世间的命运皆如此轮回,戴维洛奇掩住自己《小世界》中的意气风发,妙语连珠,在回忆中重温自己与父亲的离别,这里面浓浓的亲情和对于死亡的无能为力,不免让读者亦合上书,做一声叹息。

        书中引用维特根斯坦的一句话“死亡不是生命之中的一个事件。”说你不能经历它,只能带着不同程度的同情和恐惧看着它发生在别人身上,心里明白有朝一日他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同样的,衰老,我们还没有经历它,只能带着不同程度的同情和恐惧看着它发生在别人身上,心里明白有朝一日他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失聪宣判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聪宣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