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部分摘录,帮你决定要不要入手

秦川不知
2013-01-24 看过
《自序 春天里》
我不知道人性善恶,只知道人人都追求快乐,而选择的权利--自由--是快乐的前提;同时,权力制衡--民主作为其维度之一--又是自由的前提。

《素什么质》
中国社会散沙化,不是强权的原因,而是其结果。

《民意与伪民意》
在一个多元意见 、选择自由不可能的环境里,民意只能被认为是伪民意。
鉴定民意的真伪,标准不在于民众选择的那一刻是不是真诚,而在于他们在形成意见时讨论是否自由 、观念可否多元、信息是否充分。
中国人的民主观是“家长式”的,而不是“自由式”的。也就是说,在中国人看来,领导为老百姓着想,那就是民主了,民众自己犯不着参与到政治决策过程当中去。

《给理想一点时间》
“一个强大 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
相信时间,就意味着相信除了千千万万人日积月累的努力,历史没有进步的捷径。
制度也许可以一夜之间改写,但是企业家精神、商业家头脑、市场意识,只有通过漫长的学习才能形成。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

《不知道与宁可不知道》
“理性的无知” 一张选票能改变整个选举结果的可能性极小,为了这张选票而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去了解政治实在是“太不划算”。
刻意的无知可能带来丰厚的利益报酬,在这里,无知是一种精明。选择性的失明则可能带来意识形态上的自我保护,在这里,无知是一种逃避。

《恶之平庸》
西谚云: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漫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无辜。
而所谓的人性的觉醒,就是从自己所隐身的角色中抽身出来,恢复成独立、完整并需要为自己一举一动负责的人,从制度的深井中一点点爬上来,在更广阔的天空下,看到如何汇成洪水。

《迷人的愤怒》
愤怒之所以令人上瘾,大约是因为愤怒是通向正义感的捷径。人是需要自我认同的,换个现在流行的说法,人是需要“存在感”的,而正义的自我认识是这种“存在感”的要素之一。……但这些方式看上去都太费劲了,哪有人上网骂人这么高的性价比——这边义正词严地敲三个字,那边镜子里一个悲情英雄的形象就已经冉冉升起。

《肩负自由的疲惫》
政治学里有一个词叫“批判性公民”。根据这个理论,随着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民众权利和尊严意识提高,他们会变得越来越具有批判性。
但同时,正是“批判性公民”的警觉,在推动政府完善公共服务。正是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在把这个政府改造得越来越值得信任。
“试图享受自由的人,必须承受肩负自由的疲惫”。

《告别印象主义》
实证精神大约是中国文化里最缺乏根基的传统之一。
而实证是什么呢?实证无非就是“推敲”二字,就是多问个“此话怎讲”以及“何以见得”。用科学的语言来讲,就是一讲逻辑,二讲论据。在讲求意境美的文化里追求逻辑和论据是讨人嫌的,主要是破坏气氛。

《弹性的限度》
“威权式弹性”
寄希望于持续的政策创新来替代权力结构的改革,也许能走到莫斯科,却很难走到罗马。

《法治何以可能》
一个威权主义者和经济放任主义者都经常忽略的事实是:权利的前提本质上是权力,在权力失衡的情况下,法治往往成为泡影。

《吵吵更健康》
民主的质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思想的自由,因为自由哺育观念的多样性。

《敲开最好的可能》
正如市场经济体系中缺少的往往不是资本,而是引导这些资本流向合理项目的中间人,一个正常社会中缺少的往往不是人的善意,而是引导这些善意流向弱势群体的中间人。

《提问时间到》
不过如果我是一个议员,很可能不愿去参加类似的节目,因为它实在太考验官员的神经了:你不但要有承担当面批评而保持风度的心理素质,还要有随时可以拿出道理和数据来说话的专业技能。话又说回来,政治家“日子不太好过”不是坏事,因为他们的诚惶诚恐可能意味着民众的大摇大摆。而在官员既无需风度也无需知识的国家里,官员的日子也许好过了,民众的日子则不一定。

《倒霉的英国议员》
问题——曝光——改革

《过去的怎样让它过去》
那些拒绝从历史中学习的人注定要重复它的悲剧。——乔治·桑塔亚
一个国家走向怎样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如何面对自己的过去。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悲剧其实也可以是财富,而拒绝挖掘这个财富则往往导致一个国家在死胡同里原地踏步。
拒绝反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导致的往往是苦难的死循环。

《沉默罪》
政府作为公共服务机构,其不作为和胡作非为一样可怕。
只有一个独立于权势的法庭才应该同时独立于民愤,否则民愤很可能是平衡权势的一种有效方式。

《大家一起来算账》
成熟民主制和不成熟民主制之间的一个核心不同,那就是政治辩论的技术含量。好的政治辩论应当集中于具体的政策,而不是煽情或人身攻击。
最差的论文往往是最难改的。因为你要评论一个人的论点,首先你要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而差论文的特点就是你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就是说,对具体清晰的逃避也就是对批评的封闭。这一点大约不仅仅适合学生论文,也适用于政府财政报告。虽然现在各国都在提倡政府“信息公开”,但在我看来,如果仅仅把政策“一锅粥”地端出来,既不归纳问题或阐述方案,也不解释这些政策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公众面对它,就像一个老师面对一篇不知所云的论文,很可能还是不知道如何参与对它的讨论。
固然,技术化讨论背后往往都有意识形态的影子,但是人们愿意为自己的意识形态寻找论据、做出论证,而不仅仅是喊喊口号、攻击对方的“动机”和“人品”,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进步。当然这样“学术化”的政治讨论,相比喊口号和挖动机,相比议会里的揪头发扔鞋子,往往显得枯燥无味,没有娱乐性,但正如偷懒不可能获得科学或者商业上的成就,良好政治也没有捷径。它也许需要“热泪盈眶”或者“热血沸腾”,但它更需要每一个人,上至政治家下至普通公民,从老老实实做政策知识上的功课开始。

《选举式独裁》
  也许有人要说:管他有多少成就呢!反正他是民选的,尊重民主就要尊重查韦斯的胜利。这就牵涉到如何看待委内瑞拉民主,确切地说,民粹主义盛行的拉美式民主。
  很多拉美国家的民主都有一个特征:它注重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垂直呼应,但忽视政府和立法、司法机构之间的水平制衡。
  而我始终认为,一个健康政治制度的真谛在于制衡,而不是民粹。一个好的民主制度不仅仅在于选举的“那一刹那”政治家是否赢得了高选票,而且还在于两个“刹那”之间的岁月里,能够有制度性制衡来推动不同机构和利益集团之间的协商互动。一个只注重垂直呼应民意而忽视水平制衡的政府,也许合法性很高,但是合理性很低。

《重新发现我们自己》
国家仅仅是个国民谋求幸福的工具而已。那种把国家无无限神话化的“拜国家教”,往往不过是统治家族、利益集团、阶级自我神话、稳固权力的遮羞布而已,根本上颠倒了国家和社会的关系。——熊培云

《像一滴水一样》
思想改造的“配方”:资源的垄断式供给+全面改写历史前提下的信息封闭与观念灌输+在群体中孤立个体+强力威胁;以及这种“思想改造”外科手术般的“程序”:封闭的学习文件→组织群体对个体进行批评与攻击→自我羞辱式的检查与“交心”→必要时的惩罚甚至暴力惩罚→纠偏阶段受害者的感激涕零。
《一九八四》中,历史是不断被改写的——不断变化的现实需要不同的历史,于是历史就像橡皮泥一样不断被揉捏、被塑造成“政治正确”的形状服务于现实政治。

171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观念的水位的更多书评

推荐观念的水位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