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2分

不要把体制当万能遮羞布了,好吗?

June
2013-01-15 看过
刚开始上微博,关注了很多人,这些人现在被统称为“公知”,当时对他们怀着尊敬,有些说不清的期待,后面渐渐发现这些人很二逼,不讲逻辑,什么都怪体制,即使是一件跟体制毫无关系的事情。这里拿李承鹏来举例,印象最深的舒淇事件,他发的微博:有说舒淇是炒作,我无话了。有一向为官府排忧解难的老师说“名人要大气,要忍得刁难谩骂”。我就奇了,为何官府被刁难时,你勤王速度比精虫游得还快?你的意思:舒淇该比官府更坚强更大气更厚道载物?舒淇到底是国母or 圣女?我觉得比起庙堂之上女假肢,舒淇大气多了,至少她是活色生香的女人。

就算卖肉,卖父母所赐之皮肉,不涉及国有资产流失,您捶胸顿足,没搞清产权归属吧。就算拍A片,拍给天下撸管兄弟看,定好过只给大内某贵做床上实验,善举一件。就算三点全漏,历历在目,可那些霓裳在外蛇蝎于里之辈,开个会都藏着掖着,不露,是因为内瓤都坏透。佛云:放过,她都穿上了,你为何还在脱。

这个逻辑我就不多说了。
大体意思就是:脱给全体屌丝看的很伟大,女英雄女劳模很假。说舒淇的人很不应该,应该把枪头对准官府。因为舒淇就算是卖肉,也卖的是自己的,别人没资格说。

李先生是什么事情都能够扯到体制,扯到官府,如果有理有据也就算了,后面越来越没有逻辑了,简直走火入魔了。
刘翔受伤可以扯到体制,杀人者父亲又是体制问题。
体制渐渐地成了某些人的万能遮羞布。就跟某几个词语成了他们的万能解药一样。

词语的魅力,尤其是意义模糊的词语,即使大部分人根本不懂它们的意思,比如自由民主,比如宪法,不同的人对此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对于这些词语的信仰,就跟宗教一样,仿佛它们直接通向恒久的幸福,能够解决我们当前面对的一切问题。

我们以为历史是某些英雄枭雄暴君的舞台,不曾注意,真正握有绝对权力的,正是在那些人物后面,面目模糊的乌合之众。
英雄枭雄不过是善于引导迎合乌合之众的意志。
而乌合之众的意志是什么?
是集体的无意识活动,勒庞认为,也是一个民族的整体属性。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体制,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为什么英国是君主立宪制,美国是自由联邦制?为什么那些被认为最利于自由民主的制度到拉丁民族最终总会沦为独裁制度,换了个名字的独裁?

名字对大众的吸引力。人们不喜欢赋税,于是就改成营业执照工商许可证等来收取钱财,换了名字,本质一样。有些让人们产生不好联想的名字,换掉它们,改成让大家产生美好联想的名字,其他一切不变,问题似乎真可以就这么简单地解决。
民众似乎不能理性地思考,没有逻辑思考的能力。

在一个群体中,独立地思考会消逝,人会放弃自我,即使是自己的利益。法国大革命中的贵族投票放弃自己的特权,便是一个有趣的例子。
九月惨案,处死了很多无辜的孩子,极度残忍地屠杀,但那群民众却认为自己在主持正义。这其中的狂热,真让人费解。但想想我们的文化大革命吧。
很多人把这件事情,怪罪到某个领袖,但是事实是,一旦民众的狂热开始,便没有人能够真正掌控了。
历史上的暴君、领袖,他们的权力是民众给的。
乌合之众本能地寻找主子,他们需要些什么东西来崇拜。迎合他们的意志,引导他们的意志,三种常见的控制民众的方法:断言、重复、传染,想到希特勒拿破仑毛泽东。
关于崇拜,还有什么比宗教更明显的?其中充满了多少自相矛盾的幻象,但是人们需要一个崇拜的东西,不管那是个什么东西,最好越模糊越神秘越好。跟追星差不多,只不过,宗教的热情更加持久,信仰更加虔诚。而追星,幻灭的几率大得多得多。
乌合之众似乎在说:奴役我吧,这样我对你的信仰将更加虔诚。

“在不知不觉中支配着人们头脑的暴政,是惟一真正的暴政,因为你无法同他作战。不错,提比略、成吉思汗和拿破仑都是可怕的暴君,但是躺在坟墓深处的摩西、佛祖、耶稣和穆罕默德,对人类实行着更深刻的专制统治。利用密谋可以推翻一个暴君,而反对牢固的信念又有什么可资利用?”对这段话深表认同。
在不知不觉中,扎根于民族头脑深处的某些观念,你没有办法与他们战斗。
比如,为什么中国的大部分年轻人,要考公务员,在政府部门做一件简单的事情或者在政府部门无所事事,消磨自己?
我一直想不明白,看了这本书,换个角度,或许是某些传统的思想,即使我们没有意识到,在影响着我们。比如,我们根深蒂固的孔教“学而优则仕”,比如我们持续了多个世纪的科举制度,让读书人的终极目标是在政府谋个一官半职,不事生产。虽然时代变迁,名字改变了,但是这个传统没有那么快就消亡。
集体的无意识活动。

现在很流行的论调,流行的几个词汇,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它们的意思,但却认为这些意义模糊多样的词汇是中国一切问题的解药。还有几个邪恶的词语,仿佛是我们中国一切问题的病根,“体制”便是其中之一,它是万能遮羞布,万能躺枪帝。但事实是,我们每个人对这些邪恶都有责任,我们的集体无意识活动,是这些邪恶的症结之所在。
所以,不要什么都归咎于体制,都归咎于政府,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事实上,体制和政府对民众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而民众对体制和政府的影响却是无限的。
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
不要一边拼命去考公务员,一边通过关系得到各种好处,再反咬一口,咬那些虚无的并不存在的名词,来彰显自己的高贵与优越。
339 有用
7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7条

查看更多回应(77)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