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谋 天子谋 7.9分

十年踪迹十年心

天连衰草
2013-01-12 看过
当时相见早关情,蓦然回首,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苏记棺材铺》于我而言属于难得的看过很久之后又找出来翻第二遍的小说,毕竟晋江言情嘛,无非是闲时挑挑文笔看个故事,阅后即忘。这次偶然再把这书翻一遍,倒生了些初看时不曾有的感慨,果然是老了。
个人非常欣赏作者刻画人物的文笔和能力,书里的苏离离和木头形象鲜明暂且不论,对男二祁凤翔的着墨亦有压过主角之势,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双男主的设置,而其巧妙之处在于,全书始终没有强势注入一个主流的不可撼动的价值观,而是随着画外音对人世飘零的徐徐慨叹中,主人公之间不同的追求最后握手言和。
祁凤翔一生追求江山和权势,曾是临江王世子的江秋镝也同样曾心怀戎马倥偬的抱负,因而少时两人彻夜长谈,惺惺相惜。家亡国破,江秋镝死了,世上只剩了一个沉默倔强的木头。就如救了他的棺材铺老板苏离离一样,经历变故后的两人再不愿卷入人世纷争,三人的彷徨也在于此。
苏离离半生漂泊无依,在木头杳无音讯时,祁凤翔给予了她陪伴和保护,于人物设置上,祁丝毫不逊色于木头,对这种人动心无可厚非,苏离离自然也是,她在寺中问十方和尚:既然爱欲于人,犹如执炬,为何人还会逆风而行,难避烧手之患?人究竟应该诚于心,还是顺于物?十方的答案是:“心意固然该坦诚面对,还应该不执著,此时应该转身离开。”
大概这个故事到此令人豁达之处就在于这段山寺问答,于内心陷落之时转身离开自保,这是聪明而实际的选择,而不是一个偏执矫情的选择。十方的回答最后也印证了苏离离的答案。三字谷中,木头也对苏离离说了《楞严经》中的一番话:“又如新霁,清旸升天,光入隙中。空中诸有尘相,尘志摇动,虚空寂然。”纵然从门缝的光中可以看到空中尘埃飞舞,一如人生坎坷,颠沛流离,但虚空依然寂静博大,虽然看不见,却时刻相伴相随。这便是木头能给的陪伴。看清了这一点,也就看清了想要为何,所惧为何,也便再无牵挂。
情爱终不过是一段故事里的核心,而非一段人生的核心。《苏记棺材铺》也绝非仅仅是在讨论少男少女的感情归属。譬如书里提到很多佛经偈语和故事,其中一个故事说:一人上山砍柴,路遇猛虎,惊急之中攀上崖壁枯藤勉强躲过虎口,却见头顶一只老鼠正在啃噬那根藤条。下有老虎咆哮,上有老鼠咬藤,危机之中,忽然见到眼前枝丛中结着桑葚,他摘下一枚一尝,觉得甘甜无比。“艰难困苦固然充斥人世,细微处的甜蜜满足却令人心生欢喜。人生即使是一场大的破败,勘不破的人仍要经营小的圆满。”这种苦中作乐,其实令人钦佩,即便是儿女情长中被放大了的柔肠百转,勘不破却也要看淡,方能自在地活下去。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凤在经历情伤独自归营时的心理状态,心中纵然陷入纠结痛苦之中,却也能在转念间心生男儿的豪情,驱散烦扰,这大概就是小凤之所以为小凤的魅力所在吧。归隐江湖和俾睨天下,在这本书里,终于没有了过往一贯的优劣高下之分,而不过是冥冥中人之为人,我之为我的终极归宿。最后木头与祁凤翔在雨雾包围的黄鹤楼中相见,木头功成身退,祁凤翔志得意满,宾主尽欢。于此刻,一生厮守或者权倾天下都算不得是最圆满的事,看清己心得偿所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happy ending,而再见旧物,已是多年之后的故事了。
6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天子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子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