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的华莱士及其他

丛林宜歌
2013-01-09 看过
18、19世纪,自然科学一度是西方上流社会热衷的谈资,在那个年代,出海游历,并且带回欧洲本土所没有的动植物标本是一件充满冒险色彩且赚钱的行当,很多贵族愿意以重金收购这些标本,即使买回去就束之高阁,仅仅将之作为一个可以时时炫耀的昂贵爱好,但人家乐意。
 
由于有钱可赚,还能一边旅行和冒险,因此远赴海外(尤其是当时少有前人涉足的亚马逊流域、马来群岛等地),成为颇得有想法的年轻人所青睐的生活方式。(就好像两三百年后的现在,我们亚洲大陆的年轻人也流行逆袭去欧洲打工旅行了。)
 
这些年轻人中最著名的一个应该是阿尔弗雷德·R·华莱士。关于阿尔弗雷德·华莱士,最早知道这个名字是看岩井俊二的《华莱士人鱼》,其中提到华莱士曾将一篇关于生物进化的论文寄给当时德高望重达尔文,希望能与达尔文就此事交换意见。那时达尔文尚未发表《物种起源》,读完华莱士的文章,发现英雄所见略同,于是在华莱士名字的旁边并排写上了查尔斯·达尔文,以联名方式在林奈学会发表。很快,围绕着该论文的核心思想,达尔文的著作《物种起源》问世,毕竟一本书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一篇论文,于是,100多年后,华莱士的名字渐渐被遗忘,每提起进化论,人们只想到甚至只知道达尔文。
 
人鱼的故事毕竟无稽,如天方夜谭,看过也就忘记了,没想到后来在很多欧美小说里都看到华莱士的影子。英国当代女作家A.S.拜厄特的《天使与昆虫》中的男主角威廉·亚当斯就是以华莱士为原型塑造的,他在亚马逊流域搜集了很多动植物标本,满以为一回英国就能收获财富和荣誉,哪知道他所乘的船在归途中失火,人是侥幸逃出来,倾注满心血的标本些付之一炬。美国女作家安德烈娅·巴雷特的《船热》里也有一篇《没有脚的鸟》专门提到华莱士在海外的游历与他归途中遭遇的那场大火。

在拜厄特的笔下,华莱士找到真爱,结伴重新踏上海外寻宝之旅;在巴雷特的笔下,华莱士从阿鲁群岛辗转带回一只活的大极乐鸟,当时的自然科学家们普遍相信这种鸟是没有脚的,一生只落地一次,便是它的死亡之日,曾得林奈亲自命名Paradisea apoda,华莱士带回来的这只活生生的美丽鸟儿翅脚齐全,被安顿在动物园接受大众观赏,声名大噪。在岩井俊二笔下,华莱士晚年在香港沉迷于人鱼研究,并著有《香港人鱼录》。你可以任意相信一种,将之当成华莱士的结局,当然,也可以统统将它们视为小说家的杜撰。

到了维多利亚时代,达尔文主义和唯灵论成为两大针锋相对的文化热潮。步入晚年后的华莱士,似乎忘记了35岁时曾写过那篇《论变种无限地偏离原型的倾向》奠定了达尔文主义的基础,转而投身唯灵论的对立阵营,醉心于研究灵魂术和超能力。既然大名鼎鼎如牛顿和居里夫妇最后都信了唯灵论,再加上一个华莱士也不算太奇怪,他们应该组建一个跨时代跨领域的神秘力量精英小分队。

———————————啰嗦分割线——————————————

《船热》是一本专门写自然科学家群体的小说集,有的是历史上实有其人,如现代遗传学之父孟德尔、现代生物学分类奠基人林奈和物种起源于进化探索的先行者华莱士,有的却也仅仅把动物学家和植物学家们当成普通男女来写其生活:爱情啊、亲情啊、成长啊、婚姻啊、出轨啊……如浮世中的你我。

关于作者的介绍不多,不知道她本人是不是有自然科学的知识背景,还是说跟阿特伍德一样有一个研究自然科学的老爸。只知道她的成名作也是和自然科学有关,豆瓣上已经有书目了,很期待。能驾驭自然科学的女作家不多,而锲而不舍把自然科学领域作为写作题材更是大胆。难于归类,也许可以叫富有文学性的科普读物?

P.S 书里常常信手提及一些自然科学历史上认知的谬误,对于我这种科学盲小说迷,在现在读来如轶事一般有趣:

一度,很多自然科学家都认为燕子在冬天消失不见是因为在冰下冬眠,包括大名鼎鼎的林奈,他曾在书中写道:秋天,燕子成群聚集在杂草丛中,后来潜入水下,在冰层下一直呆到春天。

18世纪,一名荷兰博物学家在书中写道,极乐鸟没有翅膀和脚,悬浮在阳光中,一声只落地一次,那就是它的死亡之日。林奈把这种鸟命名为Paradisea apoda。后经证实,这种谬误不过是因为阿鲁群岛的岛民为商人们制作极乐鸟标本时往往会切去翅膀和脚,剥下鸟皮直到喙部,再把鸟皮裹在支架上,填塞上干树叶,最后用火熏制,使头和身体收缩,凸显飘逸的羽毛的神采。

5 有用
0 没用
船热 船热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船热的更多书评

推荐船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