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頭下的中國

LHT
2012-12-29 看过
  據說中國裹小腳歷史最早起源于南唐李後主時期。其嬪妃窅娘為取悅李後主,別出心裁地用帛將腳纏成新月形狀,在金蓮花上翩翩起舞,體態優美婀娜,深得後主喜愛,而在宮廷內流傳。后因文人喜好,亦在民間至傳開,至南宋盛極,其病態審美逐漸氾濫,以至於到最後女性非小腳而無法出嫁。雖后有辛亥革命破除千年封建社會,然小腳習俗在偏遠地區仍舊不減。
  作者開篇便將鏡頭對準了一雙脫去鞋襪包裹的小腳,毫無遮掩的病態與畸形在紙上呼之欲出,給讀者一種毫無防備的衝擊與震撼。
  而裹小腳的婦女大多在其年幼時期便被母親強行將腳趾掰向腳心部位,再經受試纏,試緊,裹尖,裹瘦,裹彎等痛苦的步驟,最終成為一雙畸形的“絕世金蓮”。甚至就連雲南等少數民族聚集區,因為漢文化的入侵也難以倖免。
  裹足除了滿足男性對於病態審美的需求以外,同時還迎合了儒家三從四德的要求,這使得裹足上升到了一種倫理道德的範疇。裹足使得女性行動不便,只能身居閨中,如此便符合了“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想。在中國最後一代小腳婦女身上,我們看到的是自西子捧心至今千年來病態之美對於女性身心瘋狂摧殘。
  另就裹足而言,同樣可以折射出整個封建時期中國對於人的約束。其“三綱五常,倫理道德”一如那塊女性的裹腳布,將人性緊緊束縛。而當真正打開之時,發現的不過是團早已畸形腐爛的肉球。
  與之相對比的倒是劉香成的《毛以後的中國》,劉所記錄的同樣是經歷瘋狂之後的社會。作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他鏡頭下的中國已褪去了思想的束縛和癲狂。人們臉上所散髮的是一種輕鬆與愉悅。而在李楠鏡頭下的,更多的卻是一種沉重與無奈。只是唯一不足之處在於李楠的文字過於繁瑣,以至於有些許累贅。他似乎想將這個千年來對於女性的摧殘完全記錄,可他似乎忘了,就像攝影一樣,文字同樣需要留白。
0 有用
0 没用
绝世金莲 绝世金莲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绝世金莲的更多书评

推荐绝世金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