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籠與城堡:此在之「煩」

不開花的樹
2012-12-28 看过

兩天時間,一字不落讀完。一時間想起了電視劇版《圍城》陳道明那為人稱道的演技。最初知道《圍城》不是因為錢老先生,而是因為方鴻漸這個陌生又備感耳熟能詳的名字。今日得以一閱,便難以割捨了。 不禁暗自感慨,錢老先生的洞見遠遠甚於他後輩的幾十代以上。“那個進口背後暗藏的深宮大廈,引得人進去了,原來什麼都沒有,一無可進的進口,一無可去的去處。”他在文中多次穿插了這樣的線索來隱喻那句英國古話中的“鳥籠”。蘇小姐說那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方鴻漸就淪為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的其中一個犧牲品。 在現實中,我斷不會理睬像方鴻漸這種逢場作戲,又無奈與命運抗爭的人,可是在作者筆下我又頓生惻隱之心。他既懦弱又屈從,不懂得拒絕,甚至多次怒火燒到喉嚨卻又嚥了回去。他是一個無法主宰自己命運的人,隨着戰爭和命運隨波逐流,懦弱的性格造就了他的渙散,同時身不由己也成為砝碼。 周淑英的設置是封建婚姻制度下舊家長作風的產物,方鴻漸渴望抵抗,可又無從反駁,最終落下一個“被克死”的罪名,這是他無能為力的。鮑小姐是綜合了東方美人,風流未婚妻的品性,是誘惑。作者認為,鮑魚之肆是臭的,所以那位小姐姓鮑。方鴻漸也明白,‘性慾並非愛情的基本,愛情也不是性慾的昇華,她態度的轉變什麼也說明不了,她也談不上心和靈魂,她不是變心,因為她沒有心,只能算日子久了,肉會變味。'然而作者卻頗費筆墨在蘇文紈身上,因為她是惡毒現實的化身。我不喜歡這個女人,她和孫小姐一樣攻於心計,以利用別人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才女並沒有錯,卻不該強人所難,落井下石。作者在後文也曾藉趙辛楣之口說她當年之風韻已當然無存,變得更加世故與俗氣。錢老先生最愛的是唐曉芙——那個摩登時代的罕物,甚至不忍过份泼墨,免得破損壞這精心雕琢的形象。在方鴻漸的眼中,她的不施脂粉,顯然是心中沒有男人的诠释。她是千萬個方鴻漸眼中的夢想。然而這一切在唐曉芙的理想主義的面前幻滅了,旁人的愚蠢,破壞與誤解,也同時更加劇了二人分崩離析的速度。殘忍的是理想終究遭到現實的暗算,而最終又將歸於現實。最後那個“千方百計”的孫小姐終於出場了,同時應驗了趙辛楣的那句“只有女人才能看懂女人“。在我的眼裡,她的出場是完全為了使方鴻漸忘記唐曉芙而設定的,目的彷彿達到。但原因並非她可以代替,而是她加速了方鴻漸的麻木,他的情感都消耗完了,不會再擺佈自己了,這是婚姻所帶來的不幸。此時他已身陷囹圄。方鴻漸深知 “可見結婚無需太偉大的愛情,彼此不討厭已經夠結婚的資本了” 。方鴻漸的身上有太多的缺陷,他懦弱,抵抗卻又不懂得拒絕,應該和蘇文紈遠離的時候他卻不懂迴避,他可以給人的誤解太多,不斷的得過且過,最終釀成不可挽回的結果。生活,彷彿成了叫人不知所以然的東西。 除此以外,他的命運似乎冥冥之中受趙辛楣的控制,正如孫小姐所說的,他對你的幫助在結果上打了折扣,事業到了內地不穩定又丟了,一輩子咬住他不但本領沒有,連志氣都沒有,更別講什麼氣節了。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那個被圍困的城堡,想進去的人在內心掙扎一番後,好奇心終於戰勝了矛盾;城裡的人多數是後悔當初的魯莽推着自己進了囚牢。這是生活的悖論。身體和精神的判斷勢均力敵,二者在奔向絕望的旅途上,身體在邏輯上先於精神的活動。正如加繆所說的一樣,一個世界,也是一種形而上學,這種悖論真正的構成了人與生活之間的荒謬感。

61 有用
8 没用
围城 围城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