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岁时,我杀了我自己”

夫矣
2012-12-18 看过
作为记忆的矿藏地,童年是令人难以挖掘穷尽的,帕乌斯托夫斯基在《金蔷薇》中曾言,“诗意地理解生活,理解我们周围的一切,——是我们童年时代得到的最可贵的礼物”,而这份礼物对于萨特而言是极其珍贵的。

关于传记题材的作品,平时读得较多,但很少见整篇都是写其童年的甚至是幼儿时期的。这种返回,大概可以看出萨特对于人之存在的一种无力的甚或是哀婉的吟哦。他自感文学的无能为力,但无时不在写作的状态,“Nulla dies sine Iinea(无日不写作)”,用他的话说——“已内化为我的习惯”,而这习惯多半还是童年的遗产。

在我看来,萨特的童年比别人的更“莫名其妙”,单亲母亲+古怪的外祖父母,这种“寄人篱下”的亲情关系,成了其无法摆脱的叙述背景,而最重要的是其身为知识分子的外祖父带给他的影响,这些都如一的铸成了萨特的奇怪童年。然而,记忆只涉童年左右,他似乎不情愿去回忆童年之后那“所有可能被预见的结局”,甚至是别人的。这是否可以看出萨特对存在的某种恐惧,或者说是不屑?正如他所述“我出生于一个完全过时的世界”,这或许可以解释他所描述的那些“疯狂”了。

这倒令人想起一本流浪于法国的美国小说——《五岁时,我杀了我自己》,我想,每个为此书感动的人,不亦是在“无知的”童年中寻找慰藉吗?但多数人却始终还是难解决人之存在的问题。也许,正因此才刺激萨特完成了其那本晦涩难懂的哲学巨著——《存在与虚无》。
7 有用
0 没用
文字生涯 文字生涯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字生涯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字生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