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与骚动 简单概括

七月木曜
2012-12-16 看过
  背景:小说的故事发生在杰弗生镇上的康普生家。这是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望族,祖上出过一位州长、一位将军。家中原来广有田地,黑奴成群,如今只剩下一幢破败的宅子,黑佣人也只剩下老婆婆迪尔西和她的小外孙勒斯特了。全书通过康普生家三个儿子的内心独白,围绕凯蒂的堕落展开,最后女佣迪尔西对前三部分的“有限视角”作一补充,归结全书。小说大量动用多视角叙述方法及意识流法,是意识流小说乃至整个现代派小说的经典名著。
       第一部分:班吉(凯蒂的小弟弟)
  班吉的部分从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班吉在外玩耍开始。班吉存在着先天性智力缺陷,三十三岁时只有三岁小儿的智能。在这部分的描写中,看似混乱的穿插着班吉看因眼前事物而联想到的一些简短的记忆的画面,但实际上交代了班吉三十三岁生日那天的事情,他们兄妹几个的童年,毛莱舅舅的偷情,班吉的改名,老康普生先生的死,大姆娣(班吉兄妹的外婆)的死,昆丁(班吉的哥哥)的死,迪尔西的儿子威尔许、T.P.和孙子勒斯特服侍班吉的情况。
  基于班吉的认知能力和叙述的主观性,读者并不能直接了解事情发生的具体情况,只能通过班吉对人和周围事物的感知来窥探到事情的一角。班吉因为智商限制,所以他呈现出的世界更多是感官的世界,视觉、嗅觉、触觉等是他主要感知方式,有个很明显的表现是班吉的哭泣。智商有限的群体似乎总能表现出对事物很敏感的感触能力,例如年幼的孩子、预示不幸的黑猫。在班吉听到母亲为外婆去世而悲泣,在他被勒斯特欺负的时候,在他感到凯蒂姐姐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他通过哭泣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舒服,这种单纯最原始的表达另类的体现了珍贵。
  班吉的回忆里相当一部分描写的是死亡。但是对于死亡,班吉不像一般人那样感到悲痛等等。他所接受的信息是被削减的,是间接的。读者接收到的信息则是间接的间接,我们通过观察班吉观察到的其他人来在自己的脑海中完善事件的原貌,这是一种很新鲜的阅读体验。
  回忆里强烈的体现出班吉对姐姐凯蒂的依恋。他最喜欢的是姐姐身上像树一样的香气。每次在凯蒂做了些不洁的事情的时候,班吉会因为姐姐身上逐渐消失的“香气”而哭泣。在这里我认为“树一样的香气”象征了班吉所代表的、凯蒂逐渐失去的最初的纯真。
  
  第二部分:昆丁(凯蒂的哥哥)
  昆丁的部分从一九一零年二月六日的一只表引起的父亲对他的教导的回忆开始。老康普生的“时间是征服不了的”思想感染着昆丁,他的叙述里常出现“父亲说”这样的字眼,从而显示了老康普生对昆丁产生的补课否认的消沉的影响。昆丁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他的叙述是生动具体的,充满了抽象思考的画面感。对于很多事情会想很多、想很远,关于“时间”,关于“童贞”,关于“黑人”,关于“划船比赛”,关于“白人政治”的想法等等。
  昆丁是一个秉承传统的有礼貌和善良之心的人。在钟表店里,他没有找到“一只表是准的”,暗含着他认为的世界的脱序。在过去的回忆里,自己信任、呵护的妹妹轻易突破了道德的束缚给了他很大的刺激;在自己的生活中,政治、人际的黑暗显示出社会道德的崩坏,我认为认真学习过高等教育的心性纯洁的人总是对社会有着一种美好的向往,而现实往往是黑白并存的,甚至是黑大于白的。人是社会的细小脉络,当社会都败坏的时候,人没有力量去抗衡,没有办法改变社会,至少可以让自己不去苟合可能是昆丁的一部分想法。
  文中给予“河边三个孩子钓鳟鱼”这一情节以具体的描写,那些对话可能是昆丁的心声的委婉表达。之后他遇见了买面包“外国人”,一个小女孩。文中昆丁总是认为小女孩的眼神“有种特别的温情”,总是“友好地看着我”,在不自觉中说了很多次“来吧”。也许昆丁看到小女孩时想到了自己的妹妹,激起他心中的久违的温情。但是最终被诬陷的结果让这丝丝温情化成了荒唐。
  如果说班吉的叙述特色是“看”,那么昆丁的叙述特色就是“想”。这部分的叙述里的一个特色是昆丁回忆中的大段的无标点语言,给我一种一大串话在眼前飘过却不留痕迹的连绵不绝的压迫感。在这部分里出现了以昆丁的视角描述了在第班吉的部分中出现的事情,但是,昆丁的记忆更加短暂,直接,主观,混乱,给人一种他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但又不想回忆起的感觉。
  昆丁在自杀前有条不紊的安排了他想到的一切,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他精神上的崩溃和混乱的现状。“钟表”象征着他的时间,生活的时间,自杀的时间,记忆的时间,也象征着纷繁杂乱的个体生活。他不停的想到“忍冬的香味”,这香味估计是他沉重却又仅有的和这个世间联系的象征,但是他保护不了妹妹的清白,渴求不到母亲的关爱,甚至连一个意大利小女孩的正直的淡薄的温情也求不来,最终只得承认“忍冬是所有的香味中最最悲哀的一种了”。

  第三部分:杰生(凯蒂的大弟弟)
  杰生的部分从一九二八年六月四日对小昆丁(凯蒂的女儿)延伸到女性的咒骂开始。在康普生家族里,似乎只有杰生的精神状态是最符合社会潮流的正常思维的。在开头和母亲纠缠的那段,显示了康普生太太对小昆丁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养育,而负责整个家庭的生活消费的重担都压在家里唯一男丁杰生的肩上,这样的家庭角色设定本该是应获得读者的同情的。
  但是,杰生对金钱过度贪婪,贪婪到忽视人情、亲情的决绝让他树立了“无耻”的形象。他还想要维护自己的名声,于是他欺骗母亲,欺骗姐姐,欺骗小昆丁,榨干别人一丝一毫的同情心与良心,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来渴求金钱。哪怕是自己的情妇,他也建立起了包含金钱色彩的情欲关系。似乎能让他真心关注一下的只有“棉花行情”。他不需要“脆弱的良心”。他闻到的丁香梗的香气似乎也带着“掩盖”的象征意味。
  毫无疑问,杰生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到可悲的人。他在每个人的面前编织着花样百出的借口,喃喃低语的自我安慰是一种对自我的欺骗。他的叙述部分中,句子多以“我”作为主语,他总是在心里用自己的主观臆断去揣测别人的行为、意图,自认为每个人都是错的。每个人都欠了他。
  杰生是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他回忆的过去的那些事情相对更加完整、清晰,体现了正常成年人的思维。但是,他的这种冷静、成熟却更加体现出了他的冷漠无情。杰生管教小昆丁时没有一丝怜悯的残暴手段,对前来指责他“恶行”的凯蒂态度恶劣,恶人先告状,对姐姐的痛苦视若无睹,并且在伤口上撒盐,残忍、决绝,亲口把自己的姐姐逼入疯狂。他“永远也体会不到一个为娘的心头的滋味”,对凯蒂身上显出的“母亲”这种角色没有一丝同情,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康普生太太对自己孩子的关爱的不足。
  
  第四部分:作者叙述
  最后一部分的叙述从一九二八年四月八日康普生家仆人迪尔西的日常开始写起。作者对迪尔西的精细描绘体现出她身上的勤劳,坚韧,虽然言辞有些严厉,但是她对每个人都有人出自心底的温和的关爱。偏私乃是人之常情,但是她并没有偏爱自己的孩子,以一颗温和善良的心服侍自己的主人一家。在去教堂做礼拜的路上,沿途的人都和她热情的打招呼。在教堂里,迪尔西会为人们记忆中的蒜羊的受难与鲜血难过的安静哭泣。她的身上显现了一种平凡却又伟大的情怀。
  这一部分的描写没有什么回忆,顺延了前几个部分交代了剩下的故事的后续,例如小昆丁偷了杰生的钱后离家出走。在这个部分里,读者可以直接接触到作者对于一些人物的评价,班吉拥有“温柔的蓝眼睛”,康普生太太为了本《圣经》将迪尔西折腾来折腾去,杰生的脸“显得憔悴、乖戾、爱唠叨、狡桧却又相当愚钝”。
  最后一部分里的警长对待杰生报案的态度私以为可以当做作者对于这个腐败的大环境的一种态度,也许是因为“这座颓败的大房子”只剩下“有气无力的脉搏声”了。
  
  小说的附录中完整、明白的交代了所有的人和事情,就我个人的观点,我对带有历史色彩的小说并没有太大的感慨。那些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所有曾经存在的欢乐与痛苦,我相信,都有他们存在和消失的道理。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喧哗与骚动的更多书评

推荐喧哗与骚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