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ma的占领

不染明王
2012-12-14 看过
这是一个裹在恐怖故事里的推理故事吧,所以我估计单纯的本格推理迷读完会觉得很坑爹,但我和绫辻老师之间并不是那种关系。
然则,即便如此,不得不承认,推理部分还是把我骗了个底朝天,我是说,我完全没注意到“密室”和“警察认为是有外来人员侵入”之间的矛盾。我也觉得没有注意到的人绝对是傻B,但是我在绫辻的书里以傻B形式出现这个事实我已经适应了……
我也想过“俊生就在隔壁怎么可能睡着”之类的,但是反正都被没注意到密室-侵入转换的自己打败了……
然后说正题吧。

刚看完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坑爹,真的;俊生就是人偶这种事情,刚看到揭秘的时候觉得很坑爹,但是瞬即就发现上面那一点,然后再不敢说人坑爹了;最开始我也是不太适应结尾的黑化吧,“黑化”本身,也不是不可以适应,但是应该说,这个类型的黑化,就像作者自己说的,“他们会嘲笑我‘这根本就是恐怖电影的剧情’”吧,但是后来我越来越觉得,“这根本就是恐怖电影的剧情”这正是作者自甘去冒的风险——为了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因为这个故事打动我了。
就像我昨天感到的,一股悲哀涌出来,把其他的一切都淹没了。

其实俊生还是失败了,不是么。
俊生被Akuma占领了。
“那个真正的俊生,那个‘我所熟悉’的俊生,已经被侵占了,他的存在形态,也许已经被瓦解了。这是和飞龙想一一样可怕的被侵入和被占领,那个眼珠变成奇异颜色的俊生,他究竟是何种形态,已经没有人能把他拯救出来了。”这是我昨晚记下的话。
所以说,从这一点上,也许因为偶人馆已经看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惊吓馆写得甚至超过偶人馆了,因为被占领,被侵入物占领了。

和飞龙想一一样无助的灵魂。
我真心不认为一个作家会仅仅为了“悬疑/恐怖气氛”的需要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同样类型的幻想,而且他还写过眼球绮谭里的那篇人偶。
“在010的萌和黑后面好像看见了跟自己一样的神经质”,这是我的真心话。在我见过的所有推理作家里,绫辻老师跟我的气质是最类似的,这也是早已意识到的事实。
他服务于推理小说的读者(这么说绫辻老师说不定会说我妄自菲薄呢),但是他真的写到我的心里去了。

绫辻老师的小说永远给我一种荒芜感。他的每个馆主都给我荒芜感,我以为出现这种情况,除了“作者刻意安排”,很难作他想。也就是说,在悉心安排推理迷宫的同时,“馆主的设定”同样是花了心思来经营的——而我真心以为,在偶人馆和惊吓馆两篇中,“馆主”所占用的作者的心力,也许是要高于推理迷宫的本身的。
在惊吓馆中,馆主的设定,也许才是作者——之所以写作这个馆——真正想写的东西,这是我真心的想法。

东野也写过一些类似的东西,比如“被侵入”的主题,写过变身,那篇文设定得非常好,但是最后没有把潜力充分写出来。而绫辻写这个主题的时候,把能挖的都挖出来了,我真心这么觉得。
豆瓣评分不高(虽然豆瓣评分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数据)是我所预料到的,“这是你和我这类人的文章”,这是我作为读者所感到的心情。

今早上爬起来又想到结尾,其实小葵好像也被占领了,是这样的吧。



2012/12/14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殺人驚嚇館的更多书评

推荐殺人驚嚇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