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钗-----浅议红楼梦的人物微妙关系

[已注销]
2012-12-12 看过
自留底稿。

     《红楼梦》描绘的是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的末世景象,不仅人物众多,而且关系复杂。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贾府内部的勾心斗角、互相倾轧,以及主要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命运沉浮,构成了《红楼梦》万花筒式的奇特景观,以致一代一代的红学家呕心沥血、皓首穷经。
     《红楼梦》中写了几百个人物,人物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这是小说意蕴丰厚的一种体现。如何解读其中微妙的人物关系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历代读者学家,有的从时代、主旨的角度解读,有的从性格、心理的角度解读,有的从悲剧、命运的角度来解读,不一而足。房龙说:“凡学问一到穿上专家的拖鞋,躲进了它的精舍,而把它鞋子上的泥土抖去的时候,它就预告了自己的死亡。与人隔绝的知识生活是引向毁灭去的。”红学以及其它各种学亦是如此。森罗万象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关系是极其微妙复杂的,人与人之间常因一定的利害关系而联结在一起,产生亲疏友敌, 或矛盾又接近的关系,因人而异,因时而变,因事而显,由于人物关系的不同,当事人在处事表情时,就有不同的表现。作为反映封建大家庭内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与生活场景的《红楼梦》,把人物之间复杂微妙的亲疏好恶的关系,表现得多彩多姿,淋漓尽致,给予读者十分深刻的印象和强烈的美感。
     
      《红》是一本宣“情”之书,三角微妙关系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并不是一种模式。比如宝、黛、钗之间主要是 黛、钗的对立,而贾珍、贾蓉之间就没有这种对立,主要是秦可卿内心的矛盾。王熙凤与夏金桂两人之间似有许多相似之处,她们都处在多重三角关系中,以王熙凤、贾琏为底边,与平儿、尤二姐、秋桐等任何人中的一个都可构成三角,是一组复三角。夏金桂主要是与香菱的矛盾,宝蟾只是她一时利用的工具而已。可以说,以林黛玉、王熙凤、秦可卿和夏金桂为主的四组三角关系,不仅是全书的主要内容,而且在这种复杂的三角纠缠中,人物的性格特征、情感变化都得到了细腻的体现。在此,仅以这四组三角微妙关系作为探讨的对象。
关于钗黛。“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之间的较量差不多贯穿始终。一胖一瘦,一柔一刚,一个藏愚守拙,一个锋芒毕露。但这一对情敌中没有胜者,正如《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中所咏叹的那样:“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宝钗,她屋子一片雪白。这是一个天然生性空无的人,并在“找”和“执”中参透看破。她一件件事都做的合适,是因为并无所求。林黛玉敬她妒她,除了姻缘之故以外,更主要的是,这是一个她无能为力的世界。 而林黛玉,她心性之强,达到女儿的顶点。她知道湘云、探春都不如她,至于宝琴,更是视之若无,所以很好;但对于宝钗一直心怀恐惧,这个恐惧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她无法明白宝钗的心之所在。宝钗生为女儿身,却并无多少女儿性。 林黛玉不会嫉妒袭人,但是她较上了宝钗。真性情之间的关系并不都是友好,经常是非常残酷的。
可不过,宝玉的心永远是“林中挂”,而宝钗却只能“雪里埋”。他对举世趋之若鹜的科举仕进非常冷漠,把那些匍匐在功名仕进脚下的人痛斥为“国贼”、“禄蠹”, 并对封建秩序、道德礼教等加以鄙弃、否定。林黛玉则对宝玉的叛逆行为始终采取了同情、理解、支持的立场,不仅对他从不说要求仕进的“混账话”,还把宝玉引为知己、视为伴侣。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伴侣。
       
      正如卢卡契所说:“在异化中感到自己被毁灭,从中看到自己的软弱无力和一种非人生存的现实。”最典型的是林黛玉,她的异化的外部特征就是“刺”。林 黛玉幼时聪慧,秉性清高。来到贾府后,贾母“万般怜爱”,与 宝玉“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在宝钗到贾府前,宝黛之间感情融洽,没有一点隔阂、矛盾。因感情顺利,黛玉此时虽“孤高”,却并不“尖刻”,也无意“刺”人伤己。宝钗来后,黛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宝钗初到贾府“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且“大得下人之心”,因此黛玉“心中便有悒郁不忿之意”。及至元春赠送端午节的节礼,只有宝钗和宝玉的相同,黛玉颇为不平,叹自己无福消受,“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只不过是草木之人”。此时“金玉良缘”已开始挑战“木石前盟”,黛玉感受到了潜在的威胁。由于内心的焦虑,性格的敏感,黛玉的语言越来越尖刻,用李嬷嬷的话说“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既是客观环境给予的无形重压,也是内心孤寂、自尊的表现。沉重的精神负荷在《葬花词》中得到了淋漓的展示,“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宝、黛、钗的三角纠葛就是一幕悲剧,以林黛玉的“泪尽而逝”而终结。三角关系与人物命运息息相关。在《红楼梦》这部大悲剧 中,三角关系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何谓“悲剧”?恩格斯认为悲剧是“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悲剧性的冲突”。而鲁迅先生的阐释是“悲剧将 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无论作何解释,悲剧的核心“悲”的结局是无法改变的。林黛玉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草”,属“草质木胎”,是自然灵气所化生。她“下世为人”的目的,是为寻求同具“甘露”般纯洁质性的知己,实现自身在情爱中的真正价值。据《说文》解释:“绛,大赤也。”所以绛珠,即红珠。脂砚斋在甲戌本第一回中“绛珠草”旁批云:“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可见黛玉的生命是血与泪构成的。以血泪浇灌纯情,泪尽血干,正与黛玉终生以泪洗面,并终因吐血而死相吻合。这种神话只是作者对情节的暗示。最终如古希腊悲剧一般,她以生命相殉,留下了千载遗恨。
    
      书中,经常为了表现某些人物之间的亲密,不直写其亲,反而让其感情错位,弄成疏远,甚至以难以止息的吵闹来达到以冷透热,以疏表亲的目的,取得委婉缠绵、更显其亲的艺术效果。就如宝黛的关系,两人相爱,却为“互探虚实”而反唇相讥、龃龉抵牾。在宝黛情深阶段,29回,吵闹一通,反反复复,步步深化,更真切、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他们的诚挚之爱。正是“未露猜妒情尤浅,肯露娇嗔爱始真”。这种人物关系的描写,既反映出人际关系的真实而又微妙的情景,又能展示出人际间更深层的关系以及人物性格的更深层面。


   





22 有用
2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