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慰藉

Che
2012-12-11 看过
1

       《写给无神论者》已是阿兰•德波顿的第十一本书。而此前我第一次也是唯一读过的只是他的《哲学的慰藉》。那大概是六七年前读初二时候一个苦寒江南冬日的下午。因为是农历的大年初几,母亲在下午行将结束时在厨房准备着较之平常富有过年气息的晚饭。几乎是一口气把《哲学的慰藉》读完,为德波顿的文辞与思想,当然,还有苏格拉底、塞内卡、伊壁鸠鲁、叔本华、尼采所深刻吸引。


2

       你可以宣告“上帝已死”,但你依然需要此前借助上帝而维系的伦理道德,也依然需要原来经由宗教而获得的心灵慰藉。

       本书译者的评论。


3

       天主教培养群体归属感是从场景建设开始的。它先是划出一块地,四周立起墙壁,再宣告,四墙以内的范围将树立一套与众不同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念迥然有别于城市办公间、体育馆、起居室这些外部世界通行的观念。普天下的建筑物无不为其主人提供了调节到访者期望、定下相应行为规矩的种种机会。

       “普天下的建筑物无不为其主人提供了调节到访者期望、定下相应行为规矩的种种机会。”德波顿的叙述总是精确而富有简洁的美感。


4

       我们会意识到,在费心跟踪关于人类雄心勃勃地迈向技术完美和政治完善的报道过程中,自己实已丧失了重温某些真理的机会。

       在面对人人网、新浪微博、新浪新闻与自己在捆绑关系下传播的繁复冗杂而永不停止更新的信息时,我大概在一两年以前开始产生同样的思想。私假设,绝大部分人每天主动接受各类媒体灌输给自己的超大量信息,他们中的积极者对某些信息加以思考与评论,而相对消极者仅仅将之用于消磨空虚。同时,人们认为如此这般才可时刻与社会乃至世界动态同步。
       
       而私以为,同步是同步了,却仅仅是消息同步,在认知层面上则人与人之间千差万别。因为个人所原本掌握的知识、智慧相差极大(前者这要靠阅读、后者需要靠积极主动而坚忍的思考习惯)。因而,如若部分放弃与社会肤浅同步的权利,而将时间花在大量、丰富、深刻的阅读以及坚忍的思考上,对个人的裨益将大之凡俗。


5

       假如我们如今哀叹这个书山书海的时代,那是因为意识到,要想最有效地开发自己的智力和情感,并不是靠阅读得更多,而是靠聚焦某些书籍,加深理解并时而复习。我们为自己有那么多书尚未阅读而惶恐不已,但看不到自己已比奥古斯丁或但丁多读了很多很多,也因此看不到,我们的问题纯粹就是自己吸收的方式问题,而不是自己消费的范围问题。

       正当我前段时间焦虑于自己阅读的不系统性与无结构性,同时惶恐于在人类已知面前自己的绝对无知之时,算是得到了一点慰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写给无神论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给无神论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