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记忆

糖纸子
2012-12-10 15:38:21 看过
       之所以有现在的我,是过往经验的积累,我们是自己记忆小说、记忆电影中的主角,却似乎是在看别人的故事,因为记忆的不可靠——记不清已经发生的,忘记想要去做的。
    不知其他人是否也会有这样的体验:在某一瞬间惊觉,这个情境似乎经历过。或许所有事情早就发生过,人生也早就被“写好了”。记忆如一卷录像带,每人一卷播放着,每一个瞬间被卷入曾经,一圈圈机械整齐地收录成卷,在运作的过程中,这一个瞬间与曾经的那个重叠,过去的影像渗入现在,交错难分,给人以似曾相识、已经经历过的假象。可是什么才是真实的呢?

健忘
    “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一项记忆学研究发现,被试对那些特殊事件的遗忘速率并没有艾宾浩斯报道的那样快,但是对那些日常事件的遗忘曲线和其他研究者在实验室观察到的相似。”
    “在‘你对最近一次感恩节晚餐能记起多少?’的调查发现,总结如下:首先,记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何时问这句话,其次,回忆中有一定的常识基础,最后,对于特殊细节的遗忘速率较快。”
    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因为犯错躲在房间里,妈妈在客厅中喊我出去谈话,我迈步出门前的那一声沉重叹息!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时间段学校同桌的可爱笑脸,高中、初中、小学的同桌,印象逐渐模糊,最后只是浅淡印象中,一个逆光埋头于作业的形象。被母亲教训时的心惊胆战现在想来依旧后怕,警醒着我为人处世之道;或许是与同桌相处地过于平和,一次次换班升学换同桌得那么理所当然,直到现在再也没有了同桌,没有了那个固定的位置,才想到去珍惜那份记忆。想要忘记的挥之不去,现在努力回忆的却再也无法想起。
    《犯罪心理》中,通过D.Reid的言语暗示,他人闭上双眼就能情景再现,之前的一景一物都能模拟再现。而在现实生活中,记忆介于空无和完全再现之间,零碎不完整。

    “有感知的心理学家们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知道:健忘受那些在登记或编码输入信息过程中发生事件的影响。一般来说,编码记忆信息过程中,越详细的叙述,就越少发生健忘过错……当人们把将要学习的信息,用较为熟悉的事件或者有关联的信息编成句子或者故事时,记忆将变得快捷。”
    曾经为了记住一个单词,劳心费神地编了一个完整而又庞大的故事,再述故事就已有难度,更不要说潜藏于故事背后的那个单词了。本是通过与已经知道的信息建立联系来帮助记忆,并且“已经知道的信息”最好是熟悉的、简化的,却无法克制住天马行空的想象,果然自己无法驾驭这么巧妙的记忆方法。

    “从临时或短期记忆向更久远的长时记忆的转变。历经数天、数周甚至数年而不忘却的记忆,主要依赖于两种长时记忆方式:小插曲性的方式有助于在某个特定时间或特定地方发生的个人经历记忆……语义的记忆方式使你能够记住以及回想起一些常识或者事实……”
    “但是,在开始感知和最终建立长久的插曲性或语义的记忆方式之间,还存在着被称做‘工作性记忆’的记忆方式。这种记忆方式只对少量信息做短期维持……”
    对于记忆的加工,如筛网滤沙,不重要的大颗粒石子被排除在外,只有细腻的沙子才能通过,并被保存下来。因为没有意义,所以无需记忆。
    “工作性记忆”能够帮助人们理解,阅读第二句话依赖于对于第一句话的记忆和理解,交谈的顺利进行是在记忆和理解对方所言的前提下你一句我一句的衔接。然而“工作性记忆”着实短暂且脆弱,这就是健忘性。我与朋友交谈时,一经打断或走神,说得很多的一句话是:我刚想说什么来着?(这里我想说的就是“我想说什么来着?”)

    “我们为什么能够记住一天前的经历,而忘却一年前的事件?它们完全被遗忘了吗?或者潜伏在大脑的某一处,需要适当的触发……看似丢失的记忆信息能够被当初编码信息时的一些小线索或提示所唤起。”
    俗套的剧情中,人物暂时失忆,被某一画面触目惊心后,回忆又满溢。而在现实生活中,虽然不及其戏剧效果,却也有类似事件发生。某一首歌的旋律响起,不禁想起了伴随着这首歌的单曲循环的长途车程,闭目回忆,似乎都能想起窗外路过的风景,许多歌都有特殊的意义,帮助我存储记忆,如一滴水汇入一片海的怀抱,如一株草唤起一片森林的生机。

分心
    “分心:因注意力不集中导致一些未经合适编码的记忆信息遗忘,或者因为记忆超载而导致一些记忆信息回忆不起。”
    “记忆信息随着时间流失而变得模糊时,提示性信息与周围信息脱节,因而回忆不起来所记的提示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要想让提示性信息为将来的回忆服务,就要在下笔之时尽可能多地记录相关细节和特征。”
    经常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看到一些鬼画符,乍看之下实在不知其意义,只有顺藤摸瓜、识骨寻踪,回忆所记内容当时的情境,才有可能知晓那些鬼画符的意义,时间久远的却再也回忆不起来,鬼画符也就只能沦为一个不再有意义的符号。所以,暗号是在已被明示过的前提下,简称的背后是繁琐的全称,提示性信息需要其它相关信息的支撑。

空白
    “这些解决TOT问题的方式和观点提示,日常生活中,让我们遇到空白情况时,应该怎样去克服。许多TOT在很短的时间中或在开始就已解决。有时,只需要简单的等待,也许要痛苦一段 ,就能把问题解决。”
    看了这一章的内容,往后若突然叫不出某人的名字,我会先从百家姓和他本人相关的信息寻找线索,不再会尝试搜寻与其相关的其他人物的姓名来寻找提示。因为想到了其他相似的信息,会导致想要想起的信息卡住,“丑姐妹”太蛮横,无法拨开这些阻碍找到我的“灰姑娘”。
    真正重要的人,他们的名字会深入于平日里相处时的一言一行中,而那些人生过客的名字,淡入于一段段描述之中,很久以后偶然想起甚至不再想起。重要的或者不重要的人名,都只是一个代号罢了。
(TOT这个缩写很可爱,像一个人脸,张大着嘴流着两行泪,为着就在嘴边却想不起来的话语无奈伤心。)

纠缠
    “纠缠是指对于某些更愿忘却的烦心事或信息,却不时出现在我们的心头。我们非常希望忘记或者不要记住某些事情,但往往事与愿违,我们偏偏记住了它们。”
    “纠缠”可以撕裂现实,打碎幸福,修复苦难。创伤性的经历过后,那段记忆如梦魇般挥之不去,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一旦记忆参和进来,幸福感随之消散;因为比起以往的痛苦记忆,现在的磨难如苦中作乐,竟可以觉出一些甜头。

偏颇
    “一贯性偏见和善变性偏见能让人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和现在的观念,重新塑造或者美化自己过去的经历。事后聪明型偏见说的是人们用现在的知识去分析过去的事情。为我型偏见是说在对现实的感知和记忆活动的精心编排上,个人扮演着重要角色。陈规型偏见说明了某种记忆在人们世界观形成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而人们对此种事物的存在或者影响却未必很清楚。”
    随着时间的流失,记忆模糊,细节逐渐被遗忘,后来的相似经历对记忆干扰的机会加大,如后浪推前浪,前浪隐退于沙滩上。
    将过去的记忆刷上一层蜜糖,如冰糖葫芦的酸甜可口,谁能忍受本真的那股惹人心酸?
    记忆中,小时候的自己能够久久蹲在墙边看蚂蚁们的长征之路,现在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当时的心境,被困在记忆中的那份心情,那时身处其境的孩子不知,现在的大人又怎能自以为知呢?过去的悠闲时光不再,处于忙碌生活的现在,甚至相互认识的人见面只是匆匆的“你好”“再见”。

    我可以想象,许多年后,人类或许可以借助科技等手段记得从前的所有画面(回忆),也能记住所有想要发生的事情(“预期记忆”)。那时的人们不再担心健忘、分心、空白、纠缠……却不一定能记得从前经历时的真实情感、记忆留存的感动和记忆消逝的遗憾。记忆珍重于它的易逝与不完全,如白雪化水,甚至如昙花一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记忆的七宗罪的更多书评

推荐记忆的七宗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