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经典——为什么要读?如何去读?

[已注销]
2012-11-25 看过
       技术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带给人类一种虚骄、狂傲的自信:似乎历史的进步恰如时光之箭,永远向前。我们坚信自己正日复一日毋庸置疑也不容争辩地在不断进步着。现代科技与商业联手造就的各种光怪陆离的奇幻(感官)体验,让人目眩神迷;前所未有的信息传递的便捷,又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自己正处于世界的中心”或至少是“自己正与世界紧密互动之中”的良好幻觉;影音技术、互联网和多媒体技术的发展,让我们的一颦一笑似乎都获得了一种持存性,瞬间仿佛就具备了永久的生命。在有限生命与无情时间的永恒对抗中,借助技术的法宝我们似乎获得了终极的胜利,而这曾经是千百年来无数圣哲们殚精竭虑、全力以赴、梦寐以求的想望。
       然而,在这幅乐观图景的另一面,却是无比的凄凉:在一个物化的世界里,心智的力量似乎早已僵化和萎缩,并且还在持续不断地(如果不是加速)萎缩着,我们所能看见的仿佛只是感官体验的无限膨胀;但缺少了人性的丰富、品格的高贵和精神的尊严,充斥于公共语境的无非就只是一些喧闹的噪音,源自孤立、分裂和幽闭的自我试图寻求释放的一种内心的焦躁,在对于各种自恋情境的矫揉造作的臆想之中寻求着自慰。
       在一个多媒体的时代,谈论文字似乎已显得不合时宜,而自由自在的阅读也仿佛随之成为一种遗迹。我所说的自由自在的阅读,该是一种心灵的沉潜、精神的滋养和智识的拓展,以及在此过程之中的一种“无所为而为”的闲适自得。可是,除开浏览商品目录、交流商品使用体验、提升自身作为社会商品的交换价值之外,我们现在有多少人真正还在阅读呢?然而,或许,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迫切地需要保持对文字的热爱,保持阅读的兴趣和习惯,在阅读经典中沉淀自我,回归宁静,聆听自我最内在的声音。
       哈罗德·布鲁姆的《西方正典》恰正是这样的一本好书。布鲁姆教我们如何阅读经典。他反对时下流行的加在经典文本上的各种意识形态的涂抹和扭曲(所谓阐释),主张回归文学批评的审美价值和“审美尊严”。他以“影响的焦虑”为线索,将二十六位西方经典作家作为一个互为影响的整体作了全景式的考察,在经典作家之间的竞争、继承、回避、超越和反拨中发掘出智慧的张力和人性的复杂与深广。
18 有用
0 没用
西方正典 西方正典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西方正典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正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