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自恋到什么程度,才能写出沈浪这样神一般的存在。

俞黛眉
2012-11-24 看过


       《武林外史》以快活王为题材,其实快活王只是个配角,沈浪作为正角,前三分之二是与王怜花的斗争,后三分之一是与白飞飞的斗争。在行文上,比上一部《大旗英雄传》好得多,故事之间联系紧密了,不再是随机游走;人物形象更趋鲜明,尽管还是存在脸谱化的痕迹。
       王怜花、熊猫儿是塑造的最好的两个形象。王怜花坏到流水,但是他把坏发挥到了极致,发挥成了一种优雅的艺术,沈浪也评价他是坏人中的君子。在坏的底色上,偶尔的智计、偶尔的天良更闪闪发光,使人物更加立体有吸引力。
      熊猫儿的人物塑造并不难,粗豪、正义、武功高、讲义气、会喝酒、爱情EQ低,加上IQ也有一点点低就成了。在一个诡计百出的故事中这样的人物却如同估值洼地,很容易吸引人。
       白飞飞前半部是男人的女神:漂亮+娇弱,满足男人的保护欲。后半部却有点意思,美丽,恶毒,喜欢折磨别人,得不到的就要摧毁。恶毒程度和其兄王怜花一时伯仲。古龙刚写时应该不会想把白飞飞塑造成反派,因为前文一点痕迹都没有。美丽而




...
显示全文


       《武林外史》以快活王为题材,其实快活王只是个配角,沈浪作为正角,前三分之二是与王怜花的斗争,后三分之一是与白飞飞的斗争。在行文上,比上一部《大旗英雄传》好得多,故事之间联系紧密了,不再是随机游走;人物形象更趋鲜明,尽管还是存在脸谱化的痕迹。
       王怜花、熊猫儿是塑造的最好的两个形象。王怜花坏到流水,但是他把坏发挥到了极致,发挥成了一种优雅的艺术,沈浪也评价他是坏人中的君子。在坏的底色上,偶尔的智计、偶尔的天良更闪闪发光,使人物更加立体有吸引力。
      熊猫儿的人物塑造并不难,粗豪、正义、武功高、讲义气、会喝酒、爱情EQ低,加上IQ也有一点点低就成了。在一个诡计百出的故事中这样的人物却如同估值洼地,很容易吸引人。
       白飞飞前半部是男人的女神:漂亮+娇弱,满足男人的保护欲。后半部却有点意思,美丽,恶毒,喜欢折磨别人,得不到的就要摧毁。恶毒程度和其兄王怜花一时伯仲。古龙刚写时应该不会想把白飞飞塑造成反派,因为前文一点痕迹都没有。美丽而恶毒的女人总比女神要有看头。
      朱七七,写下这个人物时我满腔悲愤:作者写她不是为了写她本身,是为了衬托别人,用她的痴情映衬沈浪的优秀,用她的蠢映衬沈浪聪明,用她的蛮横不通世事映衬白飞飞多么讨人喜欢。她本身的存在似乎全无价值,只是为了沈浪。
      最后说沈浪。我一直不明白,一个写手要有多么自恋,才能塑造出沈浪这神一般的存在。身世成谜(沈天君的后人?),神态潇洒(“淡淡的、对一切都不在乎的微笑”——如果这不是自恋我就服了他)、武功高成世界奇迹,走过之处所有雌性生物都抵抗不了他,却没有他抵抗不了的雌性生物(失身也是中了春药,对朱七七温柔摸摸头就彻底拿下)。判断从未出错,出了错一定是朱七七的错。别人不可以对不起他(朱七七被王怜花亲热,他就恨不得说你本来可以自杀,弄得朱七七耗巨资一心要死到他手上;他和白飞飞发生并保持不正当性关系7天,还不是一床锦被遮掩过去了,从未想过自己有什么不对)。无论智计还是武功,总有朱七七在旁大大称赞:“我们的沈浪……” 熊猫儿做蠢状称赞,而“我们的沈浪”呢,当然是“淡淡的,不在乎的微笑”。作者将自恋进行到了完美无缺的境地,最后我觉得这个人在困境中还有点用处,但平时也用不到他什么了。
      其实高大全的沈浪,和无知少女的朱七七的结合,倒真不如让沈浪和白飞飞,王怜花和朱七七,让柴玉关的基因帮他们优化一下后裔吧。

      最后,从这部小说就可以总结出古龙的很多程式:
      男主角,不一定英俊,但一定潇洒,淡淡的微笑迷死人(如果对此“淡淡的微笑”好奇,请参阅网上流传甚广的古龙照片。)
      男主身边一定有个男配,武功略低一点,智计低很多,桃花运等于无,粗豪义气好酒,他的存在是为了随时随地帮忙和表扬男主。
      一定有个女友对男主绝对崇拜。可男主一定有另一个女友,为了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就成了红玫瑰和白月光。
      偶尔,会有一个恶毒的女人,但这女人不管怎么恶毒,必然肉体或精神上臣服于男主。

       往下看去多如此,人物本质的差异不大,总归是沈浪型、熊猫儿型、朱七七型(但通常不会蠢到这个程度)和白飞飞型。
98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广告

武林外史(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林外史(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